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言情 >

      《愛你是件奢侈的事》季淮南溪丨蘇婷婷小說

      《愛你是件奢侈的事》季淮南溪丨蘇婷婷小說

      作者:蘇婷婷

      類型:言情

      大小:11.9MB

      時間:2018/10/29 10:34:56

      內容概述:《愛你是件奢侈的事》是由“蘇婷婷”所著的一本小說,...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20783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愛你是件奢侈的事》是由“蘇婷婷”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主角是季淮、南溪,恐怖的記憶隨著他的動作襲上心頭,在外人看來,她和季準是夫妻,只是一年來都不曾有孩子,他們不恩愛,甚至很少同框出現,所以外界傳言季準從不碰她。但真實情況是,季準不是不碰她,而是將她當成一個發泄工具。

      季淮南溪小說_愛你是件奢侈的事在線閱讀

      第一章 見死不救

      “噠噠噠——”

      “啪嗒啪嗒——”

      午夜時分,兩道腳步聲相互交疊,越來越快。

      街道上悄無聲息,道兩側的店鋪全部關門,只有時明時暗的路燈恍惚的閃爍,氣氛詭異。

      南溪抓緊了包,又加快了腳步,只是她越是加速,身后的人速度也越快,路燈的光斜照出身后的人的身影,不由讓她心中狠狠一顫。

      那是個身材魁梧的男子。

      她被跟蹤了!

      今天是南溪好朋友的生日,本想著聚餐的地點離家挺近,就沒叫司機來接,沒想到這男人從她一出餐廳就跟在身后,一跟就是十多分鐘!

      南溪慌張的看向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

      而,就在這時,一輛車快速行過,車燈照射,南溪看得分明,車里坐的就是季準,她的丈夫!

      “季準,快救救我,我被人跟蹤!”南溪追著車跑,那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不抓住,她就危險了。

      可是,季準目光直接從她身上掠過,冷淡的沒有絲毫情緒,甚至…還帶著深深的厭惡,對于南溪的求救,他絲毫不在意,就好像在看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季準!季準,救我!”南溪拼命喊著,追著車跑了好幾十米,直到身上的力氣用光,但那車卻沒有半分停下的跡象。

      隨著那輛車漸漸消失,南溪的心也沉入冰冷的海底,她狠狠咬著唇,覺得心都在滴血,胸口好像壓著塊大石頭,讓她喘不上氣。

      為什么?為什么不救自己,今天就算是個陌生人,憑他的性格都會相救吧,難道結婚一年,她在他心里連個陌生人都不如?!

      可現實殘酷,她尚還沉浸在季準為何要這樣殘忍的對待自己時,耳中便突兀撞進一個陰笑的聲音:“沒想到你還跑的挺快,老子好頓追,差點讓你跑了!”

      聽著那大口喘息的,帶著濃郁男人氣息的聲音,南溪渾身一顫,腦袋嗡地一聲,恐懼襲上全身,手中的包一下掉在地上。

      完蛋了,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南溪猛地轉身,就見那身材魁梧的壯漢已與自己近在咫尺,yín笑的眼中充滿了情yù,壞笑道:“小美女你長得可真好看,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從了我,沒準我還能溫柔些,啊?”

      “不要,不要,不可以!”南溪不停搖頭,聲音顫抖,腳步不自覺的往后退,卻怎么都離不開那男人高大身形的陰影。

      “那種男人有什么好,對你見死不救,不如你就跟了哥哥我吧!”

      男子一把大力抓住南溪的手,將她拖到墻角按住,臉色通紅,雙眼布滿紅血色,沉重的呼吸帶著濃濃的情yù,摸樣如狼似豹,真的好可怕。

      南溪手被他掐得通紅,任憑她如何拼命掙扎,都沒能逃脫男子的魔掌,她嘶喊著:“不!季準不可能不救我,他一定會回來的!”

      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流出,南溪心中苦澀,更覺得自己傻。

      南溪啊南溪,你都快被人強jiān了,竟然還在為那個男人辯護,你真傻,真蠢,真是下賤!

      第二章 險失清白

      “你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季氏集團總裁的夫人,你若敢對我動手,我老公是不會放過你的!”南溪掙扎著,不能就這樣被這個男人毀了清白!

      可是,面對傀儡的壯漢,南溪就是待宰的羔羊,男人狠狠掐住南溪的胳膊,壞笑道:“季氏集團的夫人?呵呵,那你老公剛剛怎么連救都不救你?別說救你了,你們結婚一年,他連碰都沒碰過你吧?他對你多厭惡,你心里最清楚!”

      南溪吃驚的瞳孔猛的一縮,忙問道:“你到底是誰?!”她和季準的事,這男人怎么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別管我怎么知道的,不過看在你這么可憐的份上,可以告訴你有人出了高價讓老子來搞你,你覺得那會不會是你丈夫?”男子一邊陰笑著,一邊上下其手,大力的撕開南溪的衣服。

      南溪放棄掙扎,沁滿水光的眼睛緩閉上,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任由男子在自己身上動手,身上的痛遠不極心里的痛來得兇猛。

      南溪至始至終只愛這么一個男人,不顧全世界的反對。

      她想,只要她足夠愛她,就算再冰冷的心也能捂熱,總有一天她會等到季準愛上自己。

      她沒了尊嚴,沒了底線,沒了原則,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一片癡心,換來的卻是這樣的下場。

      和她同床共枕,朝夕共處一年之久的丈夫,竟然找人強jiān自己?!

      然,就在南溪心若死灰,再也不想反抗時,一道聲音在空曠的巷子中響起。

      “住手!干什么呢!”

      南溪心中一喜,原本熄滅的火苗又復燃起來,可當她尋著聲音望向小巷深處時,卻無比失望。

      眸光漸漸黯然,來的人,不是季準,而是附近巡邏的警察。

      “媽的!”男子低低咒罵了一聲,好像丟垃圾一樣,粗暴的將南溪甩在地上,“算你娘的運氣好!”

      警察趕過來時,男子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他扶起地上的南溪,關心道:“小姐,你沒事吧,這段時間附近治安不太好,最好不要自己一個人走夜路。”

      南溪整理了下凌亂的衣服,身上的襯衫被那人撕得亂七八糟,還好能蔽體,白皙的皮膚上大大小小的青紫痕跡,都是那男人掐的,但這些痛,這些委屈,遠比不上心中的痛來得徹底。

      南溪和警察道了謝,他堅持送自己回家,路上又說了好些女孩子獨自走夜路時怎么保護自己云云。

      但南溪卻是半個字都沒聽進去,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男子剛才說的話,恨不得馬上到家,她要問問季準,為什么要這樣傷害自己?她南溪到底哪里做錯了,非要遭到他這樣非人的對待!

      幾分鐘后,季宅。

      奢華的別墅內亮著昏黃的燈,車庫里,那輛剛剛從她面前路過的車靜靜的停著。

      南溪知道,季準回來了,現在就在家里。

      可剛剛還信心滿滿,準備好好質問一下季準的南溪,站在門口的瞬間卻膽怯了,身上的力氣盡數抽走,她甚至沒有勇氣開門。

      只因這段婚姻太脆弱,甚至經受不起一場有理有據的質問…

      第三章 為什么不救我?

      別墅門外,南溪深呼吸兩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緩緩推開門。

      沙發上,季準還沒來得及換衣服,白色的襯衫領口微微解開兩個扣,下擺利落的束在西裝褲中,更顯得他身材挺拔高大,他一手拿著平板看今天的財務報表,整個人渾身的氣場沉靜的可怕,不容許任何人打擾。

      南溪覺得自己很沒出息,自從十五歲那年在南家遇到季準后,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這個男人,至死方休,不知悔改。

      她知道自己身份尷尬,她是南家的私生女,母親只是個不入流的小演員,這樣的她怎么能配得上身份尊貴的季準,所以暗戀季準的五年,她從沒敢跟他說過一句話,甚至連看上他一眼,都覺得奢侈。

      直到,那件事發生…

      “季準,我有事要跟你說。”南溪沉聲打斷靜默的空氣,即便她知道,季準最討厭別人在他工作時打擾,但這次她不想再軟弱,她一定要問個清楚。

      果然,季準劍眉微皺,俊俏的臉上滿是不悅,卻沒有抬頭,依舊注視著平板冷冷道:“有什么話快說,我沒那么多時間聽你廢話。”

      “剛剛在路上,車里那個是你嗎?”南溪強忍著心中的刺痛,盡管強壓著心痛,但還是掩蓋不住聲線顫抖,“你看到我了嗎?”

      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只覺得悲哀:“所以,你是聽到我的求救聲了,對嗎?”

      “聽到又如何?”季準冷笑一聲,抬起頭,目光陰冷厭惡的看向南溪,“就算不救你,你不也回來了?”

      季準渾身的氣場驟然變的冷冽,厭惡的目光掠過南溪身上被撕得凌亂的衣服,還有白皙皮膚上的青紫掐痕,眉頭又緊了緊,厭惡的眼神越發濃重,不悅道:“不惜毀了自己的清白也要回來當季太太,南溪,你可真夠下賤!”

      南溪呼吸一滯,委屈的眼眶一紅,眼淚在眼圈打轉,委屈道:“季準你說的那是人話嗎?要不是碰巧有巡警路過,我就被那人給…!”

      她呼吸越發急促,被冤枉心里憋著一口氣,小臉漲得通紅,咬牙道:“我知道你討厭我,但就算再討厭我,你也沒必要找人半路劫持強jiān我吧?季準,難道我南溪的感情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錢,我的真心可以隨便踐踏,隨便糟踐嗎?”

      和季準相處的一年,為了成為能跟他比肩的優秀的人,南溪每天都在努力學習。為了讓季準喜歡上自己,她放棄了尊嚴,一次又一次讓步,她受的委屈夠多了!

      聽著南溪的話,季準臉上的陰沉越來越重,他額邊的青筋凸起,一把伸手扼住南溪纖細脖子,她呼吸不過來,一度窒息,伸手想掰開他的魔爪,然而他用盡了全力,一副恨不得她立刻去死的模樣,南溪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季準居高臨下,冷冷的注視著她,一字一頓道:“第一,我沒找什么人半路劫持強jiān你,少把屎盆子尿盆子往我身上扣,第二,我討厭你是真的,就是喜歡踐踏你的感情,那又如何?你若不滿大可以跟我離婚,我巴不得呢!”

      第四章 病危

      “我很累了…”南溪悻悻笑著,轉身就要走,季準卻長臂一伸,一把將她拉到沙發上按住。

      季準面無表情的看著南溪,英俊的臉上滿是陰沉和兇狠。

      往日痛苦的記憶一股腦涌上心頭,讓南溪狠狠一顫,她永遠忘不了這個表情,還有那段恐怖的回憶。

      新婚之夜,她以為季準不會碰自己,但是沒想到,他會以那樣冷酷的方式對待自己。

      “南溪,這是你該得的懲罰!”

      季準手一用力,粗暴的扯開南溪身上的裙子,她恐懼害怕,掙脫著想要逃離他的魔爪,可她哪是季準的對手?

      雙手被剪在后面,冰涼的唇不帶一絲溫度貼在她脖頸上,讓南溪瞳孔一縮。

      “不要…”

      恐怖的記憶隨著他的動作襲上心頭,在外人看來,她和季準是夫妻,只是一年來都不曾有孩子,他們不恩愛,甚至很少同框出現,所以外界傳言季準從不碰她。

      但真實情況是,季準不是不碰她,而是將她當成一個發泄工具。

      “別…求你…”南溪低低的吟聲傳來,柔弱的好像會被風刮散,季準將她翻過來,那張白皙俏麗的小臉上,布滿了淚痕,嬌小的身子被他折磨的不成人樣兒。

      身上隨處可見或青或紫的痕跡,但季準卻對她沒有一絲憐憫,怎么隨心,怎么舒服,怎么來。

      季準低下頭,對上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中突然一陣煩悶。

      這個女人憑什么露出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她親手殺死自己姐姐的時候怎么不是這幅表情?如果不是她,他現在一定和南秋幸福的生活在一切,都是這個該死的女人!

      季準伸手捂住了那雙清澈的大眼睛,為什么明明是個惡毒的女人,卻有一雙亮的刺目的眼眸。

      時間一點點過去,季準面無表情的下床,冰冷的背對著南溪穿衣服,一言不發。

      南溪一身狼狽的躺在沙發聲,像個被玩壞的娃娃,雙眼空洞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她不止一次的捫心自問,這樣的男人,真的值得自己這樣付出,這樣愛嗎?

      明明經歷了一場歡愛,但她渾身好像剛從冰水里撈出來,蓋被多少被子都無法掩蓋身上的冷意。

      季準穿好衣服,撇了眼沙發上的南溪,目光冷淡,而就在他正準備轉身離開時,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看到手機屏幕上閃爍的來電顯示時,季準瞳孔一縮,面色緊張的接聽,沉聲道:“出什么事了?”

      “總裁,老爺病情告急,醫生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您還是過來醫院一趟吧!”

      “好,我知道了。”

      房間里很靜,季準電話聽筒的聲音不小,南溪也聽得一清二楚。

      她騰地起身,不顧身上的痛,拉過季準的衣角急切道:“爺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季準眉頭一皺,厭惡的扯回衣服,沉聲道:“心臟病手術大出血,現在在醫院里搶救,情況不太好。”

      “你要去醫院嗎?我也跟你一起,等我五分鐘!”說完,也不等他回答,徑直起身開始收拾。

      季準張了張嘴,終是沒說什么,靜靜的等著。

      第五章 我是熊貓血!

      整個季家,只有季老爺子對南溪最好,他不在乎南溪私生女的身份,更是唯一一個相信南溪不是殺害南秋兇手的人,當初,若不是季老爺子一再堅持,南溪也不可能嫁給季準。

      對于南溪來說,季爺爺就是相當于親人一樣的存在,她的親人生病,她豈有不去的道理!

      半個小時后,A市中心醫院。

      一到醫院季準和南溪就直奔VIP手術室,季準的助理小王在那兒等著,一看到兩人來才松了口氣,趕緊上前。

      “季總,您可算來了,季老突然發病,現在還在搶救室里,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只有直系家屬簽了字,才能繼續手術。”說著,小王把病危通知書遞上去,低聲道:“您看看。”

      病危通知書上寫了各種晦澀難懂的專業詞匯,但當季準看到最后一欄上的字時,臉色頓時跟這紙一樣慘白。

      ——病患雖積極救治,但目前病情趨于惡化,隨時可能出現死亡狀況,特下達病危通知。

      冰冷的文字,冰冷的語氣,下達的是最殘忍的消息。

      季準微低著頭,一手握緊了那張紙,心里好像壓著千斤石頭般沉重,遲遲沒把名字簽上去。

      看著季準難過,南溪心里也不好受,似乎以季準的喜怒哀樂來衡量自己的心情已成了習慣。

      季準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雙雙死于飛機失事,他是爺爺一手養大的。

      而這種心情南溪也感同身受,當初她跟母親被趕出南家,也是母親將她拉扯大,母親病危時,南溪的狀態也跟季準一樣,只是那字一簽上去,母親就在也沒從手術室里出來,之后她就被接去了南家,開始了寄人籬下的生活。

      就在季準猶豫不決傷心時,手驀地被一個纖細的小手覆上,那手雖小,但卻溫暖,好像有無限的力量,鼓舞著他的心。

      他抬頭,對上南溪那雙晶亮的眸子,竟倏地一怔,他從沒發現南溪竟然這么美麗,尤其是那雙眼睛,好像會說話似的,讓他原本不安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有了力量。

      幽深的眼底一抹驚艷一瞬即逝的劃過,季準微微推了南溪一把,刷刷兩下利落的在病危通知書上簽了字。

      一定是受環境影響,南溪怎么會那么漂亮,他如是在心中暗暗警告自己,一定不能中了這個女人的計!

      南溪倒不覺得怎么樣,季準對她一向如此,一年之久,她都習慣了。

      季準剛把病危通知書遞給小王,手術室的自動門突然大開,小護士慌慌張張從里面跑出來,身上是大片大片觸目驚心的血跡。

      “不好了!病人手術時大出血,血庫告急,你們誰是RH陰性血?!”

      聞言,季準渾身猛地一顫,臉色又白了幾分,難道老天真的要奪走爺爺的性命?

      小王也跟著著急,這個節骨眼,上哪弄熊貓血,再說也來不及啊!

      而,就在這時,一直站在后面的南溪站了出來,一雙澄澈靈動的大眼睛寫滿了坦蕩,語氣堅定,伸出胳膊道:“抽我的,我是熊貓血!”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梔子歡”,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