•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都市 >

      劉陽by一方二土小說_至尊王者無彈窗閱讀

      劉陽by一方二土小說_至尊王者無彈窗閱讀

      作者:一方二土

      類型:都市

      大小:14.9MB

      時間:2018/10/29 11:29:50

      內容概述:《至尊王者》是由“一方二土”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劉陽...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13690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至尊王者》是由“一方二土”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劉陽,小說講述的是華夏最強兵王劉陽,在離開了三年后,再次踏上了故土,第一個任務居然讓他去保護一個女人,從此穿梭在桃花林中。

      至尊王者小說閱讀_

      第一章:兵王回歸

      中海國際機場,一架美國直達航班徐徐降落。

      劉陽戴著一副寬大墨鏡走進了機場大廳之中,上飛機前喝太多水了,所以一下飛機,他就快步走進了廁所。

      “憋死我了。”

      這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一個美女就走了進來。美女烏黑亮麗的秀發垂肩,寬松的白色褶皺挽袖紗衣,下身一條藍色牛仔褲包緊,腳踩白色運動鞋,很是青春靚麗。

      劉陽也算是見多識廣閱盡天下美女,華裔美女中有如此容貌和身材的真不多見,絕對是個極品美女。

      她剛剛進入男廁所,就取下了臉上的墨鏡,秋水般的美眸瞥了劉陽下面一眼,嘴角忽然上揚。

      等等,美女嘴角那弧度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劉陽怒斥道:“美女,你懂不懂什么叫非禮勿視,這里是男廁所,你這是在耍流氓,知道嗎?”

      美女根本沒理他,反而是走進了他的身邊,然后一把逮住他的風衣領子,道:“過來,找你幫個忙。”

      要不是看在美女的份上,以劉陽的脾氣,一拳就打過去了。

      美女領著他進了進了廁所里,關上了門。

      兩人挨得很近,劉陽低頭就可以看到領口那讓人目眩神迷的溝壑,一呼吸就能聞到她身上那股讓人沉醉的高級香水味。

      “我可不是隨便的人。”劉陽看著美女精致的側臉,咽了咽口水。

      “完事了,我會給你報酬的。”美女淡淡道。

      劉陽一怔,現在國內的美女,都這么開放了?

      不過他堂堂七尺男兒,脊梁骨能用金錢來衡量嗎?

      劉陽正色道:“美女,我不是那種想要回報的人,如果你真的……”

      “砰!”

      劉陽話還沒說話,冰山美女忽然向后猛地抬肘一撞,重重地擊中劉陽的小腹。

      下手很重,撞得劉陽忍不住呲了呲牙。

      “閉嘴!”冰山美女呵斥道。

      就在劉陽想要發作的時候,廁所外又走進來幾個人。

      “老大,沒看到人啊。”

      “讓她給溜了?”

      “不可能,先敲門!”

      幾個男子的聲音相繼傳來,挨著廁所門就敲了起來。劉陽頓時明白了怎么回事,感情這美女是被人追殺啊。當外面的人敲到他這里的時候,劉陽半天沒說話。

      “門反鎖著,沒人回答,說不定在里面。”

      聽到外面的聲音,美女站在馬桶上,蹲著身子,眼里露出了祈求之色。

      你不是很拽嗎?

      劉陽嘿嘿一笑,然后大聲道:“哪里來的王八蛋,想干什么?偷拍老子拉屎嗎?”

      “不好意思。”聽到劉陽中氣十足的聲音,外面的人抱歉了一下。

      不過為了報復剛才的肘擊,劉陽說完之后,又一巴掌打在了美女的屁股上,冰山美女捂著自己的屁股,俏臉抬起,又羞又憤地看著劉陽。

      “什么聲音?”

      外面的歹徒又說話了。

      “老子拍屁股放屎,沒見過世面,大驚小怪!”劉陽看著冰山美女的模樣,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邊,一邊指著外面,一邊“噓”了一聲做個禁聲的手勢。

      冰山美女本想發作,瞧見這個動作,只能忍了下來。

      只是一雙美眸里,充滿了殺氣。

      很快,外面的人就離開了,兩人等了十多分鐘之后,冰山美女才一把從馬桶上跳了下來,然后美眸閃過一道歷芒,打算再給劉陽來一下。

      “我們也算是有肌膚之親了,你這是謀殺親夫啊!”劉陽早有準備,馬上躲開了。

      冰山美女冷哼了一聲,終于還是沒有發作,直接走出了廁所。

      “看在我幫了你這么大一個忙的份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不請我喝點什么,留個電話號碼吧,我剛剛回國大家交個朋友吧。”劉陽呵呵笑著,追了上去。

      下一秒,冰山美女干凈利落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一個發力,就要給他來個過肩摔,看樣子還練過跆拳道。

      劉陽剛才在廁所只是一時大意,吃了一次虧哪還會再吃第二次,在美女動手的時候他就一把貼住了她的臀胯,讓她沒有辦法發力。

      感覺到自己的屁股又被對方吃了豆腐,冰山美女迅速松手脫離,羞怒交加地嬌斥道:“別讓我再看見你!”

      她似乎有急事,很快就匆匆離開了機場。在機場外,有一輛賓利轎車正停候著,當冰山美女走出去之后立即下來了兩個保鏢,將她迎了上去。

      居然還是個千金大小姐。

      劉陽看著遠去的三輛車,若有所思。

      離開機場招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劉陽鉆進去,說道:“師傅,去帝豪集團。”

      車子很快在帝豪廣場前停下,劉陽走下車,看著那高聳入云的帝豪總部大廈,不禁感慨了一句:“真是個大戶啊!”

      在這之前劉陽對這個帝豪集團是沒什么印象,他都已經退出國內接近三年了,誰知道正在美國靜養的時候,忽然接到了老頭子的電話,說是這個帝豪集團的老總張天明遇上了些麻煩,讓他回來務必幫個忙。

      老頭子不知在忙什么,話沒多說。不過拜師老頭子這么多年以來,把他送到部隊丟給以前的首長之后,就從來不管他的死活,還是頭一次發話讓他去干什么。

      不過既然老頭子開口了,劉陽免不了要關注這個公司,讓碧麗絲查了一下,發現帝豪這個公司在中海市的地位還真不小。

      劉陽覺得奇怪了,老頭子盡管身手不錯,卻一向不顯露,怎么會和一家大公司的老總扯上了關系?還說是以前欠下的人情,讓自己必須去償還了。

      劉陽還記得老頭子電話里的猥瑣聲音:“要是償還不了,你就肉.償吧,反正沒還清之前,千萬別說是我徒弟。”

      于是思考過之后,劉陽選擇回國了。

      點了根煙,默默注視著前方的帝豪集團總部大樓,思考著要不要出面幫這個忙。

      兩年前,他帶著兵王天刀的稱號離開了華夏,而這兩年他在外打拼,又在國際地下世界闖下另外一個黑暗的身份。而那個叱咤風云的身份連老頭子也不知道,所以幫忙是小事,關鍵是不想回國后再出什么意外,暴露了身份。

      “算了,先進去看看吧。”

      踩滅了煙,劉陽進入了帝豪大廳。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么事嗎?”

      由于沒有工作證,劉陽一進大廳就被兩個前臺小姐攔了下來。

      劉陽淡淡地說道:“我找張天明。”

      “張天明?這名字好熟悉啊。”一個前臺小姐暈暈乎乎的說道,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另外一人忙接口道:“張天明是我們董事長!”

      “啊?!”

      劉陽也點了點頭,道:“我找的就是你們的董事長!”

      “請問先生您貴姓?”

      “我姓劉。”劉陽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帥氣的微笑。

      前臺的兩個姑娘不敢怠慢,立即是開始翻看起董事長的安排行程,結果并未發現有劉姓的預約登記。

      “先生,對不起,董事長今天的行程已經安排滿了,并沒有您的預約,您不能進去。”兩個前臺小姐看到劉陽氣場強大,還以為他跟董事長是舊相識呢,沒想到根本沒有預約,顯然是騙人的。

      “有意思,找我來幫忙還不讓我進去。”劉陽冷笑了一下,然后淡淡說道:“你們最好給張天明打個電話,告訴他如果我在五分鐘之內見不到他,那我就走了。”

      兩個前臺小姐對視了一下,顯然不相信劉陽的話,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實在沒有權限直接給董事長匯報,您還是離開吧。”

      “算了,我也不為難你們了,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是你們董事長欽點的女婿,你們不讓我上去,有考慮過后果嗎?”

      “董事長的女婿?也就是張雪琪張總裁的男朋友……這……這怎么可能?”兩個前臺小姑娘明顯沒見過什么世面,三下兩下就被劉陽給唬住了。

      要知道,張雪琪可是號稱中海商界第一美女,她的追求者從中海可以排到北海,不知多少年輕才俊富家公子想追求她,這樣的絕世美女還有張家的背景,帝豪的門檻都要被那些說媒的人給踏破了。

      劉陽心中篤定,原來張天明的女兒叫張雪琪啊,名字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是美是丑呢,不過為了幫這個忙,他真是豁出去了。

      “你們這就不知道了吧,我和張雪琪從小就認識,已經好了很多年了!”劉陽煞有其事地說道,“快去通報吧,不要浪費時間了。”

      這個時候,從大廳的門口傳來了一句冰冷之極的話語。

      “你說誰跟你好了很多年了?”

      聽到這聲音,兩名前臺小妹立即噤若寒蟬,劉陽感覺到聲音有些熟悉,連忙轉過臉,卻發現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機場碰到的冰山美女。

      這美女站在這里,好似整個大廳都因為她的容顏而明亮了幾分。

      “美女也在這里工作啊。”劉陽眼睛一亮,哈哈笑道:“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啊,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幸會幸會。”

      說著,他就伸出手來,根本不理人家冰山美女想不想和他握手,就抓了過去。

      第二章:美女如云

      冰山美女沒理他,而是重復了一句,道:“你剛才說,你和誰好了很多年?”

      “張雪琪啊!”劉陽悻悻然收手,正色道:“不過美女你可別吃醋,雖然我和她好了很多年,但這并不會影響我們之間感情的交流和發展……”

      沒等劉陽說完,冰山美女就退后了一步,然后瞬間抬腳,朝著劉陽的要害踢了過來。

      冰山美女顯然是練過的,這一腳帶起的風聲,要是踢實了,那劉陽后半生性福就徹底玩完。

      劉陽立馬收口,抽身一躲。而躲開了之后,他滿臉怒氣,道:“死三八,你干什么?長得漂亮就了不起啊?就你這個脾氣,哪怕再漂亮也沒人敢娶你!”

      雖然他很欣賞這個美女的容貌和身材,但兩人又無深仇大恨,自己還算是幫了她一把,這一腳居然這么惡毒,簡直是沖著廢他而來。以劉陽的脾氣,哪肯吃這個啞巴虧。

      只是劉陽說完,整個大廳頓時變得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兩個前臺小妹和保安也是呆若木雞,愣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劉陽一看自己一出口就立即震住了全場,笑瞇瞇的拍了拍手:“怎么樣,被我弄得沒話說了吧?我告訴你吧的,像你這種整得自己跟冰山似的女人,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個面癱呢!還有,好看有什么用,還不是要花錢找人解決生理問題,對了,你今天找我,完事了還欠我錢沒給呢!”

      三八,面癱,生理問題……

      冰山美女的嘴角也一陣抽搐,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罵她!而且還是這個吃了她兩次豆腐的家伙!

      “馬上給我將這個無事生非的家伙給我丟出去!如果他再進入帝豪大門一步,你們就主動辭職吧!”冰山美女對那幾個保安說著,便不想和劉陽這個無賴糾纏,有失身份。

      “是,總裁!”

      冰山美女都已經發話了,兩個保安哪敢怠慢,立即上前將劉陽給架住然后拉著他就朝著外面走出去。

      “你們剛才說什么?”劉陽被他們夾住,沒反抗反而是瞪大了眼:“她就是……張雪琪?”

      這個時候,劉陽已經被推出了門外,一個保安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我們的張總,兄弟你這膽子也太肥了點,連我們張總都沒見過就敢來冒充她的男朋友,還說好了很多年。”

      劉陽苦惱道:“我們一直都是神交啊,我哪知道她就是張雪琪。”

      “行了行了,快走吧。”保安拍了拍他的肩膀。

      站在門口,劉陽笑瞇瞇說道:“放心,我不會讓你們為難的,十分鐘之內,我讓張天明親自下樓接我。”

      “嘿,哥們,別吹牛了,董事長是什么樣的人物,中海有幾個人能見到他,讓他親自下樓接你,怎么可能?”保安一邊嗤笑一邊擋住了大門,如果這個搗亂的家伙真的再進帝豪大門一步,他們飯碗不保。

      劉陽也沒打算硬闖,道:“不信是吧?你們等著。”

      本來在來之前,劉陽是沒打定主意的,但見到張雪琪這個極品美女之后,他立即決定了,這個忙他幫定了!

      跑到一邊,劉陽拿出他那個像是諾基亞一樣老掉牙的電話,撥出了一大串長長的數字。

      “老頭子,我現在在帝豪公司門口,給你十分鐘讓張天明下來見我,如果晚了一秒鐘,我就掉頭走,回美國去了。”

      掛了電話,劉陽好整以暇地從保安室里拿了兩根凳子出來,拼在了一起之后,直接躺在了上面,半瞇著眼,翹起二郎腿,好不愜意,“我先睡一會兒,你們總裁下來了再叫我。”

      兩個保安面面相覷,居然陰差鬼使的沒有去阻止他這囂張的舉動。

      不到五分鐘,一個身穿西裝,有些富態的中年男子就從公司里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在他后面,還跟著類似助理之類的人物。

      他環顧四周,然后目光將劉陽鎖定。

      “劉先生?”

      中年男子來到劉陽的身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劉陽抬了抬眼,也不從凳子上起來,懶洋洋地說道:“你就是張天明吧?”

      這一幕,讓兩個站在一旁的保安呆若木雞!

      他們的總裁,張天明,居然真的出來了!

      這家伙真不是吹牛?而更讓他們震驚的是,劉陽一幅好死賴活的樣子,不僅不起來,而且言語間更沒有半點尊敬和客氣!

      張天明顯然是很著匆忙的跑出來,如今大汗淋漓,拿出一張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道:“劉先生,你怎么躺在這里?”

      劉陽伸了一個懶腰,道:“有人把我趕出來了,要是董事長不出來,我就準備走人了。”

      張天明一聽,這還得了,他轉頭對兩個保安怒斥道:“你們怎么做事的?劉先生是我的貴客,你們居然敢不讓他進公司,出了事,你們擔當得起嗎?”

      保安冷汗淋漓,也不知該作何解釋,而兩個前臺的漂亮小妹也都愣住了,沒想到這個剛才還跟漂亮總裁大吵一架的男人,竟然真的是董事長的貴客!

      劉陽這才站起身來,笑瞇瞇的對張天明說道:“張董事長,別怪他們,他們也是盡忠職守,再則,我也不是他們趕出來的。”

      “是誰?”張天明氣沖沖地說道:“劉先生,你告訴我,我馬上去處理此人。”

      開玩笑,劉陽現在可是他的保護神,為了讓他出山,他還浪費掉了張家曾經一個寶貴承諾,誰敢趕走他?

      劉陽擺了擺手,道:“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她一般計較,我們進去再說吧。”

      “好好,請!”

      …………

      張天明的辦公室里,劉陽喝了一口極品大紅袍,然后翹著二郎腿大赤赤的坐著。

      這辦公室還真不錯,到處都是收藏的古董和油畫,劉陽指著其中一個東西,道:“那是宋代的仕女圖吧,成色還不錯。”

      在劉陽打量著四周的時候,張天明也同樣在打量著他。剛才接到那個電話,他便急匆匆的跑了出來,如今才發現劉陽其貌不揚,舉止輕浮,真不像是那種高手,頓時驚疑不定。

      “如果劉先生喜歡的話,送給你了。”張天明知道不能以貌取人,隨口說道。

      “不用了,我們直奔主題吧。”劉陽淡淡一笑。在他美國的屋子里,比張天明辦公室里高級的東西不知道多少,仕女圖,他還瞧不上。

      “也好。”張天明正襟危坐,開始把事情經過講了出來。

      原來前段時間,帝豪集團和祥瑞集團為了一塊政府的地皮,爭得大動干戈不可開交。

      而帝豪集團總裁張雪琪正是張天明的獨女,在面對祥瑞這個龐然大物的時候,張雪琪從旁攻擊在股市上將阻擊祥瑞,弄得后者后院起火自顧不暇,從而將地皮給讓了出來。但張雪琪當時殺入股市之后,一發不可收拾,連續吞并了之后造成了祥瑞資金鏈的短缺。

      原本這件事到這里就已經可以算是帝豪大獲全勝而告終,但張雪琪卻是個男人性格,深得股市上趁你病要你命的規則,并不打算罷手,打算一鼓作氣搞垮祥瑞。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被逼急了祥瑞展現出了他們在中海市恐怖的地下勢力。這樣一來帝豪的董事會立即感到了壓力,驚慌之下紛紛要求張雪琪停手。但張雪琪停手了,可祥瑞不干了,要帝豪將吃的不僅全部吐出來,還要祥瑞百分之十的股份,時限是一個月,一個月后得不到滿意的答復,就要展開報復了。

      正因為這樣,張天明才將張雪琪送到了國外準備躲一段時間。

      而聽完事情經過后,劉陽恍然,怪不得今天機場時候,張雪琪被人追殺,原來是真有仇家。他十指緩緩敲打在辦公桌上思索,隨即抬頭道:“不知道張董事長打算讓我做什么?不會是讓我去打擊祥瑞集團吧?我孤家寡人,可沒那個實力。”

      “不會,不過因為暫時還不清楚祥瑞集團的報復手段,所以我們現在很被動。”張天明道:“我想讓劉先生在我公司里任職,幫忙保護,因為這段時間我會很忙,如果有可能,還想請你替我照顧我女兒。”

      “嗯?照顧你女兒?”劉陽聽到這句話,頓時來了精神,道:“你女兒在什么地方?事不宜遲,要不我去她的部門任職吧。”

      “劉先生這樣吧,我給你一個保衛部的副部長的職務,等以后有需要再調動。”張天明詫異地看了劉陽一眼,似乎不明白他為什么忽然這么熱情。但張天明很快回過神來,打了個電話,對話筒說道:“讓宋清進來。”

      幾分鐘后,有人推開了門。劉陽眼睛一亮,只見一個風姿綽約的職業裝女人踩著高跟快步走了出來,明眸善睞,居然又是一個大美女。

      劉陽不僅感慨,這帝豪集團,真是美女如云啊。

      美女道:“董事長,什么事?”

      “這位是新上任的劉部長,剛從美國回來,恩,你帶他去熟悉一下環境。劉先生,這是宋清,是我們人事部的副主管,可以幫你認識我們公司。”

      “劉部長你好。”美女這才看向了劉陽,見張董事長這么客氣,美眸里有些異樣。

      劉陽立馬站了起來,伸出手來和美女握了握,道:“宋主管你好。”

      雖然表面正經,但在和宋清牛奶凝脂般細膩潤滑的手握在一起的時候,劉陽心中不由一蕩,手感太好了!

      所以在宋清想要收回手時候,劉陽依然捏著美女的手不放,隨即還佯作無事的回頭道:“張董事長,既然沒什么事了,那我就和宋主管就先下去了。”

      張天明點了點頭。

      走出了辦公室,宋清臉上微紅,道:“劉部長,能放開我了嗎?”

      劉陽仿佛才發現不妥,但依然沒有放開,道:“抱歉抱歉,我這個人有點陌生環境恐懼癥,我還是拉著你的手比較好,這樣比較有安全感。”

      “陌生環境恐懼癥?”宋清眨著美眸,有些不解。

      “你不知道吧,這種病在外國很流行的,當人一來到陌生環境,就會十分茫然和恐懼,像我這樣已經病入膏盲的,更容易發瘋,見人就親。”劉陽一本正經的胡謅,拉著宋清的手,已經到了電梯口,道:“宋主管,你也不想我這樣吧?好了,我們不說這個傷感的話題,先熟悉下公司的流程和環境吧。”

      想到劉陽居然發病了會見人就親,原本欲要掙開魔爪的宋清打了一個寒戰,迷迷糊糊的,只能任由著他拉住了。

      第三章:我刷廁所的

      宋清雖然不如張雪琪那么漂亮,也沒有那么顯赫的家世,但在帝豪集團內部也是鼎鼎大名的單身女神,當她拉著劉陽的手在公司各個部門逛了一圈之后,劉陽引來了公司里無數男同胞殺人般的眼神。

      對此,劉陽裝作沒有看到,和宋清有說有笑。

      因為職業的關系,劉陽閱歷非凡,談吐風趣,說出一些小故事讓宋清不斷抿嘴輕笑,好感度不斷上升,牽著的手一直忘了收回。

      “對了,你們張雪琪張總裁的辦公室在哪里?”劉陽漫不經心地問道。

      “在那邊,不過總裁已經走了,估計下班才會回來。”

      “這不是翹班嗎?”劉陽看了那邊一眼,皺眉道:“你們人事部不打算稟告一下董事長,對這種行為處理一下嗎?”

      “我們哪敢處理總裁呀。”宋清已經被劉陽說得暈乎乎的,接口道:“而且總裁剛剛度假回來,應該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吧。”

      “原來如此。”劉陽大致知道了張雪琪在宋清心中的地位,笑道:“好了,我們逛得差不多,再逛下去,我就要被你那些愛慕者萬箭穿心了,我們去保衛部吧。”

      “好的。”宋清俏臉微紅。

      到了保衛部,宋清就把劉陽的交給了保衛部部長,然后就紅著臉跑開了。

      “這小妞動不動就臉紅,是我的菜啊。”劉陽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這位保衛部部長叫林明鵬,他起先接到通知,由董事長任命,上面直接空降下了一位副部長,心中有些不高興,畢竟這種裙帶關系,遲早會搶了自己的飯碗。

      不過林部長雖然心中不滿,還是恪盡職守,向劉陽大概介紹了一下保衛部的情況,而拿著手上的員工卡,劉陽有些哭笑不得,若是熟悉自己的人知道居然當個國內百強公司的安保副部長,只怕會笑破肚皮的吧。

      劉陽閑來無事,就開始在保衛部四處轉悠,但可惜這里就是野獸的地盤,一個美女都看不到,早知道就讓張天明別安排這個職位了。

      不過劉陽吊兒郎當的模樣,讓林明鵬十分不爽,而劉陽居然自來熟一般,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點開了電腦在搗鼓什么。他走到劉陽背后,發現后者居然在看歐美女郎寫真,頓時再也忍不住了,道:“劉部長,你這是在干什么?”

      “我們不是保衛部嗎,當然需要不斷更新自己的格斗技巧,我準備研究一下這些高難度動作。”劉陽頭都沒回就說道,“林部長有興趣的話,一起來研究啊!”

      林明鵬聽他顛倒黑白,怒道:“你這是在玩忽職守,你是副部長,要做好榜樣,信不信我告訴董事長?”

      從一進這個部門開始,林明鵬就對他抱有敵意,劉陽自然感覺到了,他抬起頭來,懶洋洋地說了句,道:“那你去董事長那里告我吧!”

      “你!”林明鵬指著劉陽,氣了半晌,然后眼珠子一轉,道:“劉部長,這樣吧,我們下班了去吃個飯吧,算是為你洗塵。”

      “吃飯?”劉陽可不相信林明鵬忽然對他這么好。

      “是啊,聽說你剛從美國回來,既然有能力勝任保衛部副部長,那美國的拳擊散打什么的肯定在行,到時候吃完了,我們去練練,互相切磋一下。”

      劉陽一看就明白了,這是要給自己下馬威呢。

      雖然不想和林明鵬起沖突,但練練手也行,讓林明鵬服氣了也省些麻煩。劉陽點了點頭,開口道:“既然林部長盛情邀約,那我怎么好意思拒絕。”

      見劉陽答應,林部長十分興奮,他對自己的身手可是十分有信心的,不然怎么坐穩這個位置?嘿,到時候給這個小子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道在自己手底下,要擺正好位置!

      誰想這個時候,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林部長拿起電話:“安保部,嗯,誰?啊,董事長?你找劉陽?”

      林明鵬扭過頭朝劉陽說:“劉陽,董事長的電話。”

      “張天明?我現在忙著,問他什么事。”劉陽回頭隨便說了句,繼續在看著下載進度。

      林部長狂暈,這個劉陽到底和董事長什么關系,居然這么牛逼,不僅不接電話還直呼其名!他迅速用手捂住了話筒,沉聲道:“劉部長,我的職位哪有資格問那么多,這可是董事長,你還是親自問他吧!”

      劉陽想了想好像也是這個道理,沒為難他,道:“啊,董事長,什么事?嗯,接風?下班了吃飯?”他看了眼林明鵬,“今天不行啊,保衛部的林部長要請我吃飯,我已經先答應了,恩恩,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劉陽的話讓林明鵬一個踉蹌差點沒站住,心中大罵這小子太可惡了,給他挖坑呢!他一個小小的安保部部長哪敢搶張天明的人,不想活了差不多。

      林明鵬一下就沖了過來將話筒給遮住,冷汗直冒腆著臉說:“劉部長,你別折騰我,我請你吃飯什么時候都行,找空你選。今天我想起下班了還有點事情沒辦,不能奉陪了,既然董事長邀你,你還是去那一邊吧!”

      劉陽笑瞇瞇地說道:“這怎么行,總有先來后到吧。”

      林明鵬心中大罵,嘴上卻道:“真的,我真有事。”

      “那好吧,這可你是說的,我就先答應張董了哦。”

      “好好好。”林明鵬搗蒜般點頭。

      掛了電話,劉陽見他憤憤不平的樣子,淡淡道:“林部長,我知道你手癢癢,趁現在還沒下班,我們就切磋一下吧。”

      “好!”林明鵬就怕劉陽去給董事長告狀,心里還想著這頓飯估計吃不成了,沒想到劉陽居然自己撞在槍口上,頓時大喜。

      不過他也知道這小子和董事長關系不一般,稍微警告一下就行了,不能下狠手。

      想到這里,林明鵬就開始活動筋骨,道:“友情提示一下,我曾經拿過全市空手道格斗大賽的名次。”

      “拿過名次?”劉陽張大了口。

      林明鵬很滿意劉陽的表情,傲然道:“不錯!”可當他轉眼一瞧,才發現劉陽走到了一邊的雜物室里,然后東翻西找,拿出了一塊鋼板來。

      “你這是干什么?”林明鵬伸出一拳打在虛空中,帶起一陣風聲,不滿道:“我們赤手搏拳,按照格斗規矩來,不能動用武器。”

      “我知道。”劉陽笑了笑,道:“不過很久沒切磋了,聽到林部長這么拉風的稱號,為了表示尊敬,我也準備準備,活動活動。”

      “拿鋼板活動?”林明鵬譏笑道:“你準備胸口碎鋼板?”

      “不是,都是些小把戲。”

      說著,劉陽臉色一肅,忽然雙手把鼠標墊大小的鋼板抓住,然后狠狠一扭!

      登時,那有六七厘米厚的鋼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彎曲著,不到五秒鐘,就被劉陽擰成了一個球狀!見到這一幕,林明鵬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瞬間呆若木雞,而他的眼睛瞪大,眼球都快凸出來了!

      “不行不行,最近沒怎么打斗練手,力量都有些退步了。”劉陽將扭彎的鋼板丟到地上,活動了一下說道:“林部長,我等不及了,我們在哪里切磋?”

      林明鵬沒回答劉陽的話,而是撿起了那鋼板敲了敲,頓時心驚膽戰,這是堅硬無比,貨真價實的鋼鐵!

      這TM要用多大的力量,打在人身上,瞬間就要嗝屁吧?

      “林部長,怎么了?”劉陽十分關心地問道,打算拍拍林明鵬的肩頭。

      “沒事,我想起我還有點事情。”林明鵬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躲開,隨即僵硬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道:“切磋的事情,我們下次吧,馬上要下班了,你先去陪董事長吃飯。”

      說著,不等劉陽回答,林明鵬就一轉眼跑得沒影了。

      劉陽臉上似笑非笑,看著林明鵬跑了之后,才重新坐下來,把郵箱里碧麗斯發給他的照片都看完了之后,直到張天明又打了電話催促,他才意猶未盡地朝著停車場走去。

      停車場已經停好了一排車子,五輛中間的一輛,被一群黑衣保鏢用身體給團團保護了起來了。而中間站在張天明,在他旁邊,則是冷艷的張雪琪。

      “怎么是你?”

      看到劉陽走過來,張雪琪柳眉一皺,道:“誰讓你進來的,給我出去!”

      剛才下班的時候,聽父親說要等一位貴客一起吃飯,所以非要讓她回來,結果沒想到,居然等來了這個這個登徒子!

      “雪琪,劉先生是我們集團的貴客!不許沒大沒小的!”見到女兒這么無禮,張天明不悅地說道,萬一女兒把好不容易請來的這尊神給得罪了,那可就大大的麻煩了!

      “哼,董事長,他就是個流氓!你請個流氓當貴客,到底是什么意思?”張雪琪憤怒地說道,每次一見到這個家伙臉上的笑容,她就有一種抓狂的感覺。

      劉陽暗笑,這女人真有意思,張天明明明是她老爸,她還稱為董事長。

      “雪琪,你今天是怎么了?”張天明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今天在機場的時候……”

      張雪琪剛想說什么,便被劉陽立即把話頭接了過來:“今天回國,我和張總裁恰巧坐在隔壁,路上想跟她交個朋友,但是張總拒絕了我。”

      張天明一時也想不清這兩人是怎么回事,頓了頓道:“雪琪,劉先生來歷不凡,是我私人關系請來的,現在讓他在公司保衛部任職,也是為了公司的安全著想。”

      “來歷不凡么?”張雪琪一雙冷眸逼視道:“劉先生是吧?今天有幸和劉先生同時下機,對劉先生的一舉一動至今記憶猶新。敢問劉先生在美國是干什么的?”

      劉陽對張雪琪眼高于頂的模樣也很不爽,所以想也沒想,脫口就道:“我在美國專門給機場刷廁所的。”

      聽到這話,張天明一愣,沒能理解,但張雪琪如花似玉的俏臉則是瞬間紅了起來。

      第四章:別怕,哥哥保護你

      無怪其他,關鍵是劉陽這句話太可惡了,讓她情不自禁就想起了下午在機場廁所時的場景,這個流氓王八蛋,還打了她的屁股!

      “刷廁所?”張天明一怔。

      “是啊,賺錢不容易啊。”劉陽道:“那些尿槽啊,地板啊,特別是馬桶蓋子,別提有多臟了,我都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蹲下去的。咦,張總,你臉怎么這么紅,不會是感冒了吧?這停車場的溫度可不低啊。”

      張雪琪轉身就朝著車子走去,沒搭理劉陽。

      “抱歉,劉先生,我這個女兒從小太驕縱了,脾氣不太好。”張天明有些尷尬,頓時致歉道。

      劉陽笑了笑,道:“沒關系,在美國,張總這叫Character,很有自己的特色。用莎士比亞的話來說,張總就是美麗玫瑰叢中,倒刺長得最特別的一個。”

      “不愧是海歸,引經據典,出口成章。”張天明笑道:“請。”

      劉陽沒想到自己胡謅一句話也有人相信,含蓄道:“大家都是文化人嘛,應該的。”說著,也是笑著坐到了后面。

      一群保鏢上了各自的奔馳車,五輛車立刻駛離停車場。

      張天明的車上,司機開車,張雪琪坐在副駕駛,而他和劉陽則是坐在后面的位置上。

      “吃個飯都這么大陣勢,這是要去哪啊?”劉陽問道。

      “劉先生為了我的事情不遠萬里才美國趕回來,張某不敢怠慢,像劉先生這樣的貴客自然要去哈曼皇宮為你接風洗塵。”張天明淡淡笑道。

      “哈曼皇宮?”劉陽說道:“聽這個名字就很有意思,不過這種地方你帶你女兒去干什么,我們兩個去就行了嘛。”

      張天明干咳一聲,道:“那個,哈曼皇宮不是劉先生想象的那樣。”

      “惡心!”張雪琪頭也不回說道。

      劉陽也不介意,笑道:“那是什么地方?”

      “哈曼皇宮是在中海市比較出名的西餐會所,我在里面也有股份,主廚是正宗的法國大廚手藝很不錯,算是我的朋友吧。”

      “原來是這樣。”劉陽笑著點了點頭,道:“不過我這個人很隨便的,董事長搞的這么隆重,我受寵若驚啊。”

      “應該的。”

      說話間,車子很快就從街道駛出,然后進入了高速路。剛才張天明介紹了,這個法式餐廳是在郊外,遠離城市喧囂,靠著嘉陵江,很有情調和格調。

      大概行駛了十多分鐘之后,面前的司機忽然神色一緊,然后拿起了對講機道:“后面的,看一下,是不是有人跟著我們?”

      很快后面的車子就傳來了聲音,道:“報告,車子很多,暫時不清楚情況。”

      “怎么了?”張天明臉色一沉。

      “老板,好像有點問題。”司機沉聲道:“以我的經驗,應該是有車子跟著我們,不下五輛車,而且他們的車牌好像都是偽造的,車標也是改過。”

      “眼睛很尖啊。”劉陽插口道:“這都能看出來?”

      司機傲然道:“這方面我們是專業的。”

      剛才聽劉陽吹牛逼,還是張天明托人專門請出來的高手,結果連這個都發現不了,司機的言語和神色間頓時有些鄙夷和輕視。

      劉陽笑了笑,也沒和他計較。

      這個時候,司機又拿起對講機道:“所有人加速試試,看看有多少人,前方三公里處有匝道,我們下去試試。”

      “行!”

      很快張天明的車隊開始加速了,而后面果然出現了六輛車緊緊跟著,然后下了匝道。

      “混蛋!”張天明瞧見了這一幕,臉色頓時難看了不少,車子里的氣氛也驟然沉重。

      “張董,猜到是什么人了嗎?”劉陽淡淡問道。

      “當然是他們!”張天明咬牙切齒,恨聲道:“祥瑞集團的這群王八蛋!一個月的期限還有半個月,他們現在就動手了。”

      “董事長,我早上乘坐飛機回國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張雪琪俏臉發寒,轉頭說道:“當時有人跟蹤我,現在想起來,應該也是祥瑞的人。”

      “該死!”張天明臉色陰沉,遂又緊張道:“你沒事吧?”

      “沒事。”劉陽插口笑道:“當時我救了張小姐,張小姐為了報答,還請我吃飯來著,不過因為想早點來帝豪集團報到,所以我拒絕了張總的好意。哎,要是早知道她是張董的女兒,我也就答應下來了,不然現在也不至于讓張總生我的氣,搞得氣氛難堪。”

      “哦,這樣啊!”張天明恍然,想不到劉陽已經救過自己女兒一次了。不過以他對自己女兒的了解,向來對男人不假辭色,居然會邀請異性吃飯,這可是破天荒了。只是劉陽居然拒絕了她,這便讓她臉上掛不住,難怪再次見面會處處爭鋒相對,擺著臉色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

      張天明頓時笑了起來,緊張的情緒稍微緩和了一些。

      看到父親臉上的笑容,張雪琪哪不知他在想什么,聽著劉陽滿口胡言,還不忘朝自己臉上貼金的表演,張雪琪真是氣笑了。

      為他生氣?

      他以為他是誰?

      “如果是祥瑞的人跟著我們,那很顯然,他們肯定知道了你不會妥協,剛好你女兒回來了,所以想給你們施加點壓力。”這個時候,劉陽又開口說道:“不過張董放心,他們現在殺了你什么好處都沒有,頂多就是把你給劫走,或者是威脅你,而你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不廢話嗎!”前面的司機冷笑道:“如果真是祥瑞那幫人,老板當然是安全的,可我們卻有危險,明白嗎,菜鳥?”

      劉陽這次不想和他計較都不行了,淡淡道:“那不知道這位兄弟有什么高見?”

      “我們剛才從高速匝道上下來,杜絕了前面可能會出現的攔路人馬,現在我們只需要把后面的追兵甩掉就可以了。”司機兼保鏢表情篤定,自信的說道。

      “是嗎?”劉陽淡淡一笑,道:“這條匝道的道路更偏僻了,暫時不說他們會不會在兩條路上都安排了人馬,但既然下了高速匝道,我猜想他們不會不動手了。”

      “你一個菜鳥,懂什么?”司機對于劉陽這幅樣子十分不滿,明明敵人是他發現的,這小子充什么大尾巴狼?

      不過他話音剛落,砰!

      只聽到外面一聲槍響傳來,緊接著,張天明后面的車隊就有一輛車脫節,像是車輪子被打爆了一樣,在行駛的過程中沖向了一側的欄桿。

      咚!

      狠狠撞在了上面!

      “媽的!”張天明臉色鐵青,祥瑞的人果然在這個時候動手了,而那個司機也沒有想到,臉色難看地拿起了對講機開始說話,只是那輛車的人毫無反應。

      “董事長別擔心。”劉陽道:“你這輛車是G500防彈版,應該沒什么大問題。”

      “劉先生。”張天明看到劉陽臉上的從容之色,心中稍安,道:“既然你這么淡定,應該是有辦法解決吧?”

      “他能有什么辦法?”張雪琪不爽劉陽這裝逼的樣子,頓時拉著臉譏諷了一句,繼續道:“董事長,我們報警吧。”

      “報警?”劉陽搖了搖頭,道:“要是能報警,張董早就報警了,何必等到現在?而且現在這個情況,就算報警了沒用,等警察趕到,張董早就被劫持了。”

      說完之后,劉陽還小聲嘟囔了一句:“真是頭發長見識短。”

      張雪琪靠得很近聽十分清楚,頓時美眸一瞪,炸毛道:“你說什么?”

      “我說別擔心,哥哥可以保護你。”劉陽笑瞇瞇地說道。

      還不等張雪琪情緒爆發出來,那司機的方向盤就是一偏,原來他們所乘坐的車子也被子彈打中了,險些偏離了原來的車道。

      “怎么辦?”司機額上也溢出了汗水,他萬萬沒想到祥瑞的人真的這么兇悍,這可還是高速路上,居然就動手了!

      第五章:一包巧克力

      “什么怎么辦?”劉陽真是服氣了,這TM是什么保鏢,居然還會六神無主,他一腳踹在了他的靠背上,呵斥道:“當然是反擊了,難道等死嗎?”

      “怎么反擊?”司機問道。

      這下子張天明的臉色都不自然起來,這人剛才不是很專業嗎?等度過這一劫,回去就要把他給換了。

      “有裝備嗎?”劉陽問道。

      “有有,后座下面的。”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從后視鏡里注視著情況。

      劉陽拿出了下面的箱子,只見里面放著81-1自動步槍,54式手槍,還有手雷和煙霧彈以及閃光彈等等,配置方面倒是十分齊全,不過都是國產的。

      就在劉陽審視這些裝備的時候,后面的玻璃被打得劈啪作響,已經挨了好幾槍了。車子防彈玻璃的質量的確不錯,現在沒什么事,不過就算如此,張天明都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哪怕強自鎮定,但放在腿上的手掌也已經微顫起來。

      “這些可以嗎?”

      那司機問劉陽。

      “勉勉強強吧。”劉陽雖然在美國用慣了美式和德式的武器,但對國產的東西還是無比熟悉,只見他迅速取出自動步槍,打開了折疊槍托,把彈夾插在了上面。

      然后將一只手槍放在了后背腰間,另一只手槍別在了腿上,隨即將又把兩只手雷和煙霧彈都塞進了衣服左右口袋里,最后將剩下彈夾都別在了小腿位置,然后將褲子撕開了一個口子,方便一會取。

      他這一連串干凈利落的動作,看得車內其他三人應接不暇,目瞪口呆!

      注意到三人都愣愣盯著自己,劉陽皺眉道:“看什么?”

      “劉先生這個身手,沒有長時間的訓練,是完不成的吧。”張天明眼中異彩連連。

      “還好。”劉陽含糊的應了一句,然后皺起眉頭看向了司機,道:“你在等什么?難道要等他們先動手?”

      “攻擊,攻擊!”

      那個司機這才恍過神來,拿起了對講機開始說道:“保護老板,誰開火就攻擊誰!”

      “傻逼,讓我來!”劉陽一把將對相機拿了過來,然后大吼道:“確定目標之后,直接開槍,不要猶豫,什么火力強就用什么,如果有沖鋒槍和機槍,都給我架起來開火,手雷給我直接砸出去,至少先干翻兩輛車。”

      司機目瞪口呆,道:“我們……我們是保鏢,不是軍人,沒那些東西。而且手雷的影響太惡劣了,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

      “哦,我差點忘記了。”劉陽一拍自己的腦門,拍了拍前面張雪琪的香肩。

      “干什么?”張雪琪剛剛開口,就忍不住驚叫一聲,因為劉陽居然直接將她從副駕駛抱了起來,然后丟到了后座,而后他自己則是跑到了前面。

      而這摟抱的過程中,免不了身體又和劉陽有了肌膚之親,張雪琪又羞又憤,道:“劉陽,你這個混蛋!”

      “生死關頭,一切聽我的!”劉陽回過頭,不容置疑。這一刻他棱角分明的臉上,全是剛毅之色,眸子似晨星一樣炯炯發亮,堅定無比。

      不知為何,張雪琪竟不敢還嘴了。

      “讓我開車。”劉陽又對旁邊的司機說道。

      司機看著劉陽殺氣騰騰的樣子,只能照辦。兩人在高速路上換了位置,劉陽剛剛接過操控大權,身子就劇烈的顫抖了幾下。他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從后視鏡里看到,已經有人打開了天窗從車頂上拿出了槍開始對著他們輪胎轟炸了。

      而還有兩輛車則是趁著剛才劉陽和司機換位置減速的時候,繞到了他們車子的兩側。

      他們的目標是張天明這輛車,所以自然集中了火力。

      “媽的。”劉陽一咬牙,道:“前面有個減速帶,應該會有山洞隧道,都給系好安全帶!”

      說著,劉陽雙手扶住方向盤一拐,避開前面的兩部車,單車沖了出去。

      果然如同劉陽所料,前面出現了一個洞子,沖進洞子的同時,劉陽迅速摸出一顆手雷,張口咬掉了保險,從徐徐降下的窗戶縫隙中伸出了一只手,算準時間之后將手雷猛地扔出。

      司機這個時候也不敢提醒劉陽不能輕易動用手雷了,他的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轟”的一聲炸響,手雷的火焰升起,準確無誤的在后面兩輛車的中間爆開,猝不及防之下兩輛車在高速行駛的情況下被炸得車身翻轉,重重撞在了兩側的山壁上。

      “都坐好!”

      劉陽悶吼一聲,在張天明鐵青的臉色,以及張雪琪的驚叫聲中,居然車子直接打了一個急轉彎,然后“哐”的一聲,已經駕著車沖入盛開的煙火中,撞上了其中一輛車!

      張天明的車是防彈車,這點撞擊并不算什么難事。

      但那輛車先是被手雷炸開,如今又被劉陽狠狠一撞,里面的人不死也殘了。

      隨即,劉陽又朝著另外一輛車撞了過去,剛剛從里面想要爬起來的匪徒直接被劉陽車子碾過,伴隨著一聲車子撞擊轟鳴,死得不能再死了。

      沒想到劉陽居然這么暴力,車內三人都驚駭之極,身體在劇烈晃動中拉緊了安全帶。

      然后劉陽迅速拿出了對講機吼道:“我已經干掉了來兩輛車,你們攔住后面四輛車,用煙霧彈形成隔離帶,給我開火,一個不留!”

      危機暫時解除,而聽到后面的交火聲,車上的三人都驚魂未定,特別是副駕駛上的保鏢司機,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不過劉陽卻已經發現了,這往來除了他們的車之外,居然沒有其他車輛,很可能是祥瑞的人在前面單獨設置了路障,專門劃出了一段距離來對付張天明。

      正因為這樣,劉陽的臉色依然凝重,只見他將車子直接在前面停了下來,然后開口道:“你們先下車,我懷疑前面還有埋伏。”

      “你怎么知道?”張天明驚道。

      “你的手下不出意外,應該已經把后面三輛車的匪徒給收拾了,他們現在只是盯著你這輛車,所以你和他們匯合,上他們的車會比較安全。”劉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自顧自得說道。

      說完之后他又對司機道:“一會兒讓你的兄弟們盯緊點,如果后面還有匪徒的車開來,你可以他們在道路兩旁埋伏,盡量多點煙霧彈,保證不能讓他們打擾到我。”

      司機如今對劉陽已經沒有半點懷疑,點了點頭。

      而張天明道:“你要去哪里?”

      劉陽笑了起來,道:“我開這個車,去前面探路。”

      “不行!”讓劉陽吃驚的,說話的居然不是張天明,而是張雪琪。

      看到劉陽看過來,張雪琪先是有些拘謹,但很快就恢復了冰冷之色,道:“我剛才已經讓我朋友報警了,警察會趕來的,如果你覺得前面有危險,我們就在這里等著警察到來,他們會保護我們。”

      劉陽頓時氣極而笑,道:“傻妞就是傻妞,人家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會沒有一點布置?等警察趕到,那是什么時候?那是我們死,你們被抓的時候了!”

      “那也總比你去送死強!”張雪琪氣急,哪肯承認自己是傻妞。

      “誰說我是送死了?”劉陽說完這句話,就不再理張雪琪,而是對張天明道:“你和他們會合之后,我們對講機保持聯絡。”

      “好!”

      張天明點了點頭,經過了剛才的危險之后他已經對劉陽充滿了信任,也知道現在只能聽他的。而吩咐完畢之后,劉陽立即開車,沖擊了山洞隧道。

      剛剛駛出隧道,光線襲來,劉陽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列并排的土包,形成了半米高的路障。而在路障后面,有好幾輛車停在那里。

      顯然在隧道口等候多時了。

      “下車!”

      “滾出來!”

      “快,給你三十秒的時間!”

      四周傳來了幾聲狂吼,緊接著就見到十幾個悍匪從旁邊的遮掩物處抱著槍械走了出來,他們的槍口,紛紛對準了劉陽這輛車。

      不過聽他們的聲音,叫喊都不整齊,一看就是烏合之眾。

      “別開槍,別開槍。”

      劉陽搖下了車窗,然后伸出一只手來,手里拿著一塊白色的東西,像是搖白旗投降。

      一個土匪獰笑著走了過來,當看到劉陽手上的東西,頓時一奇,抓在了手里,道:“這是什么玩意兒?”

      “我的內褲啊。”劉陽道:“我沒白色的東西,只有內褲可以當白旗搖一搖。”

      “媽的,惡心!”土匪原本想丟掉內褲,但伸手一捏,里面居然還包了東西,他更加奇怪了,道:“這里面又是裝的什么?”

      “內褲包巧克力,沒吃晚飯吧,給你補補。”劉陽嘿嘿一笑,隨即將車窗搖了上去!

      而土匪這個時候恰好將內褲攤開,頓時瞳孔放大,鼻翼一張!

      里面,豁然是一只拉了環的手雷!

      “靠……”

      “快跑……”

      土匪大驚之下,順勢將手雷拋向了車頂上空,但他不知道,劉陽在拉環的時候已經算準了時間,“轟”的一聲巨響,手雷還未落地便直接來了個空爆,火光四射!

      防彈車的窗頂上傳來一陣噼里啪啦密密麻麻的聲音,全是手雷碎片。而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在車外響起,圍過來的十幾名悍匪全部被炸翻,沒死的也在地上掙扎。

      劉陽這個時候才徐徐下車,看到有沒炸死的悍匪踉蹌爬起想逃,他立刻摸出手槍,一槍爆頭,鮮血四濺。

      這一刻,劉陽的氣息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般,鋒芒畢露。

      對待敵人,他從來不會含糊。

      連續打死了幾個劫匪之后,劉陽才搖了搖頭,道:“這群莽夫,真是可惜了我的內褲。”

      至始至終,哪怕是殺了人,劉陽的眼神都沒有變化。而僅僅幾分鐘的時間,劉陽就已經搞定了,拿起車里的對講機,懶洋洋的問道:“你們那邊情況如何?我這邊已經解決了。”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追書云”,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