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言情 >

      唐詩薄夜by盛不世小說_妖孽總裁的萌寶嬌妻無彈窗閱讀

      唐詩薄夜by盛不世小說_妖孽總裁的萌寶嬌妻無彈窗閱讀

      作者:盛不世

      類型:言情

      大小:11.9MB

      時間:2018/10/29 10:39:49

      內容概述:《妖孽總裁的萌寶嬌妻》是由“盛不世”所著,主角是唐...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5420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妖孽總裁的萌寶嬌妻》是由“盛不世”所著,主角是唐詩、薄夜,五年的婚姻里,他從未相信過她,若不是她的出現,她的心機手段,他也不會失去他的心尖人,活的這般痛苦。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小說閱讀_

      第一章:她若死了,你來陪葬!

      安謐死了。

      唐詩怔怔地坐在床邊,看著薄夜丟給她的那張離婚協議書,只覺得全身冷得發抖。

      一小時前,他掐著她的脖子問她,“安謐是不是你推下樓去的?”

      一小時后,他叫了律師過來起草離婚協議,將合同劈頭蓋臉砸在她身上,“唐詩,你這輩子都欠她兩條命!”

      沒錯,是兩條。安謐懷孕了,是薄夜的孩子。

      唐詩是誰,是薄夜的正版妻子,卻也只是個笑話。

      她紅著眼睛看向薄夜,整個人都在不住地哆嗦,“不是我推她下去的,你要我說多少遍!”

      薄夜沒聽,就這么無情地睨著她,像是在看一個笑話似的,“你覺得現在解釋有用嗎?”

      沒用,已經晚了!

      薄夜認為是她干的,就是她干的!不管她做什么解釋,都比不過一個已經死掉的人!

      唐詩忽然間就笑了,站起來抓著筆就開始在合同上簽字。

      離婚對嗎,好!

      “薄夜,我唐詩愛了你十年,就當我這十年是個笑話。從此以后橋歸橋路歸路!”

      愛給你,心還我!唐詩忍住自己的眼淚,偏偏要笑得比誰都驕傲,直接在合同上簽下字。

      薄夜看著她,冷笑更甚,“你不會以為,單單只是簽個離婚協議就完了吧?”

      唐詩臉色慘白,“你還想做什么!”

      “我要你們唐家給安謐陪葬!”

      男人冷酷無情地宣告著一個事實,“明天起,唐家將會迎來煉獄!”

      唐詩整個人跌坐回床邊,不止地發著抖,她看著眼前這個面容妖孽的男人,明明五官深刻凜冽,眉眼都是她深愛的樣子,可是忽然間就覺得看不清他了。

      五年暗戀,五年婚姻,她在他的人生里也曾經留下那么長的足跡,可現如今為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他要將她打入深淵。

      “只有我一個還不夠嗎?”

      唐詩紅了眼睛看向薄夜,“為什么要對唐家出手!我爸媽待你如同親生一般,我們唐家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情!”

      “安謐的死,就你們唐家做的最對不起我的事情……”

      薄夜狠狠捏住唐詩的下巴,笑得如同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用手段強迫我娶你還不夠,現在連她的命都要取了,唐詩,我到底沒你狠!”

      如同一碰冷水當頭潑下,唐詩渾身發顫,“在你眼里我是這樣的嗎?”

      “在我眼里?”

      薄夜像是聽見了笑話一般,帶著恨意的眼神掠過唐詩的臉,“你也配入我眼?唐詩,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從今天起,你就要為安謐的死付出代價!”

      外面開始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點摔在窗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伴隨著雨聲徒然加大,唐詩的心越來越冷,她用痛到極點的語氣喃喃著,“薄夜,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對不起我……”

      薄夜心口突然間就酸澀了一下,可是很快男人就恢復了那副無情的樣子,唯有一雙眼睛,帶著鮮明的恨意,“對不起你?唐詩,這輩子,是你對不起我!”

      恰逢天邊炸開一道驚雷,炸得唐詩耳邊嗡嗡作響!

      她忽然間失了力氣,倒退兩步,伴隨著雨聲的加大,眼淚無法停止地洶涌而出。身邊男人拿了合同就摔門離開,房門被關上那一刻,如同兩個世界被徹底隔離。

      從此,她的世界分崩離析。

      第二章:跪下贖罪,情深是罪!

      這幾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謐下葬那天也有著毛毛細雨,很多人都跟著來了。薄夜說什么都要按著唐詩讓她跪在安謐的墳墓面前,像是鐵下心讓她跪到死。

      唐詩掙扎著,卻被男人狠狠甩了一巴掌,“少來裝什么無辜,你最沒資格裝無辜!”

      唐詩忍著疼,忽然間就笑了。

      細雨中,女人笑得細長而絕望,薄夜不管不顧上前狠狠一腳踹在她嘴角,唐詩整個人翻滾出去,嘔出一口血來。

      薄夜的皮鞋出現在她的視野里,她望著他,忽然間心里就沒了那種感覺。

      多狠啊,這樣的男人,到底是自己錯了……

      錯就是錯在愛上他!

      唐詩咬牙,“你別想我對著她下跪!”

      “你犯下的罪,跪都是輕的!”男人暴怒著拎起她,又狠狠將她摔回地上,可是唐詩沒喊一聲疼。

      她笑了,“你在外面一堆情人小三我當做看不見,你天天新聞報紙傳緋聞我也當不知道,我這個妻子做得跟條狗一樣,你做人有沒有一點良心?我對安謐起殺心?她安謐算什么人?比家世比學歷比背景,她抵得上我唐詩一根手指頭?”

      “你總算露出真面目了……”

      薄夜拿鞋尖挑起她的臉,“我今天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話音剛落,門口就出現了一排警察,在唐詩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沖上前,將她按住,干脆利落地套上了手銬。

      看著手上鐐銬的時候,唐詩忽然間全身都開始掙扎起來,“你們放開我,你們憑什么抓我?!”

      “殺人兇手!殺人兇手!”

      “呸!還是唐家小姐呢!”

      “喪盡天良!真是人心險惡!”

      “薄少有這么個老婆真是倒霉!”

      記者和鏡頭齊齊對著她,將她的驚慌失措悉數捕捉在內,唐詩慘白著臉,像是丟了魂一般,“誰讓你們抓我的?誰?”

      “呵?你覺得,沒有十足的證據,在這個法制國家,他們會隨便冤枉你嗎?”

      男人的聲音從背后傳來,轉過身來的時候他手里捧著一個骨灰盒,穿著一身高級定做的西裝,如同帝王一般重新回到唐詩的視野里。

      唐詩紅了眼睛,“薄夜,你派人抓我?”

      薄夜似乎是笑了笑,“我只不過還給安謐一個真相。警方和我一起看了監控錄像。”

      “真相?真相?”

      唐詩像是聽見了什么笑話一般,忽然間開始大笑起來,所有人都在指責她,又顧忌她現在癲狂的樣子,直播鏡頭將她這般瘋魔的模樣統統拍了下來,十三億人,她在十三億人面前像個惡鬼。

      手上的手銬被她掙得作響,唐詩沖著薄夜大喊,“薄夜!你這個人有沒有一點良心!五年夫妻情誼,哪怕是條狗也不會讓人這么侮辱!”

      “侮辱?”

      薄夜上前,一把扣住唐詩的下巴,“是你自己做的罪行,怎么能叫侮辱?”

      “我說了沒有,你憑什么抓我!”唐詩慘笑一聲,最后的掙扎已經改變不了什么,在他眼里印出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可笑。

      啪的一個巴掌,熟悉的刺痛感襲來,唐詩滾落大顆的眼淚,忽然間,她兩只手一把搶過薄夜手里的骨灰盒,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它打落!

      “薄夜,我告訴你,這輩子,我都不屑去做那種事情!你不信我便不信我,但我絕對不會容忍一個死人騎到我頭上來!你早晚會有報應!”

      薄夜發瘋一般怒吼一聲,將唐詩死死掐住,“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殺了我啊!”唐詩慘笑一聲,“你這么信她,甚至不顧我的清白,你還有什么做不出來?你不就是仗著我愛你嗎!你不是要誅我的心嗎!來啊,反正我心上都千瘡百孔了,也不介意你再補一刀下去!”

      警察上前將唐詩用力拖下,拖著她拽向警車。大家看著一場鬧劇,看著那個面容俊美的男人臉上猙獰恐怖的表情,只覺得人心惶惶。

      薄夜死死盯著唐詩的背影,“唐詩,你這輩子拿來贖罪都不夠!”

      唐詩大笑兩聲,眼淚生生逼了出來,“薄夜,你會后悔的!沒準安謐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你的種呢!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不知道為什么忽然間下起了大雨,冰冷的雨滴落在每個人心頭。頃刻間越下越大,如同老天動容震怒!

      滔天大雨劈裂她的身軀,唐詩被按入車內,發瘋般的笑聲卻止不住地傳出來,扎在下葬現場每個人的耳朵里!

      “薄夜,我若不死,我只愿再也不要見到你,我若死,這便是我無上的幸運!”

      百無一用是情深,不屑一顧是相思!

      她明白了,她終于明白了!薄夜根本沒給她留活路,離了婚,就把她關進監獄,一輩子,她都為她的愚蠢付出了代價!

      唐詩笑得咳血,警車窗戶被搖下的時候,無數鎂光燈照過來拍她這副瘋癲的樣子。可是她卻不管不顧,視線死死鎖住薄夜。

      “我錯了。”

      她忽然間就沒了鬧下去的力氣,她說,“薄夜,我發現我真的做錯了……”

      薄夜上前,剛想說什么,卻見女人抬起頭來,無神地看向她,整片世界都在她眼里慢慢摧毀著,“薄夜,我做的最錯的事情就是愛上你……”

      五年婚姻,五年的愛戀,一夕之間,化成碎片!

      他當真是半分信任都沒有給予過他,所以這樣殘忍無情,將她打入地獄,將她的全部付出都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薄夜,你這輩子,欠我太多!!

      警車在暴雨中開過,唐詩的嘆息如同很快就被雨水打散在空氣中,就如同她最后那一眼,虛無縹緲而又絕望麻木,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明明該是高興的,替安謐報了仇……可是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薄夜倒退了兩步。

      背后有風呼嘯而過,冰冷雨水落在肩頭涼進心里。

      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心口為什么就像是缺了一塊,聽著她這樣喃喃自語,仿佛針扎一般難受……?

      第三章:五年以后,故人未還。

      十二歲的時候唐詩曾和薄夜開玩笑說長大了要嫁給他,二十二歲那年她終于如愿,可那一年,安謐登堂入室,她才知道,原來薄夜心里一直都有其他人。

      而她,也不過是一個幌子罷了。

      安謐是他心上人,那她是什么呢?什么都不是。新婚夜里薄夜飛往國外陪安謐度假,唐詩坐在房間里,一個人靜靜地等了一個晚上。

      直到天光大亮,她終于明白,有些人,是等不回來的。

      這段一個人的婚姻她走了五年,才知道撞破南墻頭破血流原來是一件那么疼的事情。

      薄夜,我可以不管時間不顧顏面繼續等你下去,可是你卻如此待我,五年婚姻孤城換來五年監獄牢籠,摔碎至破爛的人生你如何還我,如何還我?

      唐詩從噩夢中醒來,捂著自己的胸口不斷地深呼吸,做夢又夢見過往種種,如同夢魘,讓她脫不開身。

      這段回憶總是在她最無防備的時候卷土重來,每一次,唐詩都要重新經歷一次那種痛苦。

      “媽媽,你又做噩夢了嗎?”

      唐惟在她清醒時分乖巧地去溫了一杯牛奶,隨后遞給她,“要我給你講故事嗎?”

      他聰明懂事得過分,讓她覺得愧疚和心疼。

      唐詩揉了揉唐惟的臉,“媽媽給你講故事吧?你想聽什么?”

      “我不想聽故事,如果媽媽想聽,我可以講給你聽。”唐惟對著唐詩說,“舅舅給我講了一大堆。”

      舅舅是指唐詩的親哥哥,當年唐詩在監獄里生下小孩,是她哥哥拼死從監獄里把唐惟救出來的。

      “都怪媽媽沒時間陪你,還是舅舅好。”

      唐詩將牛奶喝完放在床頭柜上,“明天周末,我們正好和舅舅一起去游樂園玩怎么樣?”

      唐惟的臉簡直是薄夜的縮小版,不過薄夜的眸子太冷了,可是唐惟的不一樣,他的眼睛相當漂亮,而且溫柔得過分。

      唐惟小小年紀就懂了太多大人才懂的道理,所以才會讓人那么心疼他。

      說到去游樂園唐惟就很雀躍,唐詩將他抱在懷里,閉上眼睛深呼吸。

      長夜漫漫,黎明難來。

      ******

      第二天出門的時候她將唐惟打扮得相當帥氣,如同一個風度翩翩的小紳士,這模樣讓唐詩很得意。

      “天底下肯定沒有不喜歡我們家唐惟的女孩子!”

      “我也這么覺得!”

      小唐惟相當自戀地摸了摸下巴,“都怪我媽媽漂亮,才把我生的這么好。”

      “小嘴挺甜啊,走,我們去找舅舅。”

      唐詩哥哥唐奕現在在開了一個獨立的設計工作室,這幾天正好接了一筆大單子,睡覺也都在工作室里睡了,唐詩將唐惟抱上車,系好安全帶,就將車子開向高架。

      從監獄里出來后,唐奕把她接了回去,兩個人一邊打聽著父母的消息,一邊就這么各自養活著彼此。

      曾經的唐詩是天之驕女,才驚艷絕,年少時一幅設計手稿打動了國外最大的藍血品牌,要求她參與設計春季高定,后來她便星光熠熠越走越好。

      大概遇見薄夜是她人生的劫,她那么驕傲的一個人,為了他變成了一個如此狼狽不堪的笑話。

      五年牢籠,不過就是一場重頭再來罷了。誰都別想,踩碎她的脊梁!

      換個藝名,和自己的哥哥一起開了工作室,現在也算是日子過得游刃有余,不能說多富有,但是養活一個唐惟還是沒有壓力的。

      唐詩很慶幸自己不是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她有頭腦有才華,隨時隨地都可以重來。

      薄夜毀了她五年,休想再毀掉她更多!

      開車的時候唐詩打開了車載電臺,唐惟在一邊轉換臺,結果正好報導播放著關于薄夜的消息——“據知情人士透露,薄家大少薄夜將于本月月底來藍城和葉氏集團合作,兩家公司都于五年前上市,現在資本雄厚財力鼎盛……”

      還沒聽完唐惟就直接切了。

      唐詩愣了愣,“額……你不喜歡?”

      “我不喜歡。”唐惟想都沒想,“那個薄夜,是我爸爸吧?”

      孩子太聰明怎么辦?打一頓會不會變蠢點?急,在線等。

      唐詩干笑著,“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嗎?”唐惟指了指自己,“媽咪,我看電視報道的時候見過他的臉,你再看看我的臉。”

      事實證明他們是父子這個問題原來一個五歲小孩都能看出答案!

      唐詩看了眼唐惟,“為了防止薄夜某天把你騙回去,我決定今年過年帶你去外國整個容。”

      唐惟說,“沒用的,薄家大少想認我,肯定會連著DNA一塊查了。”

      他娘的!她兒子怎么能這么聰明,當媽的壓力很大啊!

      唐詩繼續尬笑,“哈哈哈哈,你真聰明。”

      過了一會,唐惟幽幽地說,“媽媽,你可以不用擔心,我不會跟著他走的。”

      唐詩差點一腳踩下剎車,轉頭去看唐惟的時候,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抖,她說,“你怎么突然說這個?”

      唐惟很認真地看著唐詩,“我只想跟在媽媽身邊,別的人我不要,哪怕是爸爸我也不要。”

      唐詩眼圈都跟著紅了,“臭小子,誰教你的?”

      唐惟迅速賣隊友,“舅舅教我這么哄你開心的,說還能騙到零食。”

      唐詩把喇叭拍得叭叭響,狗日的哥哥,把她的感動還回來!

      二十分鐘后,三人在游樂園門口集合,唐奕牽著唐惟去買票,就留著唐詩一個人立在原地,笑著看著他們一大一小的背影。

      此時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他們身后開過——

      薄夜的視線一頓,忽然間吩咐司機道,“停一下!”

      司機措不及防踩了剎車,問道,“薄少,什么事……”

      薄夜再回頭去看的時候,寬闊的大馬路上已經沒有了剛剛的人影。

      是自己眼花了嗎……為什么會突然間覺得那個背影那么像她?

      煩躁地閉上眼睛深呼吸,薄夜說道,“繼續開。”

      “是……”司機又開始發動車子,薄夜靠在車椅上,眸光被分割地支離破碎。

      五年了,為什么還會想起她的背影?

      第四章:他很像你,是你兒子?

      今天唐惟在游樂園里玩得很開心,比起之前他裝著老成令人心疼的模樣,現在的他更像個孩子,無憂無慮地笑著,仿佛沒有任何憂愁煩惱。

      三個人在結束游玩后回到停車場,唐詩站在停車場出口抱著唐惟等她哥哥開車出來,高挑細長的身影惹得一輛開瑪莎拉蒂的車主對著她按了幾聲喇叭,“美女,要過來一塊嗎?”

      唐詩沖坐在里面的帥哥笑了笑,還沒來得及說話,她懷里的唐惟就說,“不用了,我媽咪有人接!”

      靠,這個臭小子!

      江歇剛想說可惜了這么漂亮的姑娘已經結婚生子了,結果在看見唐惟的臉的時候,整個人懵逼了!

      他直接把頭探出了車窗,和唐惟大眼瞪小眼,“臭小子,你說什么?”

      這小孩子怎么長的跟……跟薄夜一模一樣!

      有沒有搞錯啊!怎么會突然間冒出來一個這么像的小孩!這該不會是薄夜以前的風流債吧!

      江歇頓時把目光轉向唐詩的臉,這一下,他終于記起來她是誰了!

      五年前他還沒來海城的時候,就聽說過一件大事兒,海城的太子爺薄夜大義滅親,把自己老婆送進了監獄。

      他老婆是誰?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那個才華橫溢氣質高傲的唐詩!

      江歇還在發呆,后面唐奕開車子上來,見他堵在外面不走,按了幾聲喇叭,他這才回過神來,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

      他真的沒看走眼,媽的,太像了,這他媽要說不是薄夜的種,他也不信!

      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張照片,就趕緊開車走了,透過后視鏡看見唐詩上了跟在他后面的一輛車,記下號碼牌后,他就單手發送了一條消息給自己的好兄弟。

      【江歇:老夜老夜!你他媽是不是有種在外面流浪啊?】

      【薄夜:……你喝多了嗎?】

      江歇直接發送了一張照片過去,是唐詩抱著唐惟站在馬路邊的樣子,她身子細長高挑,頭發被傍晚的風吹得飛起,踩碎身后一片夕陽。正笑著抱著懷中的小孩,眉目依舊精致細巧,一臉歲月靜好的模樣。

      幾乎是沒隔幾秒,就有電話打過來,江歇接通就聽見薄夜在另一端怒吼,“你在哪兒看見的?”

      “歡樂谷啊!”江歇報了一串車牌號,方便之后薄夜順著車牌號去查,隨后繼續說道,“他們上這車了!我靠,我一看都嚇了一跳,后知后覺才想起來的。我和你說,那臭小子簡直他媽跟你一模一樣,不是你兒子我都不信!”

      對面薄夜直接掛了電話,派人去定位那串車牌號,手指死死抓著手機,不知道是因為亢奮還是憤怒,薄夜的表情變得陰森可怖。

      唐詩!你竟然有膽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

      五年了,他竟然不知曉,他和唐詩還有個孩子!一直以來,他都只想要他和安謐的孩子,可是那個孩子已經回不來了……連著安謐一起……唐詩這個孩子到底是什么時候生的……?是當年在監獄里嗎……?

      一想到了監獄,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來,五年了……唐詩坐牢已經整整五年了。

      第五章:登堂入室,搶走孩子!

      唐奕把自己妹妹和小侄子送回家后就要回工作室,說是要回去趕稿子,順路把車子開走了,唐詩把冰箱里的盒飯拿出來給他,“你別太累了啊。”

      唐奕說,“養你是挺累的。我連老婆都還沒下文呢。”

      唐詩一把將自己的哥哥關在門外面,身后唐惟在沙發上笑,“舅舅老光棍!”

      唐詩也笑了,“今天玩得開心不開心啊?”

      唐惟點點頭,“開心——!!”

      “開心就好,要知道回去……”

      “回去和舅舅說謝謝。”唐惟睜著眼睛,“我明白的,媽咪。”

      唐詩覺得自己能生出這樣一個聰明的小孩子簡直就是中了五百萬彩票!

      收拾了一下屋子剛打算睡覺,門口就響起一陣門鈴聲。

      唐詩還在擦地板,就喊著唐惟去開門,唐惟跳下沙發,邁著小短腿過去,“是不是舅舅忘帶東西了啊……”

      剛打開門,看見對面那張臉的時候,唐惟的表情就一下子變了。

      薄夜也沒想到會是他過來開門。他幻想過很多見面的方式,五年不見,或許唐詩會一臉冷漠,或許會滿眼陌生,也有可能還是在恨著他,但是他沒想過,會是他兒子來開門。

      唐惟一看見薄夜的臉,心里頓時一緊,下一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把門摔上了。

      草!薄夜生平第一次登門入室,結果被人家直接摔門關在外面!

      還他媽是個小屁孩!

      不過心里想想自己兒子的確挺有自己風范的,又傻逼呵呵欣慰了一把,再一次敲門。

      這個時候聽見唐惟的聲音傳來,“媽媽,外面沒人,可能是鄰居的惡作劇!”

      薄夜怒了,臭小子從哪里學的睜眼說瞎話!!

      于是他干脆直接一腳踹在門上面,這一次下了唐惟一大跳,他頂著門,看著屋子里的唐詩,“媽咪……門口有個壞人……”

      “怎么了?”唐詩過去一把抱住唐惟,這孩子怎么這幅表情?心里想到他們母子二人過日子或許是會引來不法分子,于是后退幾步,唐惟在她懷里死死抱住她。

      “媽咪,別怕,是薄家大少。”

      唐詩的心,倏地一下冷了!

      薄夜怎么會過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唐惟的?他上門……是不是來搶走孩子?

      想得多連著眼眶都跟著紅了,唐詩咬咬牙,“小寶放心,媽媽絕對不把你交給壞人。”

      聽了這句話,唐惟落在地上,干脆大大方方去開門。薄夜正想踹第二下的時候,就看見門一下子又開了,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屁孩站在那里,皺著眉毛一臉警覺地看著他,“你找我有事嗎?”

      嚯!這都直接挑明開頭了!看來這孩子什么都知道啊!

      薄夜也冷笑,“怎么,不請你爸爸進去?”

      “我沒有爸爸。”唐惟迅速地反擊,“這五年都是我媽媽領著我過來的,我沒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

      唐詩一聽這話眼睛又紅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薄夜站在門口和唐惟對視,“你不需要爸爸?”

      “薄大少,我媽咪和我一向都安安穩穩,沒有犯事兒,您找我們什么事,麻煩立刻告知,說完就請回去吧。”

      唐惟學著其他人喊他薄大少,聽在薄夜耳朵里,怎么聽怎么不舒服。

      這小孩子是不是唐詩教的?教他這樣陽奉陰違。

      薄夜怒了,干脆直接進來,看見唐詩站在客廳里,頓時,分離五年所有情緒一下子涌上心頭。

      唐詩看著他的眼里帶著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怕和痛,讓他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

      “好久不見。”

      他如是說道。

      唐詩沒回答,唐惟見攔不住他,干脆跑到自己媽媽身邊,拉著她的手說,“媽咪不怕,我們去睡覺吧。”

      母子二人一起轉身,打算直接無視薄夜。

      “站住!”

      帶著怒意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唐詩渾身一顫,連唐惟都察覺到了她的手在顫抖。

      薄夜怒極反笑,“這個小孩的事情,你不打算跟我解釋解釋?”

      “解釋什么?”

      唐詩看著薄夜,聲音發顫,“我都坐了五年牢了,你為什么還不肯放過我?”

      坐了五年牢!毀掉了她對他的全部的愛和期待!

      薄夜瞇著眼睛,似乎不滿意這個反應,“你坐牢是你罪有應得,裝什么委屈?”

      唐詩眼眶一紅,轉過身去,對著薄夜道,“是么?是啊,那你現在過來倒貼我做什么?我這種有前科的女人,還值得你登堂入室?”

      “你當然是不值得。”薄夜上去一把抓住唐惟的手,“但是他值得!”

      唐詩忍著自己不要掉眼淚,可是唐惟竟然出奇的冷靜,他就這樣看著薄夜,輕聲道,“薄大少,請放手。”

      用的是請這種字眼,如同針刺一般扎在薄夜的心口。

      他說,“叫我爸。”

      “我沒有爸爸。”

      唐惟抬頭,竟然笑了,“我只有一個坐了五年牢的媽媽。”

      那一刻,薄夜承認,他輸給了一個孩子。

      唐詩一個字都不用說,可光是唐惟一句話,就叫他萬箭穿心。

      五年牢而已,唐詩害死了他的孩子和他的愛人,憑什么現在一臉受害者的模樣來質問他?!

      他忽然間就想起五年前唐詩被帶走時對他說的話。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薄夜心口一緊,下意識去看唐惟,忽然間問出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孩子你是什么時候生的?”

      “還用問嗎?當然是監獄里啊。”

      唐詩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眼里只有安謐,你怎么會關心我有沒有懷孕?是啊,沒準唐惟都不是你的小孩子呢,在你眼里,我可不就是個女表子嗎!”

      薄夜大怒,放開唐惟狠狠掐住唐詩的脖子,“五年不見,你還是這么賤!”

      唐詩用左手去推薄夜,令他震驚的是,她的左手上竟然有著繭子。

      唐詩一直都是用右手的,為什么……

      想到什么事情一般,薄夜伸手就去抓她的右手。唐詩尖叫一聲,突然間就情緒激動,“你放開我!”

      唐惟也紅了眼睛,“放開我媽咪!”

      袖子被人掀起,露出一截纖細得輕輕一捏就仿佛會被折斷的手腕,曾經這雙手是唐詩的驕傲,她畫設計圖紙的時候,全世界都在她眼里閃閃發光,可是現如今——手腕上交錯縱橫的疤刺進他的眼睛,薄夜終究沒忍住震驚,瞳仁狠狠縮了縮!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網易云閱讀”,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