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都市 >

      葉洛沈冰by豌豆射手小說_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

      葉洛沈冰by豌豆射手小說_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

      作者:豌豆射手

      類型:都市

      大小:6MB

      時間:2018/10/29 11:21:04

      內容概述:《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是由“豌豆射手”所著,故事的...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是由“豌豆射手”所著,故事的主角是葉洛、沈冰,葉洛本打算回國之后,先完成戰友的遺愿,照顧好他未過門的妻子,可是各路美女總是恨他不死。

      傲嬌女神的貼身狂兵在線閱讀_

      第一章:一百多針的功勛

      “先生,請留步。”金陵市,機場安檢口。

      葉洛回過頭,上下打量著留著短發的安檢美女,身后還跟著一群蓄勢待發的武警。

      “干什么?我的行李已經安檢過了。”葉洛多年未回過金陵,心情一片大好,在飛機上還和鄰座的美女深入探討過行為藝術。

      “不好意思,我們懷疑你有順走其他乘客貴重物品的嫌疑,請配合我們檢查。”安檢人員出示了自己的工作牌,說道。

      葉洛看都沒看,笑了笑:“這樣啊,接下來是不是要問我要微信,然后周末請我吃飯,看一場要身份證的電影……搭訕方式有待提高啊!”

      “神經病。”安檢人員白了一眼葉洛。

      “別和他廢話了,趕緊搜身。我丟失了洛神集團重要的加密文件,是一張內存,當時頭等艙只有我和他,一定在他身上。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正當此時,一個絕美的女人從貴賓休息室走了出來,她眉如刀刻,柳條細腰,肌膚雪嫩得可以掐出水來,十分來評價這個女人,絲毫不過分。

      航班從海南飛回金陵,途徑海峽時受強烈氣流影響出現劇烈顛簸,而沈冰正好上廁所回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好在,葉洛身手好眼疾手快,一把朝著沈冰抓了過去,一手扯下了她的裙子,另外一只手摟在了她的酥胸上,這才沒摔破臉。

      雖然過程有些出乎意外,但葉洛是一個在乎結果的人,他救了沈冰,可他并不知道沈冰什么人。

      洛神集團的女神總裁!竟然在飛機里被人占了這么大便宜,還夸她屁股大好生娃。

      沈冰發誓,下了飛機一定要讓這混蛋難看。

      “好的,沈總。”安檢人員點點頭,洛神集團在金陵可沒人敢惹。

      這么大火氣。

      葉洛一看便知道沈冰有些來頭,心底有些暗暗后悔,早知道的話,他……非得多摸幾下。

      現在想著沈冰絕美的身材,令人窒息的女人體香,饒是他在國外這么多年也難遇到這樣極品尤物。

      “請配合搜身。”安檢組再次說道。

      葉洛愣了愣,眼神忽然變得沉寂了許多。

      “你們,確定?要在這里讓我脫光了搜?”

      “有什么不確定的,飛機上只有你一個人接觸過我。東西,一定就在你身上。”沈冰雙眸似酷寒。

      “那好。”

      葉洛利落的脫下身上的衣服,哥身材好,根本不怕被看。不過,脫到左臂的時候,他下意頓了頓。

      等葉洛脫光衣服時,所有的人都震驚住了。

      特別是安檢組的小美女,詫異的盯著葉洛的胳膊,差點暈了過去。

      在葉洛的左臂上,竟然……被縫了上百針。

      看這血肉模糊的樣子,不僅沒有拆線,縫得還很粗糙,像是自己用針縫上去的。

      正常人被針扎一下都會疼半天,葉洛這凌亂的一百多針是怎么回事……看到大家都注意到自己的胳膊,葉洛也不掩飾:“不好意思啊,自己照著鏡子縫的,比較趕時間,所以沒弄整齊,其實我醫術還是不錯的。”

      “這,這手是怎么回事?”

      “像是,被活生生砍下來又重新縫上的。”

      “這人,在國外犯過法吧!”

      犯法?

      葉洛不否認自己犯過法,但每一次都是為了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唯獨這次。

      正好這個時候,葉洛的電話響了起來。

      在國外,葉洛用的手機也是老古董,有來電加密,只能看見一個串號。

      葉洛一看這個串號,便知道是誰,拿起來了電話。

      “老東西,辭職流程我已經走完,多余的挽留就不用了。有空的話,讓你女兒來陪我喝個酒就行。對,單獨來……當然要穿漂亮點啊!”

      電話那頭,穿著軍裝的老者面如死灰!

      “天鷹,我們需要你。有什么困難,你可以和組織提。你也知道,‘女媧補天’行動你是主心骨,沒了你計劃無法繼續。你的一身本事,你的滿腔熱血,你的民族氣概都到哪里去了!”老者紅著眼咆哮了起來,在他眼中,葉洛是一方殺神,能震住整個西方的黑暗世界。

      “哦……”

      “你沒女兒?那我先掛了,信號有點不好。”

      葉洛在胡扯,手卻緊緊的拽著手機,手心竟然出了汗。他之所以離開龍組,并不是因為自己厭倦了殺戮的生活,而是因為自己這只剛接上的左臂。

      一周前,非洲某國解放戰爭,葉洛被一群神秘部隊圍攻保住了命炸掉了左臂,而自己的好兄弟鐵狼為了救自己慘死戰場。

      “葉洛,我要死了,我活不下去,沒什么可以留給你……我們血型雖然匹配,也會有排異反應,記得每天服用抗生素!”

      “兄弟,殺出重圍后千萬千萬不要回組織,更不要參加‘女媧補天’計劃!”

      “幫我照顧好她,告訴她,我愛她,下輩子一定娶她……”

      鐵狼塞過來一張帶血的照片,不甘的歪過去脖子。

      “鐵狼,鐵狼!”

      葉洛抱著鐵狼的身體,歇斯底里的咆哮著。

      照片褶皺太多,早已看不清人臉,只能看清楚背后一棟沒名字的辦公樓。

      葉洛失去了一只手,組織失去了兩位巔峰殺神。在傭兵團里,葉洛只有鐵狼一個兄弟,他教會了自己本事,教會了自己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更教會了自己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你放心的去吧,我會替你,繼續活下去!你的未婚妻,我一定會照顧好她!”葉洛縫上了最后一針,便決定離開龍組。

      等他打完電話,眼角竟然有點濕。

      沈冰注意到葉洛的表情,冷了這貨一句:“流氓還裝可憐,你惡心不惡心。”

      葉洛淡淡一笑,不再去想往事:“我是一個有素質的流氓,否則的話,你的裙子現在不可能還在你屁股上。”

      “你……”沈冰被氣得吐血。

      葉洛將電話也放在檢查框里,看著周圍的檢查組。

      “還要檢查嗎?我準備脫褲子了啊。”

      “別,千萬別……”這時候,安檢組的組長,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急忙制止。

      要是連最高部門的電話串號他都不認識,還做什么機場的安保工作。

      看到這個電話還懷疑葉洛,不是他職位不保這么簡單,是在給機場惹禍上身。

      這人,絕不能惹!

      葉洛卻不依不饒,一副要當街耍流氓的樣子:“別什么別,規矩我都懂,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自己脫,搜出來了罪行減半吧。”說著,葉洛就要脫褲子。

      “啊……流氓!”

      機場內,不管是安檢組的美女還是沈冰,都緊閉上了眼睛。

      只有安檢組的組長看著葉洛穿好衣服提著行李箱,慢慢的抬起了手敬了一個軍禮。他無法想象,那一百多針自己縫上的手臂,是多大的功勛。

      葉洛出了門,抬手準備打車。

      ‘啪’的一下,一只手打在了他手掌上。

      “想走,門都沒有。”沈冰不依不饒,還好今天頭等艙只有他們倆人,否則自己被看光了,不僅是對自己聲譽的影響,就連洛神集團的股份也會受到影響。

      “干嘛啊,美女,不能因為我長得帥就老是煩我一個人啊。你長得也不差,有生理需求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解決,死纏爛打我是沒用的。”葉洛著急道。

      “你……”沈冰拽了拽粉拳。

      “好吧好吧,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我給你賠禮道歉,成不成,大家都是成年人,你那光光的事,我不會亂說的。”

      沈冰剛想說,王八蛋還能知道錯?葉洛的一番話,頓時讓她語塞。

      “我知道我騙了你氣不過,可我不也是為了你好嘛。我以為女人都喜歡聽人夸胸大屁股翹,說實話,你雖然發育得不好,還很有上升空間,但你都是真材實料啊。”

      沈冰跺了跺腳,老娘哪里發育不好了!

      “還有。”看到出租車要來了,葉洛才貼近沈冰的耳垂,吐了口息低聲說道:“別光顧著賺錢注意下自己身體,根據我多年的手感,你的胸,左右好像不一樣大。”

      說完,葉洛便霸氣的上了車。

      沈冰狠狠的跺了一腳,高跟鞋都跺進了地磚縫里,罵道:“混蛋,這事沒完!”

      第二章:緋聞男友

      ……

      金陵市,對于葉洛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城市。但任何一個城市的酒吧,對于男人來說,都不陌生。

      葉洛坐在前臺,點了兩杯深水炸彈。

      “這杯敬你。”葉洛猛然灌下去,“如果沒遇見你,我葉洛只是一個被世界看不起的垃圾。”

      “這杯也敬你,總有一天,血債,必須血償。”葉洛很清楚,葬送鐵狼的,絕不是一場簡單的恐怖襲擊。

      昏暗的酒吧,躁動的人影,女人身體充斥著銅臭味,男人的眼中撐滿了欲望,自然沒人去注意吧臺上右手敬左手的葉洛。

      在正常人眼中,葉洛只是一個買醉的瘋子。

      一連串的酒灌下肚子,葉洛感覺到左臂微微做疼,頭有點暈。

      正準備走,葉洛的眼神留在了吧臺旁邊的桌子上。

      巧了,買醉也能遇到同行。咋一看,葉洛深吸了一口氣,心跳噗嗤。

      相比于夜場的胭脂俗粉,正在灌酒絕美的女人清純,修美,不食人間煙火,一顰一動都能讓人魂牽夢縈,眼神迷離透露著醉生夢死。

      讓葉洛詫異的是,這樣清純的一個女人,領口竟然像捕獸籠大大敞開,似乎在等著獵物。

      “原來是老演員。”

      葉洛在華夏的時候也年少輕狂、玩世不恭過,張口吹了吹口哨:“美女,門票多少。”

      女人撥了撥烏黑的秀發,沒側過臉,賴于搭訕:“什么門票?”

      葉洛死死的盯著她胸口的波濤:“我是你的球迷啊!”

      女人眉頭先一皺,又慢慢的松了開,咬著薄唇放下了酒杯,朝著廁所走了去。似乎在說,膽子夠肥的話,你就來試試。

      “試試就試試。”葉洛滅了煙,跟了上去。

      “你確定要在這里?”葉洛愣了,旋即看到女人翻過來的白眼在看自己。

      酒吧的重金屬音吵雜,掩蓋了接下來的所有動靜…………

      良久之后,葉洛點上了一支煙。

      氣氛平靜了許多。

      葉洛能感覺到,女人沒有絲毫的快樂,眼神游離而害怕,整個過程中,外面的嘈雜聲掩蓋了她低沉的啜泣。

      但完事以后,她卻沒讓自己看到。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第一次。”葉洛發現之前判斷是對的,這女人那張不食人間煙火的俊臉,不是裝出來的!

      可這樣的女人,為何主動勾引自己。

      “沒事。”女人沒看一眼葉洛。

      “要不這樣吧。”

      葉洛從兜里掏出來了兩百塊錢,正準備遞給慕傾雪的時候,發現慕傾雪竟然也掏出來了一疊錢。顯然,比自己的多得多。至少,有兩千。

      臥槽!

      拿錢不可怕,誰少誰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葉洛很主動:“咱們也別相互給了,找個差價吧。”

      說完,葉洛從慕傾雪那疊錢那里抽出來一千八,還仔細數了數。

      慕傾雪白了一眼葉洛,沒和面前的奇葩計較,反正這個男人對于她慕傾雪來說,注定是過客,拿上包便準備走。

      “喂。”葉洛忽然叫了叫她。

      女人回眸,側臉我見猶憐,不得不說,葉洛動心了。

      “要不,咱留個聯系方式。我沒別的意思,這種好生意以后要還有,盡管給我。服務不到位,雙倍賠償,畢竟我對你身體也一回生二回熟了。”葉洛拿出自己的老古董。

      “不需要。”慕傾雪扭頭便走,說道:“這只是個意外,我不怪你。”

      “我還沒怪你呢,敢情我流的不是汗,付出的不是勞動力似的……”葉洛哼哼道,“那總得告訴我你叫什么吧。”

      “知道我名字,對你沒任何好處!”慕傾雪關上門,捂臉痛哭而去。

      葉洛抽完了最后一根煙,嘴角微微一翹。

      有趣,回國第一天被個美妞上了。

      低頭一看手中的錢,更是有些啼笑皆非。

      葉洛很清楚,慕傾雪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那絕世的容顏下暗藏的悲痛,比黛玉葬花還令人憐惜。

      不得不說,葉落,動心了。

      收拾好了東西,葉洛便出了廁所。

      “哼,你這個變態,果然是你!”

      “真不要臉,這么大個男人鉆女廁所。”

      葉洛剛出門,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不是自己在機場遇見的那潑婦嗎,怎么在這。

      “美女你好,今天預約滿了,要服務的話,改天約吧。”葉洛客氣道。

      “服務?你腦子里都在想什么。”沈冰一路追著葉洛來的,沒想到這混蛋下了飛機竟然直接來了酒吧,目的也明確得可怕,真不知道剛才女廁所多少人被他禍害過。

      “不是要服務?那你追我這一路干什么?你是不是有生理缺陷,我長這么帥你怎么可能一點不動心?”葉洛奇怪道。

      “……”沈冰一臉的黑線,敢情不對你動心就是我生理缺陷?

      沈冰哼道:“我有多余的臉,你要不。”

      葉洛端著臉,這妮子倒是有點意思,身材和剛才的絕美女人也有點一拼。

      “那你找我干什么,你什么重要文件,真不在我身上。”葉洛攤開手。

      “不為這事,我有事找你幫忙!”

      “過來!”

      沈冰也沒和他廢話,拉著他找了一張空桌坐下,扔過來她的手機,上面是一張照片。

      照片上,清晰可見葉洛和沈冰抱在一起,姿勢曖昧。不,應該是狗血。

      “沒想到你還偷拍我。”葉洛哼哼道,“喜歡就明說啊,我不答應,你可以下藥,五年不虧,三年血賺,牢都不敢坐,還敢說喜歡我?”

      “我……”

      沈冰發現自己遇見了一個極品,真不知道看到這張照片時,怎么就想到讓他幫忙。

      不過,沈冰能確定的是,飛機顛簸時葉洛的反應速度看,這家伙不只有嘴皮子,還有身手。

      沉住了氣,沈冰緩緩解釋道:“飛機上是不允許拍照的,拍這張照片的人一定居心叵測。說白了,很可能是為了對付我。”沈冰說到這,臉頓然一紅。

      她清楚,對方給他發這張照片的目的。是威脅,更是恐嚇。

      她沈冰不怕威脅,但她擔心照片傳到頭條、雜志,影響洛神集團和家族的榮譽。堂堂女總裁,在飛機上頭等艙和陌生男人做這種事,明天的頭條她沈冰名字前就會多一個婊子的稱號。

      明天,金陵市必定會掀起一場新聞風暴,沈冰很聰明,能將負面新聞降到最低的,只有一個辦法——緋聞。

      “哦,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可這和我,有關系嗎?”

      “你還想請我,假戲真做當你擋箭牌?”葉洛這次反應賊快。

      “算你還有點情商,條件你可以盡管開。”

      在金陵,多少男人做夢都想進洛神集團看一眼,里面幾乎云集了整個金陵市的頂尖美女。更別說,她這個高高在上的總裁了。

      葉洛一看,難為情的說:“那你隨便給幾個億花花吧。”

      “你……”沈冰突然有想殺人的沖動。

      “看你破窮樣,沒錢還來充胖子。不如這樣,我給你幾億,不過這會手頭有點緊,改日吧。”葉洛會心一笑,腦子里卻都是剛才洗手間那女人留下的倩影,和飄飄長發。

      “什么……”沈冰先還沒明白,等她明白過來突然臉一紅,拍桌子罵道:“滾!”

      “不就是一個王八犢子嘛,老娘不招待了!”沈冰哼了一聲,大不了到時候找公關部花點錢,找發照片的人談談,破財免災,息事寧人。

      就在沈冰站起來準備走的時候,葉洛卻不淡定了。

      他卻一把抓過來沈冰的手機,看著相冊里無意劃過的照片,兜里已經將那張模糊的照片拽成一團。

      “這照片什么地方拍的?”

      “我們公司啊,大驚小怪。”沈冰一把搶過來手機。

      第三章:結個婚還要看才藝表演?

      “你公司叫什么名字。”葉洛神經緊繃。

      “洛神集團,怎么了?”沈冰基本已經放棄了請這貨幫忙的打算。

      “真巧。”

      葉洛嘴角一抿,雖然老照片上看不到人影,但能肯定是在洛神集團拍下的。

      “你認不認識一個叫……”葉洛剛準備提一嘴鐵狼,旋即就搖頭自我否定:“不可能是她,鐵狼的欣賞水平沒這么低。”

      “……你在嘀咕什么。”沈冰有一種想揍人的沖動,自己堂堂洛神集團的女神總裁,在這貨眼里,怎么就一文不值。

      “沒什么,我可以幫你。”葉洛嘿嘿一笑:“不過,你也要答應我條件,讓我在洛神集團工作。”

      “就這?”沈冰柳眉一簇。對她一個總裁來說,這條件跟玩兒似的。

      “當然了,你不會真以為我要和你談幾個億的項目吧。不會,你放心,我欣賞水平也沒那么低。”葉洛哼哼道。

      “滾!!”沈冰氣得胸脯都上下打顫。

      確認好了葉洛是真的要幫自己,沈冰才拿出了一份合約。

      “還說不想泡我,準備這么充分。”葉洛一臉怨念的白了一眼沈冰,然后看都沒看就簽下了合同。

      “國家真應該拿你的臉皮去研究防彈衣。”沈冰看葉洛簽完,咬著唇。

      葉洛得意一臉:“你還別說,他們要不是打不過我,早這么做了。”

      “無聊。”沈冰收起了文件,遞過去一張卡:“我也不會白忙活你,這張卡上有五百萬的,風波過了我告訴你密碼。不過再次期間,你除了遵守合約,其他的事情都得聽我指揮。”

      “要不你現在告訴我唄,免得到時候忘了,多可惜。”

      葉洛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

      不是他沒見過世面,這可是他這輩子第一桶金。雖然在組織,他有花不完的錢富可敵國,能讓歐洲的經濟也顫抖三分,但現在脫離了組織,他就是個天涯浪客。

      “嘖嘖嘖。”葉洛表情很夸張,一邊撫摸著銀行卡,眼放金光。

      沈冰的美額越發的難看,無法理解這個鄉巴佬是怎么坐上頭等艙的。她記得當時自己的私人飛機沒來,公司包下了頭等艙讓她一個人坐,可這個混蛋的確拿了一張頭等艙機票出來。

      正當沈冰氣得上唇打下顎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她收起了情緒,正襟危坐,然后才接了電話。

      “爸,我已經到了金陵市,您放心吧。”沈冰客氣不少。

      可電話那頭,聲音沒這么客氣。

      “你知道,我打電話來不是問的這個。”

      沈冰側臉一笑:“爸,你說南亞合作方的事呀!談得差不多,您放心,女兒我出馬……”

      ‘砰’!

      電話那頭,對方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你知不知道!我剛才收到了什么照片!”

      嘶。

      沈冰嬌軀抽了一口涼氣。

      雖然已經未雨綢繆,但沈冰也沒想到消息傳得這么快。看來,用不了多久,這張照片就會傳到媒體之前。

      在此之前,沈冰必須讓整個金陵市知道,葉洛是自己的男人。當然,這也不單純的為了避免緋聞,更是斷了那些想方設法擠破門檻要來追自己的公子哥的后路。

      “爸,其實我忘了告訴您,這次去南亞不僅是出差,也是度蜜月。我現在在民政局呢,有點忙,回頭打給你吧。”沈冰‘啪’的一下掛斷了電話,回頭看著身后的葉洛。

      葉洛吞了吞口水,上下打量著沈冰:“別這么饑渴的看著我,有事好商量成不成。”

      “滾!”

      沈冰破口大罵:“起來,和我去民政局。”

      葉洛也是懵逼了,哥只是答應給你當幾天緋聞男友,你卻想上我?

      葉洛還沒說完,就已經被沈冰拽上了車。

      沒這么簡單。

      沈冰能夠感覺到,在飛機上偷拍自己,并且這么效率的發給了自己和沈家,絕不是單純因為自己長得漂亮,或者是在飛機上見到了洛神集團的神秘女總裁。

      “合同上,也沒寫要去民政局啊。你這樣泡我,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

      “廢話這么多干嘛?你不想娶我?”坐在車上,沈冰一腳踩在剎車上,頗有女王范。

      葉洛上下打量沈冰,是個不可多得的妮子,天仙級別的。不過,看沈冰的時候,葉洛發現,腦海里有一個人影揮之不去。

      竟然,是在酒吧遇到那張絕望的臉。

      “猶豫了三秒,好吧。算我自作多情,你回去吧。”沈冰側開臉,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她也沒想到,一個陌生男人竟然可以拒絕自己。

      “別。”葉洛這輩子,最受不了女人哭。

      “不就是結婚嘛,你下來我開車吧,待會民政局關門了。”這種好事沒男人可以拒絕,畢竟葉洛回來的任務是為了保護那人,在此之前,自己都沒事。

      沈冰嘴角微微一抿,葉洛才知道,自己被這妮子給耍了。城里人,套路都這么深了嗎?

      到了民政局,沈冰走了后門很快就拍好了照。

      等結婚證下來,葉洛這才悵然若失,坐在臺階上又點了一根煙。

      這么多年,又回到了華夏!

      “走了,你在傷感什么?”沈冰拍了一張照,先給了自己老爸,然后又發了一份,給發照片給自己那人,要堵住他的嘴!

      “去哪里。”葉洛才發現,離開了組織,自己無家可歸。

      “去我家啊,以后你住我家。最近,應該有狗仔會來拍我們。”沈冰一把搶過來葉洛的結婚證收好,順帶白了他一眼。

      “行,反正我現在都是你的人了。你想睡我,我也沒有不給的道理。”葉洛坐在車上,無奈的說道:“回家就回家吧。”

      “……”沈冰又是一陣無語,一腳踹了過去:“你給我,滾下車去!”

      車朝著金陵市中心開,沈冰一路上都在皺著眉頭思索著。

      “老婆,你在想什么呢。”葉洛好奇道。

      “沒這么簡單能敷衍過去的,照片肯定是那家伙拍的。”沈冰自言自語道,反應過來,這才白了一眼葉洛:“等等,誰是你老婆?”

      “難道,車里還有別人?”葉洛咋舌。

      “我是你雇主,不是你老婆。請你搞清楚!”沈冰嚴肅著臉。

      葉洛‘啊’了一聲,說道:“感情我只是一個有了結婚證的小白臉唄?”

      噗嗤。

      沈冰不知道為何,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嘴貧,這件事還不是因你而起。”沈冰甩了葉洛一個大白眼,認真道:“對了,葉洛,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有沒有什么方面比較突出,我幫你包裝一下。

      跟蹤我的人肯定別有用心,隨便找個男人根本不足以說服他們。我沈冰的‘男人’,必須頂天立地。”

      葉洛卻沒聽到沈冰的話,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剛才忍俊不禁的臉。他才發現,這妮子笑起來也挺美的,像一潭有了生命的湖水。

      “葉洛!”沈冰看到葉洛沒反應,一腳踩在油門上。

      ‘咚’的一聲,葉洛這才回過神來。

      “行行行,你是女司機你了不起。”要不是葉洛反應夠快,剛才沒準已經飛出去了。

      “結個婚,還要老子才藝表演?你們這些城里人……”葉洛聳了聳肩,哥到是有一身的本事,但組織上有過規定,不能輕易的暴露自己身份。

      “你的心思我懂,無非是想讓我幫你吸引一下眼球,證明我是一個值得拱白菜的好豬,稱職的緋聞男友唄。放心好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到了公司你隨便給我安排一個職位,我這種金子,一定能在糞坑里發光發亮。”

      “……你才糞坑。”沈冰忽然為自己前途擔憂了起來。

      車停在洛神集團外,沈冰長腿邁出車門,一頭漆黑的瀑發揮灑而下,陽光下顯得格外的惹眼。

      公司外,停著不少的豪車,甚至有公子哥不惜買下對面視野好的大樓,只為了欣賞洛神集團外的美景。

      沈冰下了車,敲了敲車窗,似乎在對葉洛說:該你表演了。

      葉洛點上了一支煙,露出了一副自信的笑容。

      華夏,老子回來了。

      洛神集團,她一定在里面。

      第四章:沒救了,等死吧!

      葉洛霸氣的下了車,面前的洛神集團的確和鐵狼留下來的照片一模一樣。不用想,自己要找的人,一定在洛神集團里。

      不過,帥不過三秒。

      葉洛一口煙還沒抽上,面前就來了兩個保安。

      “先生,這里不允許吸煙。是你自己滾,還是我們幫你。”

      葉洛回頭看著沈冰,一副求救的眼神。

      沈冰無語極了,怎么,出門沒看黃歷就找到了這家伙。

      “大哥,對不起,馬上滅,馬上滅。”看沈冰沒吱聲,葉洛立馬認慫。

      洛神集團雖然是新能源公司,但旗下有不少的產業,以風投為主,帶動了整個金陵市的經濟。而沈冰,在洛神集團也是一個傳奇人物,22歲的她,被多少男人當做夢中情人。能將她一面,不悔此生;若能得到一晚,三生有幸。

      所以,看到葉洛和沈冰從一車下來,不少人已經幫葉洛想好了一百種死法。

      “沈總,這周的周報。”

      “上個月的盈虧分析。”

      “還有,您去南亞談的合作對方傳過來的合同。”

      沈冰一下車,便萬眾矚目。

      而葉洛,這貨剛上手的炮灰顯然沒反應過來。沈冰進了公司,完全忽略了葉洛。

      按照她的計劃,葉洛必須要自己證明他有能力成為女神總裁沈冰的男人。

      否則的話……

      不是解除合約那么簡單,光憑他在頭等艙的咸豬手,整個金陵市,有一半的已婚男人和全部的未婚男人都要追殺葉洛。

      五年前,葉洛離開了金陵市,能學到的都是組織學到的。而鐵狼這個好兄弟,教會自己的更多。

      組織學到的手段的確亮眼,卻不能在洛神集團用。既然回來了,葉洛就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擺弄點小玩意。

      葉洛對自己的醫術有足夠的信心,百步之內能看出人間疾苦,十步之內能懸絲癥脈,呼吸之間能知生老病死。

      這只手并不是葉洛縫不好,而是縫這只手的時候,葉洛太過于悲痛。

      “那個,有粉筆嗎,借我一支。”葉洛走到了洛神集團大廳門口,對前臺說道。

      他想到了一個,讓沈冰臣服的辦法。

      前臺的美女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葉洛,這年頭,誰還找粉筆。

      ……

      沈冰聽著報告,不知不覺走到了辦公室。

      “糟了,把那個混蛋給忘了。”沈冰眉頭一簇,洛神集團戒備森嚴她很清楚,葉洛估計大門都進不來吧。

      正準備出去給人事打個招呼,沈冰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爸,結婚證你看了嗎?您看女兒笑得甜嗎?他叫葉洛,對我可好了。”沈冰演技爆棚。

      葉洛能笑得不開心嗎,那可是自己花了兩百整,他才愿意配合笑的。也不知道這混蛋什么癖好,坐得起頭等艙,竟然還在乎這點錢!

      “丫頭,你是在給我開玩笑吧?”電話那頭,沈萬千的臉色出奇的難看。

      婚約訂了,請帖也發了,兩家都結成了親家。女兒竟然提前領了證,這不是胡鬧是什么?

      “爸,這也不能怪我啊。緣分這事你知道的,誰叫我現在喜歡上了葉洛。對了……我和葉洛正在商量什么時候要孩子呢。”沈冰嘴上輕松,臉上卻布滿緊張。

      “你……”電話那頭,沈萬千吹胡子瞪眼。

      “再說了,您也看到了飛機上的照片。如果我現在還和王公子在一起的話,豈不是給他帶綠帽子了。”沈冰一板一眼。

      沈萬千竟然愣住了。

      “對了,爸,今天洛神集團會來一個重要的客人。您應該知道吧,這人一句話可決定咱們洛神集團的未來。”沈冰看了看表,說道:“應該快到了,我要去換衣服安排會場了。”

      沈萬千雖已不管洛神集團,但他也清楚今天誰要去洛神集團。這個人,就連自己都惹不起,甚至說不上一句話。

      “招待好秦老,要是有絲毫差池,我老賬新仇一起算。”

      “得嘞。”

      沈冰掛斷了電話,信心十足。

      金陵市是一個充滿利益的男權社會,能在金陵市成為膾炙人口的企業家,并且成為龍頭企業,沈冰做為一個總裁的確是有手段。

      她有十足的信心,遠道而來的秦老會看中自己的才華和方案。

      ……

      而此時,洛神集團門外。

      葉洛已經找到了粉筆,在地上寫下了兩行大字,狠狠的親了粉筆口一口。這可是他回華夏的第一仗,必須要打得漂亮。

      地上,筆走龍蛇的寫著兩行字。

      包治百病。

      有求必應。

      橫批更簡單粗暴:一萬一次。

      這幾個字,一看就是沒讀過書的算命先生所作。但葉洛,要憑自己的手段征服金陵市。

      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這貨不僅沒有上門客,還受到了一群人的鄙夷,就連保安都看不下去,要將這拉風的哥們給轟走。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開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8。

      對金陵市有錢人來說,奧迪A8不算貴,但絕對是最低調奢華的車。

      “停這里。”車從路邊開過,副駕駛的老者忽然說道。

      “爺爺,直接去車庫,洛神集團已經安排好了人接您。”后座,一個少女喃喃道。

      “停這里。”老者重復到,目光鎖在地上的粉筆字上。

      筆走龍蛇,氣勢如虹,字里行間都能看出,此人的閱歷深似海。

      可他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女注意到了老者的目光,咋舌道:“爺爺,您看什么呢。不就是一個乞丐,你還信這個啊,在華夏真正能有求必應的,也只有咱們秦家。

      要是你真想做善事,待會讓我司機去賞他點錢唄。”顯然,少女將葉洛當成了乞丐。

      “我再說一遍,靠邊,停車。”老者說道。

      “停車。”少女很無奈,心想爺爺多半是上了年紀,金陵市的風云人物也有著道的時候。

      下了車,她扶著爺爺走到了葉洛面前。

      “一萬一次?連個招牌都沒有,你咋不去搶。”少女跺了跺腳,正準備給秦老說這是騙子,秦老已經蹲了下來。

      “小兄弟,你確定你能包治百病?”秦老顯得反常的客氣。

      “廢話,你見過長這么帥還吹牛的嗎?”葉洛不屑的看了一眼老者,很快發現了不對勁:“你的話,十萬一次。”

      “什么……”少女跺了跺腳,怒道:“你這不是在敲詐嗎?”

      “病分輕重緩急,感冒可以不吃藥,詬病卻要動大刀。”葉洛一看自己生意來了,有板有眼道。

      “呸,你才有病,我爺爺每年都會去做四次身體檢查。雖然年紀六十有余,打十個你都不是問題。”少女氣不過。

      老者卻再次擺了擺手,道:“既然如此,小兄弟先給我看看。”

      看到老者禮貌的伸出手,葉洛也大人不計小人過。不過,光是看了一眼老者的手,還沒給他把脈,長期的經驗讓葉洛頓了頓。

      “我要改口了,你這情況,給你看一次病得一百萬。而且,我不包能治好。”

      什么!

      一百萬?

      坐地起價!你怎么,不上天?

      少女氣得跺了跺腳,回頭勸道:“爺爺,這分明就是江湖騙子。竟然敢騙到我們楚家頭上來,您要是再給他臉,他分分鐘能漲到一千萬去。”

      老者卻沒說什么,楚家的人雖然不知道,但自己的身體情況他很清楚。二十年前軍營留下的詬病,恐怕就要爆發了。

      哪怕是一千萬,對于堂堂楚家,九牛一毛爾爾。

      再說,在金陵,沒人敢忽悠楚家。

      “請看吧。”老者伸過去手。

      葉洛抓住手,眉頭皺得更死了。他能感覺到,面前的老者不簡單。

      但,更不簡單的,是他的病。

      五臟六腑,沒一處好的!

      洛神集團門口,眾目睽睽之下,葉洛素質三連道:“沒救了!等死吧!”

      “回家早點準備棺材和后事!”

      第五章:認識我,是你的榮幸!

      “什么!胡鬧!”少女聽到葉洛如此狂妄的話,眼睛深陷了進去。

      在金陵,沒人敢和秦家半點不尊。更不要說,爺爺身體健朗,至少能活到九十歲。

      葉洛如此狂妄,連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騙錢就騙錢,一點素質都沒有。”

      “可不是嘛,人一百萬都同意了,他竟然咒人死。”

      在場的人并不認識秦天河,在金陵市,大部分人這輩子都沒機會見秦天河一面。但在他們眼中,能夠開得起A8的人,身份肯定不低。

      “爺爺,您稍安勿躁。”少女看到葉洛詆毀了爺爺,冷哼道:“馬上,我就讓秦家的人過來。這人多半是洛神集團的員工,如果真是,洛神集團也就沒有必要在金陵了。”

      老者淡然,枯朽的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葉洛身上,像是看見了雨露。

      趣味更濃!

      “沒事,走吧。”片刻后,老者默然轉身。

      少女驚呆了,爺爺什么時候脾氣這么好了?

      “那什么……算你走狗屎運!不過,今晚之前你如果不在金陵消失,秦家不會讓你看到明天的太陽。”少女哼道。

      葉洛也哼了一聲:“胸不大,脾氣到不小。我實話實說而已,忠言逆耳!”

      “你……”

      “你等著!”

      少女跟著上了車,在洛神集團辦公樓里,沈冰急沖沖跑了出來,一臉糟糕。

      看了幾次表,開始慌了:“已經過了五分鐘了,秦老怎么還沒來。”

      如果找了一個緋聞男友當擋箭牌,沈家或許不會雷霆大怒,但如果得罪了秦老,整個金陵都不會有沈家的立足之地。

      世家,豪門?在真正的權力面前,脆弱如剛出生的嬰孩。

      “老婆,你找我啊!”葉洛訕訕笑著。

      沈冰哪有時間和他開玩笑,看了一眼地上的粉筆字,眉色更是難看。

      這就是這家伙所謂的,才藝?震驚金陵市的手段?

      天吶,他怕是個傻子吧!

      不過,她這時候沒閑心管這些。

      “你看到秦老了嗎?”沈冰著急問道。

      “那是……什么玩意?”

      沈冰翻了一個大白眼,堂堂秦老在這貨眼中,就是什么玩意?

      這話要讓秦家的人聽到,洛神集團今年就白忙活了。

      “一位老人,和一個女孩兒。”沈冰眉頭舒展不開。

      “是不是還開了一輛A8。”葉洛問道。

      “對,你看到了?”沈冰臉上泛起了希望,既然已經來了,公關部怎么沒接到人。

      只是,等她聽到葉洛下一句話時,整張臉寫滿了絕望。

      “他們啊,我看你忙,幫你打發走了。”葉洛邀功的樣子,別提多欠打。

      空氣,頓時凝結成冰。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冰那美妙的臉扭曲著:“混蛋,你說什么!!”

      而此時,在洛神集團轉角處。

      那輛黑色的奧迪車并沒有開走。

      車上的少女哼哼道:“爺爺,我就說了吧。這個家伙果然是洛神集團的人,那個女人是沈冰,洛神集團的總裁。

      真沒想到啊,他們洛神集團,就用這種方式迎客!您放心,秦家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老者似乎并沒有聽少女說話,只是敲了敲車門:“放我下車。”

      “爺爺,您要去干嘛呀。天氣預報說,快要下雨了。”

      老者并沒有理會少女的話,毅然而然的下了車,內心的澎湃無法言語。

      二十年了,終于有一個人看出了自己身體的詬病!

      是的,秦家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早一天不如一天,行將就木。當初在部隊,也正是因為自己沒救了,才讓他退役!

      秦天河自認自己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人,但他更想知道,葉洛這個年輕人到底怎么看出來,自己的五臟六腑都有致命的傷,卻又不說。

      或許,是剛才自己出現得不夠正式,對他不夠尊重。

      ……

      金陵,十萬陵園是金陵市最出名的一棟別墅區,其風格頗具蘇州園林風格,建筑規模堪稱世界瑰寶。

      在中心,一棟別樣的別墅里,沈冰修長的美腿狠狠的跺著高跟鞋。

      “老婆,你別這么激動啊。咱們小兩口在一起,自己把日子過踏實了才是硬道理,對不。”葉洛淡淡道,像是今天沒發生什么事。

      “不激動?誰要和你過日子了,你知道秦天河是什么人嗎?”沈冰肺都要氣炸了。

      自己聰明一世,怎么就在飛機上糊了眼,覺得這個奇葩靠譜。

      現在好了,得罪了秦老,整個沈家都不用在金陵市混了,自己當然不用擔心緋聞不緋聞。

      “我也不知道,那貨心眼那么小,我才說第一句他就跑了。”葉洛一臉無辜。

      沈冰臉一黑。

      你還要怎么說?你都讓人準備后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沈冰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沈冰看了一眼電話,眉頭陷得更深。

      這下糟了。

      老爹又來催命了!

      剛還信誓旦旦說自己的方案秦老肯定滿意,可現在,自己連秦老都沒見到。

      一時之間,沈冰柳眉緊蹙,眼角竟然憋出了淚花。

      “不,不是吧……這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一單生意嗎?再說了,就算我得罪了秦家,到時候秦家追著我打,我也算小半個名人對不。”葉洛哼哼道。

      他這輩子,最見不得女人難過。否則,當初也不會犯下錯誤,被迫離開華夏。

      沈冰本來心情壯觀,被葉洛這么一說,氣也不是,恨也不是。

      “你這種家庭美滿,沒心沒肺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大家族里的明爭暗斗。”沈冰嘆了一口氣,道:“不和你貧,我得先想辦法。”如果這兩件事讓沈家的人知道,即便秦老不發難,沈家也不會讓她繼續經營洛神集團。

      女人在商場上本就如履薄冰,寸步難行。好不容易做到今天,沈冰不想放棄,她要讓沈家知道,女人,不是工具。

      沒心沒肺葉洛倒是自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但她沈冰憑什么說自己家庭美滿。

      “不就是一份合同嗎,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幫你弄到。”葉洛翹著二郎腿,淡淡道。

      “你?你以為,秦家是那種沒皮沒臉的家族?今天這事,你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就是在砸他們招牌。”沈冰全當葉洛是在吹牛。

      “要不咱對賭。如果我拿到了秦家的合同,這事怎么算?”葉洛淡淡一笑。

      “呵……”沈冰顯然不相信葉洛這個混蛋有這種能量,說道:“你要能留住秦老,我沈冰今天也豁出去了,晚上讓你任意行使自己的權利。”

      什么!

      葉洛神經一繃。自己現在是沈冰的老公,行使自己的權利,那豈不是……嘖嘖嘖。

      順著沈冰絕美的玉腿往里鉆,葉洛想想就很刺激!

      “這可是你說的。”葉洛打起精神,看來今晚將是一個不眠夜啊。

      “你看什么看。”沈冰瞪了一眼葉洛,這混蛋,成天到晚就知道用眼神占便宜。

      “嘿嘿,不看什么。老婆,你真辛苦,等我賺錢了,一定幫你買一條長一點的裙子。”

      葉洛剛說完,沈冰‘啊’的叫了一聲,捂住了自己的短裙,沖回了自己房間。

      像個臨陣脫逃的兔子。

      葉洛看了看時間,也跟著出了門。

      天灰蒙蒙的,下著雨。葉洛一直走到了別墅群的大門口,這才注意到了門口站著的一個老者,打著黑傘。

      這人,正是之前洛神集團樓下遇見的秦天河。

      “你來了。”葉洛知道秦天河會來,除非他不想要這條命。但葉洛不知道,秦天河已經在雨中等了半個小時了。

      “后生,你怎么看出我的病的?”秦天河愈發的客氣。

      “你的病的確會要你的命,即便是我也不好治。但今天你運氣不錯,碰巧我心情好。”葉洛淡淡說道。

      秦天河一愣,整個華夏,敢對自己說運氣不錯的,葉洛是第一人!!

      “不過,要想活命,你得先告訴我,你的內傷怎么來的。”葉洛很清楚,秦天河的五臟六腑像是被什么東西一拳崩碎,若不是他常年習武,恐怕早就吐血而亡。

      之所以說他行將就木,是他的身體已經堅持到了極限。

      根據葉洛的分析,秦天河前身多半是個軍人。他身體硬朗,魁梧有力,至少年輕時特種兵往上。

      葉洛也很好奇,到底什么樣的人,能將他打成這樣,而不死!

      秦天河沒想到葉洛竟然真能猜到自己的情況。

      看來,自己沒看錯人。這個家伙,或許真能救自己。

      思忖良久,秦天河從牙縫里擠出來幾個字:“女媧……補天!”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追書云”,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