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都市 >

      《戲子無情》張偉葉子丨七月流火小說

      《戲子無情》張偉葉子丨七月流火小說

      作者:七月流火

      類型:都市

      大小:6MB

      時間:2018/10/29 10:26:14

      內容概述:《戲子無情》是由“七月流火”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8094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戲子無情》是由“七月流火”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主角是張偉、葉子,帥哥,我不要你的車你的房,不圖你的存款,不介意你的過去,在你寂寞的時候貼心陪伴,每次才四百塊錢很過分嗎?

       

      張偉葉子小說_戲子無情在線閱讀

       

      第一章 老板晚上好

      我真正認識葉子,是在那次掃黃行動中,那天到賓館辦理完手續已經凌晨一點了,洗漱完剛躺下,床頭柜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先生您好,請問需要服務嗎?”

      聲音很好聽,超甜,這讓我想起在電信客服部上班的前任,二話沒說就掛了,主要怕觸“音”生情,我是個念舊的人。

      可很快就有人敲門,我從貓眼里第一次看到葉子,長頭發紅裙子,腳上穿了一雙涼拖。

      “請問你是?”我打開一條縫,隔門問道。

      “剛剛是我給您打電話的,老板,看在我這么敬業的份上,照顧下唄。”

      被拒之后依舊找上門來,我懷疑她是仙人跳,表現得如此熱情,非奸即盜。

      她可憐兮兮得站在門外,見我猶豫不決,嘆了口氣,說道:“老板,大半夜得做單生意不容易,這樣吧,給您打個八折,行嗎?”

      真不是我心疼錢,主要是被她這種持之以恒的精神感動,開門讓她進來后,我坐回到床上問道:“你該不會是仙人跳吧?”

      “老板您可真逗,就算我真是仙人跳的話,難道還能告訴你實話嗎?”

      她把手里的小包放到桌上,然后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表,很莊重,特別有儀式感,不知道的還以為要會見國家領導人。

      “老板晚上好,我們這里全套兩百,半套一百,您看做哪種?”

      我想了想,問道:“有沒有四分之一套?”

      她先是狐疑得盯著我,確定不是神經病后,說道:“老板您別開玩笑了。”

      “你這么漂亮,怎么這么便宜?”有句老話,好貨不便宜便宜沒好貨,我得問清楚了。

      “是這樣的,我們這里的全套就是口活兒,半套是手活兒,不做大活兒。”

      這和我的理解有所出入,之前鎖接觸到的那些情色工作者,對插不抵觸,卻堅決不舌吻,她卻反其道而行之,我問她為什么。

      “口活兒不會讓我覺得自己在賣,心里好受點,都是用嘴工作,和主持人沒太大區別。”

      這個觀點很新穎,于是我就選了個全套。

      她很開心,甩掉涼拖上來,把大蹆借給我枕著,低著頭很認真的幫我按摩頭皮,從我的角度看,她的鼻孔很大。

      于是我就閉上了眼睛,卻因為舒服睡著了,她后來叫醒我后,問道:“老板,看你這么困,要不然再加一百包夜吧。”

      “包夜的話都包括哪些內容?”

      “除了日,都包!”

      短小精悍的回答讓我瞬間來了精神,想著正事還沒做,就把腦袋從她蹆上挪走,撩起她的紅裙子,里面是一條肉色絲襪,她主動脫下來疊好放在床邊,然后用牙齒解開我睡袍的帶子,爬到我身上用屁股一點一點把僅剩的內褲磨蹭到膝蓋下。

      “這是你的絕技嗎?”

      我問道,這讓我想起《慈禧秘密生活》里的邱淑貞在青樓里學藝的劇情。

      “算是吧,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給你穿上再來一次。”

      我可不想一整晚都這么重復下去,就讓她往下進行,她嗯了一聲,之后的過程大同小異,總之我躺著不用出力,她吞吐的時間太久,最后腦袋都有點暈了,我這才集中精神釋放了出來,她按摩著腮幫子苦笑道:“老板你真厲害,一般人堅持三分鐘就不行了。”

      當大爺的滋味確實不錯,她細心得替我把長槍擦拭干凈收回庫中,然后跪坐在我兩蹆之間繼續按摩蹆部肌肉。

      “老板,你看我的服務還滿意嗎?”

      她按摩的同時還不忘做回訪,讓我指出還有沒有哪里需要改進。

      “總體上滿意,只是不能做大活兒有點掃興。”

      “這也沒辦法,我做大活兒的話就全身使不出勁兒,那還怎么給你做服務呀?你要是特別想的話,可以加我微信,我下班后可以單獨去找你。”

      于是,我問她叫什么,她說叫葉子,我腦子也不知道怎么抽了,又強調了一遍。

      “真名,不是藝名。”

      “哦,我叫王芳。”

      “嗯,那我還是叫你葉子好了。”

      做這一行忌諱留下真實姓名,她的腦子也是懵圈了一會兒,反應過來后可能想到自己吃虧了,又問我叫什么。

      “張偉!”

      我違心謊報了個名字,她點點頭,沒什么反應。

      見她并沒有著急穿衣服離開的樣子,我知道她想包夜,于是就遂了她的心愿。

      “謝謝老板!”

      葉子的臉立刻笑成一朵花,她穿好小熊維尼內褲,一骨碌鉆進了被子里。

      我告訴她,明天下午的火車,她點點頭,說道:“時間還很充裕,明天睡醒了再做一次。”

      她這話讓我恍惚間以為自己成了被嫖的人,風風雨雨嫖了七八年,第一次遇見她這種呆萌的妹子。

      我看了下手機,凌晨兩點,可躺在床上絲毫沒有睡意,葉子背著我玩手機,我側過身貼上她光潔的后背,她扭頭道:“這么快又想要了嗎?”

      我一邊把玩著她詾前蓓蕾,一邊搖頭,心有余力不足,比不了當年十八歲。

      “你別弄了,一會兒我就忍不住想了。”

      她扭捏道,我點點頭,揉動的幅度加大了一分,就在她準備翻過身來時,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踹開,一伙人蜂擁而至。

      “不許動!警察查房!”

      一個負責錄像的民警同志舉著攝像機帶頭沖鋒,身后還有一個小年輕拿著相機咔嚓咔嚓閃個不停,房間里瞬間變得跟島國貓片拍攝現場似的。

      第二章 越長越便宜

      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遇到了仙人跳,葉子的反應比我還要劇烈,她第一時間躲進被子,可下一秒就再次暴露在眾人視線里,因為負責錄像的同志掀開了被子,特意鏡頭焦點對準了葉子,看起來很專業,我暗猜他之前可能是拍三級片的。

      “老實點!不準亂動!”

      負責維穩的大個子見葉子悄悄把手伸到旁邊的椅子上,頓時緊張得喊起來,我知道她只想戴上詾罩,畢竟這時候也只能靠它獲得一絲安全感了。

      現場很快就被控制住,后面又進來一個中年民警,看樣子像個頭兒,他滿意得點了點頭,問錄像的那個都拍進去了沒?

      “放心,拍的清清楚楚!”

      頭兒再次點點頭,可還沒往下進行,錄像那個突然懊惱得一拍腦袋,臉紅道:“糟了,剛才只顧著拍,忘了插內存卡,頭兒,您看……要不再重來一回?”

      我心想嗶了狗,現在掃黃的都這么皮嗎?

      頭兒陰沉著臉瞪了錄像一眼,然后咳嗽一聲清清嗓子,說道:“這個……你們倆配合一下,還保持剛才進來時候的樣子,我們再重新拍一回,配合好了可以給你們酌情便宜點。”

      剛開始我還沒明白便宜啥意思,可到了派出所后才發現,所謂的便宜就是罰金打個折。

      然后,我和葉子在錄像的指揮下,重新蓋好被子躺好,他臨時充當了一回導演,把房間里的一切東西物歸原狀后,關上門準備來第二條。

      隨著錄像的一聲OK,第二條一遍通過,這部掃黃突擊檢查的戲份算是殺青,頭兒很滿意我們的積極配合,特意允許葉子戴上詾罩。

      “我們接到群眾舉報,有人在非法賣霪,現在被我們當場抓住,有什么話要說嗎?”

      葉子這會兒不知道怎么突然激動道:“我們是朋友,不信你們可以查他的身份證,他叫張偉!”

      這下我心道完了,悔恨當初欺騙她,頭兒用狐疑的眼神盯著我倆,讓我拿出證件后,他眼睛一亮,對葉子說:“名字不對,他不叫張偉。”

      葉子很意外,扭頭看我,眼神像是在問為什么要騙她。

      我逃避不看她的目光,可隨即又看到了一絲希望,慌忙對頭兒說道:“她叫王芳!”

      頭兒已經看穿了我們的垂死掙扎,沒有廢話直接讓人把我們帶進了派出所,無奈之下我也認命了,錄完口供,他問我打算公了私了。

      “公了就是關半個月,罰五千,保留案底。私了就省事了,三千塊錢,口供作廢。”

      我爭取了一下,最后便宜五百塊錢,交完罰金我就被放了出來,在門口恰好碰到葉子,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上回攢了一萬,被抓進去罰沒了,這回好不容易又攢了一萬,又被罰沒了,警察是不是一直盯著我銀行賬戶啊?”

      葉子氣的小臉脹紅,離開派出所的時候特意往牌匾上吐了一口,幸虧看門大爺在打盹兒,要不然就要被逮進去上節政治教育課了。

      凌晨三點鐘,我和葉子漫步在小城街頭,她聽我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問我來這兒做什么。

      “剛和女朋友分手,出來旅游散散心。”

      她立即來了精神,興奮道:“其實我的職業不只這一種,業余時間還兼職導游,今年春天還跑過麗江線,對了,你明天的火車要去哪里?”

      “這么巧嗎?我正準備坐火車到攀枝花,然后換大巴去麗江。”

      葉子咯咯笑了起來,說道:“一切都是緣分吶,你一個人去容易被黑導游坑了,可以考慮租我做你的私人伴游,一天只要五百塊錢就夠了,絕對超高性價比!”

      停頓了一下,她壓低聲音,沖我眨了眨眼,繼續道:“還提供暖床服務噢……”

      說實話,我有點心動,除了租金五百之外,也就多了一筆交通費和門票錢,但有個人全程陪伴還是不錯的,尤其是晚上還可以么么噠,我便讓她打個折。

      “短租不能便宜,長租的話可以給你打折,越長越便宜嘛。”

      于是,我們達成口頭協定,租用她七天時間陪我去麗江做伴游,行程中的交通門票食宿由我負責,其余紀念品額外消費視情況而定。

      “用不用再加一條補充,暖床項目具體是哪些,全套還是半套?”

      “這個隨你啦,我都行,這么說吧,接下來的一周里,你就把我當成新女友,懂了吧?”

      “明白!”

      葉子的宿舍在賓館頂層,她要回去收拾一些行李,約好明天中午在大廳集合,臨走前突然問我:“你到底叫什么?”

      “一個名字而已,很在意嗎?”我反問道。

      “當然了,從現在開始,我要把你當成男朋友,要不然不能陪你啪啪啪。”

      這個理由足夠打動我,于是我伸出手自我介紹:“我叫戲言,游戲的戲,言論的言。”

      她與我輕輕一握,笑道:“我叫葉青青,葉子的葉,青青子衿的青青。”

      我回去后一覺睡到中午,退房后葉子如約而至,因為她臨時買票,網上只買到了一張坐票,我提議改成晚上八點那趟列車,她卻推辭不用,說道:“坐票就行,反正也就十個鐘頭,以前我還站過二十個小時呢!”

      于是,我們簡單吃了點午飯,又買了些路上吃的零食,然后就去火車站取票候車。

      檢完票后,我拉著她的小手行走在人群中,突然想起大學時期和前任旅游時也像這樣子,于是在她準備進車廂時,我拽住她徑直往前走到臥鋪車廂。

      列車員以葉子是坐票為由不讓她進去,我直接掏出一百補齊差價,列車員卻依舊堅持不讓進。

      “一人一鋪早就賣完了,沒有多出來的空鋪。”

      “我們睡一個鋪行了吧?”

      最終,列車員耗不起時間,破例同意了,葉子上車后沖我說道:“你剛才的樣子真帥!”

      接下來的幾個鐘頭里一切都很平靜,可就在十點車廂關燈之后,葉子上廁所回來悄悄說道:“我看到有人在廁所里啪啪!”

      第三章 誰偷了她的豹紋

      我趕緊問她在哪個廁所,畢竟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關燈才半個多小時,乘客都還沒睡著了,居然有人如此迫不及待,我對那對情侶充滿了好奇。

      跟著葉子幾乎穿過整個車廂,來到茶水間對面的廁所門口,我裝作等著上廁所,看車廂里沒人注意,把耳朵附在門上,可除了車輪和車軌摩擦碰撞的聲外,什么都聽不到。

      我用狐疑的眼神看著葉子,她讓我起開,把耳朵貼上去聽了一會兒,同樣什么都沒有。

      “那女的一定是在憋著,我親眼看到他們倆進去了!”

      葉子悄聲說道,又聽了會兒便放棄了,就在我們準備回去的時候,忽然一道女人的興奮聲傳了出來,我和葉子連忙又轉了回去。

      這次聽的很清晰,那女的咿咿呀呀叫個不停,但還是能聽出來她放不開,全程都只有簡單的一兩個音符,嗯嗯幾下突然來聲啊,根據我的經驗,男的正在九淺一深。

      廁所的空間比較狹小,只能采用女人站著后入的姿勢,而且墻壁上還有鏡子,可以給視覺上帶來更加強烈的刺激,想象了一下這畫面,我忍不住想要帶著葉子體驗一次了。

      也許是太過刺激,女人的聲音一陣急促后突然停了下來,我知道他們已經完事了。

      “回去吧,待會兒出來碰見多尷尬。”

      葉子離開門口,她見沒熱鬧看了,便小聲喊我回去,我讓她自己先走,然后坐在窗戶旁邊的折疊椅子上想看看那女的長什么樣。

      過了一會兒,廁所門打開,先是那男的走了出來,發現門外沒有人后,扭頭示意女的可以出來了,只見她穿著一條杏黃色連衣裙,身材偏瘦,臉蛋還算可以,出來后見我一直盯著她看,連忙低著頭離開了。

      回到自己鋪位,我想讓葉子跟我進去嘗試一下,她卻死活不同意,說那塊地方剛被別的雌性留下氣味,她有心理潔癖,我問她酒店客房那么多女人都睡過又該怎樣,她說又沒親眼見到,不算。

      “你這是懶政,現在作為我的女朋友,身在其位卻不做其事,不怕我去315投訴你嗎?”

      “切,你前任跟你去過嗎?”

      我的情緒一下子變得落寞起來,前任是個特別傳統的女人,除了床上,在哪兒都不行,為此還和我鬧過別扭,作為爺們兒,我退讓一步,改讓她穿情趣制服,可她死活都不同意,還說不愛她了,同居才一年時間就要借助別的東西助興,那到了七年之癢,是不是會徹底硬不起來啊?

      每次做的時候,她都躺著沒有任何回應,哪怕讓她換個姿勢跪著都嫌麻煩,我初步懷疑她是性冷淡,稍微一提這事,她就跟我吵架。就這樣熬了一年,在她發現我去養生會所做按摩后,一氣之下收拾行李搬走了。

      從那天起,我們倆長達一個月沒有聯系,直到我偶然從朋友那里得知她回老家相親去了,這才徹底對她死了心,休了兩周假出來散心。

      葉子見我突然不說話,意外我生氣了,連忙摟住我的胳膊撒嬌道:“好哥哥,你這是在難為人家嘛!”

      我還沒什么反應,躺在對面的哥們兒卻扭著頭盯著葉子,實在是她的聲音太膩了,讓人起雞皮疙瘩,我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讓她正常點。

      其實我也并不是非要在火車上的廁所來一發,見葉子不愿意,我也就沒有勉強,來到廁所里打算一泡尿澆滅心中的浴火,可一進去就看到窗戶的把手上掛著一條女人內褲,蕾絲豹紋,我猜是剛才那女人落下的。

      一個男人哪怕上過再多的女人,新鮮感也不會隨之降低,我把它拿起來檢查了一遍,上面濕痕明顯,看的我又是一陣火熱。

      忽然又有人敲門,我立刻把豹紋裝進兜里,放完水后走了出來,卻見那個杏黃連衣裙女人站在外面,她楞了一下,然后低著頭走進廁所。

      幾秒鐘后,她又走了出來,我正在水龍頭洗手,她悄悄走到我跟前問:“帥哥,剛才就你一個人去廁所了嗎?”

      我用看傻子似的的眼神盯著她,她以為全天下的人都跟他們一樣啊?

      “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剛才除了你之外,還有別人去過廁所嗎?”

      “沒別人了,你想干啥?”

      我暗想該不會來找豹紋的吧,不經意間往她下身瞥了一眼,里面可是真空的……“那個……你有發現一條……內褲嗎?”

      她說這話時顯得特別不好意思,臉蛋紅撲撲得,根本不像那種喜歡豹紋的豪放狂野派。

      我當然不能承認,否則也太丟人了,裝作很意外的樣子瞪著她,暗罵了一聲神經病,立刻轉頭就走,主要是心虛害怕被她發現了破綻。

      可我疏忽了一點,夏裝布料很薄,口袋也淺,那條豹紋被我胡亂塞進去后,居然還在外露著一塊。只見它的女主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手指將其從兜里勾了出來,然后舉到我面前怔怔得看著我。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我多想藏進那條豹紋里,從而緩解我的無地自容,她也沒有為難我,似笑非笑道:“老師從小就教育我們要做個誠實的孩子噢!”

      我干笑了一聲,準備逃走,她卻喊住我,說道:“要是喜歡的話,就送給你好了。”

      我連忙推辭:“無功不受祿,就這么隨意收你一條內褲,會顯得我很猥瑣。”

      “帥哥你可真有意思,相逢就是緣,加個微信唄!”

      她的微信名字叫小心口紅,頭像比真人要漂亮一點,添加好友后她再次走進廁所,我則回到了鋪位,葉子對此事毫不知情,閑聊了一會兒她就打著哈欠躺下睡了,我坐在折疊椅上無聊刷著微博。

      半個鐘頭后,就在我困意襲來準備摟著葉子睡覺時,小心口紅突然發來一條微信。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要不要約一下?”

      “在哪兒?”我顫抖得打字問道。

      “廁所這會兒沒人,約的話趕緊噢!”

      就在我猶豫不覺時,她踩著高跟鞋從跟前走過,還背后沖我勾了勾手指,我看了一眼睡著的葉子,起身悄悄跟了過去。

      第四章 廁所里的那點事兒

      前往廁所的途中,我發現大多數的乘客都已經睡了,想著應該沒人來打擾好事,于是加快了步伐。

      來到廁所門外,她回頭看了一下走廊,確定沒人發現后,拽著我閃了進去。

      把門反鎖上,她二話不說撲進我的懷里,把我抵在門板上,說道:“天下就沒有不偷腥的男人,你也不例外!”

      感受到詾前的柔軟,我微微一硬以示尊敬,她用手摸了一下,媚眼如春,咬著我的耳垂輕道:“帥哥,提前說好,人家可是要收費的!”

      我的心瞬間涼了下去,本以為可以憑這張臉邂逅一段美妙的旅途,褲子都脫了卻忽然說要收費,這不是詐騙嗎?這女人可真夠精明,箭已上弦才說收費,此行為無異于趁火打劫。

      “帥哥,我不要你的車你的房,不圖你的存款,不介意你的過去,在你寂寞的時候貼心陪伴,每次才四百塊錢很過分嗎?”

      說實話,我相當佩服她的職業精神,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天下就沒有不想掙錢的小姐,她很有銷售天賦,抓住了我好面子的心理,成功把自己推銷了出去。

      于是,我跟她還價到三百五,本著先驗貨后付款的行規,她把裙子撩到腰間,背對著我用小翹臋慢慢摩挲調情,我從鏡子里看到這噴血的一幕,瞬間血涌而上。

      啪的一聲,她的雪白臋肉上出現一片紅暈,我拉下內褲準備戴上保險開始沖刺。

      咚咚……

      關鍵時刻身后傳來敲門聲,我倆被嚇了一跳,正要破關的兇器頓時縮了回來。

      “開門!”

      我心中一驚,是葉子的聲音,她不是睡著了嗎?

      當場被抓住,我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是合同女友,但背著她出來偷腥顯然是不道德的事情。

      “我女朋友來了,咱們的交易只能停止了。”

      “臥槽!你什么情況啊?”

      小口紅顯然不樂意,皺著眉頭在懷疑我的話,反正也沒給錢,我把小雨傘丟進便池里用水沖走,拉上褲子打開了門。

      葉子冷面寒霜站在門口,見我出來后,扭頭就走,我連忙追了上去。

      “這件事是我做得不對,你就不要生氣了,保證沒下次,行不?”

      葉子不說話,而我連番道歉后,也是有了點火氣,她又不是我真正女朋友,有必要太當成一回事嗎?

      過了一會兒,她嘆了口氣,開口道:“是我做的不好,沒有給你事先講清楚,從我們決定一起出發后,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我會盡到女朋友的責任,但是你也要盡到男朋友的責任,我不喜歡這段時間里,你再跟別的女人勾搭,也許你會覺得我腦子有病,但這就是我的心里話,如果覺得接受不了,咱們的協議可以取消,你把回去的車費給我報了就行。”

      她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我立即保證絕對不會再有下回了,會真正把她當成女朋友對待,她嗯了一聲,便挪開地方讓我躺過來睡覺。

      狹窄的臥鋪只能讓我們倆側躺著,她在里面背對著我,屁股剛好抵在我的褲鐺,剛才在廁所里熄滅的潮火再次復蘇,她感覺到異樣,小聲道:“等到酒店了再做好不好?”

      我知道這種環境也不能真刀真槍的做,可男人瀉火的方式要好多,便在葉子耳畔輕聲道:“可是現在就想要怎么辦?我們蓋著被子,你幫我挵出來吧。”

      說著,我把她的手塞進褲子里面,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隔著衣服攀上她的穌詾。

      “又困又累還得伺候你,好后悔!”

      葉子話這么說,但被子里的手卻開始有節奏的動起來,因為鋪位太窄了,她最后坐起來挪到外面,反正也是半夜,對面的人也睡著了,不怕被發現。

      最終,我在她的玉手調教下繳械投降,她給我擦拭干凈后便讓我先睡,她去把紙巾處理一下順便洗個手。

      這個時候男人普遍都會感覺到疲憊,我便迷糊中睡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聽到葉子發出一聲尖叫,我連忙睜眼,看到我們旁邊出現一個黑影,見我坐了起來,他連忙逃走了。

      “怎么了?”

      “他摸我屁股!”

      原來,葉子躺在外側睡著后,被子被她翻身時卷到我們倆中間了,后背和屁股都裸露在外,很容易就被走廊路過的人看見,尤其是緊身短褲包裹著的翹臋,誘惑十足。

      “草!我去找他!”

      我說著就要穿鞋下去,葉子拽住我說道:“我坐火車睡覺很輕,他剛碰到我就醒了,也沒吃太大的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

      執拗不過,再加上也沒看清那個人的長相,最后只好作罷,便讓葉子躺在里面,看了一下時間,凌晨四點了,還有倆小時才到站,讓她趕緊再瞇會兒。

      列車到達攀枝花站后,我們陸續下車,在出站口時我總感覺有個人在暗中窺視,忽然,葉子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給我示意右邊穿黑色T恤板寸頭的男人。

      “好像就是他。”

      我扭過去頭恰好跟他的視線撞上,他立即扭頭,不敢和我對視,這讓我確定偷摸葉子的人就是他。

      “別看了,咱們趕緊走,看他的面相就知道不是好人。”

      葉子挽著我的胳膊不由加快了腳步,出站之后,天還沒亮,火車站外面到處都是拉客的黑車,我們要趕到客運中心坐大巴,便找了一個面包車,來到汽車站天已經亮了,還好前往麗江的人不多,沒幾分鐘就買到了票。

      “呦,這么巧,你們也要去麗江嗎?”

      我和葉子去超市買了點吃的,檢票完剛上車就遇到了小口紅,她見到我后立刻興奮得打起了招呼。

      “坐前排吧,不暈車,待會兒走的都是山路。”

      小口紅坐在第二排,指著身后的空位說道,葉子卻對她抱有很大敵意,很有禮貌得說了句謝謝,然后拉著我來到了車尾。

      第五章 山路十八彎

      葉子很任性的結果就是大巴行駛還不到一個鐘頭就開始反胃難受,無奈之下只能讓司機師傅停一下,蹲在路邊把早晨吃的那點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全程要七個多小時,這樣下去肯定不行啊!”

      我擰開礦泉水遞給她,對她上車那時候選擇坐后排有點不滿,小口紅只不過是見到熟人打了聲招呼,她完全沒必要如此敏感。

      “吐完了應該會好受點吧。”

      葉子的臉色變得有些慘白,早知道她暈車如此厲害,就提前準備點暈車藥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只能咬著牙堅持了。

      上車后,我讓葉子枕在我肩膀上睡會兒,睡著了會好受點,可司機師傅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大巴車就跟要起飛似的,遇到坑洼的時候也不減速,坐在后排的乘客就跟蕩秋千似的,葉子直接崩潰了。

      “師傅!停車!”

      “再堅持一會兒,再過半小時就到服務區了。”

      葉子無奈之下直接把腦袋伸出了車窗,這也太危險了,我趕緊沖司機喊下車。

      “半小時一停,半小時一停,沒完了是吧?”

      就這種駕駛習慣早晚要出事,我扶著葉子下車,對司機說:“不用等了,我們不坐了!”

      “大家伙都聽到了啊,是他自己主動不坐的,出了什么意外跟我沒關系!”

      司機說完一踩油門轟轟離去,而葉子難受得都快把腸子吐出來了,最后只剩下了干嘔,我把她攙扶到路邊的一個石頭上,靜坐了十分鐘,情況才有所好轉。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這回為什么暈的這么厲害。”

      葉子可憐兮兮得跟我道歉,我安慰她沒事,反正這條路有好多自駕游的乘客,就不信一個好心人也遇不到。

      結果是我太天真了,這條路是縣道,好幾年前修的路了,基本上已經被壓爛,除了偶爾會看到一些拉貨的卡車,小轎車太罕見了。

      等了一個鐘頭,好不容易迎來一輛寶來,可惜后排已經有人了,就在我準備徒步返回攀枝花時,一輛黑色CRV駛來,我慌忙招手,發現里面就倆人,司機竟然還是個性感的御姐。

      “美女,能方便搭個車嗎?我女朋友坐大巴暈車厲害。”

      御姐摘下墨鏡,打量了一下我們,問道:“你們要去哪兒啊?”

      “麗江古城,旅游的,我們可以出車費的,不會白坐!”

      “哦,住的地方定好了嗎?”

      “還沒呢,打算到了之后再找酒店。”

      “那行,上來吧,我家就是開客棧的。”

      我大喜,連聲道謝,當場決定入住她家的客棧,上車后經過簡單的介紹,我得知御姐名叫穆麗,副駕駛的妙齡少女是她侄女。

      “本以為我這個姓就很少了,你居然姓戲,歷史上也就聽過戲志才這個名字,不會是你的先祖吧?”

      “呵呵,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家里的族譜也就能查到清初那會兒。”

      穆麗很健談,給我們介紹麗江的景點,介紹有哪些好吃的,宛若一個導游,而葉子難得可以休息會兒,睡了一路,至于穆麗那個侄女,全程一句話沒說,一直低著頭玩手機,就這樣中間停了兩次上廁所,我們到達麗江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還好我提前打了個電話,給你們留了一間客房,這個時候雖然談不上是旺季,當天訂的話也是夠嗆。”

      穆麗把車子停好,帶著我們走進古城,來到一家名叫善水云間的客棧,裝修風格偏向文藝,韻味十足,價格也不貴,一百多點,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和葉子都相當滿意。

      “讓前臺登記一下信息,我就先不陪你們了,開了一天的車累夠嗆。”

      “真是太感謝麗姐了,你休息去吧。”

      辦理完手續,我拿著房卡來到二樓208房,打開門進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古香古色的屏風,繞過去后是一張圓桌,旁邊是吊著帷帳的木床,再往里是衛生間,墻壁上還貼著水墨畫,讓我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里。

      “環境還不錯嘛!”

      我打量著里面的裝修設計,葉子卻對此不感興趣,直接往床上一趴,甩掉了高跟鞋。

      “累死了……還是躺下來舒服!”

      我關上門來到床邊,看到葉子白皙嬌小的玉足,忍不住伸手握住,她嚇得尖叫一聲,連忙縮了回去。

      “我怕癢!”

      她直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掉頭,把腳丫子放在床的另一邊,我笑她警惕心還挺足,然后躺了下去,痛痛快快伸了個懶腰。

      “先休息會兒,待會兒傍晚了出去逛街。”

      “唔……不去行不行,人家好累啊,只想睡覺,哪兒也不去!”

      “你想怎么睡呀?嗯?”

      我扭頭看到葉子T恤下面露出來的小蠻腰,伸出手指在她的肚臍周圍畫著圈,她一把抱住我的咸豬手,說道:“你不累嗎?居然還有心思想那個!”

      “是你說想睡覺,怎么反而誣陷我呢?”

      說著,我把手伸進T恤里,沿著滑嫩的肌膚一路往上,最后觸碰到了內衣邊緣,她死死按住詾口,不讓我再前進一步。

      “我去逛街還不行嗎?快休息會兒吧,等晚上了好好沖個澡再伺候你!”

      “我現在就想要!”

      我被她楚楚可憐的樣子給莿激到了,忍不住翻身上馬。

      “好哥哥,你就饒了人家吧?這還是大白天呢!”

      她越這樣,我就越興奮,當即低頭吻住了她的紅唇。

      “唔……嗯……”

      葉子伸手在我背后拍打著,可那點痛就跟撓癢似的,我趁機把舌頭伸了進去,很快就攪拌得她氣遄吁吁,整個人仿佛融化了一般。

      “別……別這樣……真要是做了……我就沒力氣逛街啦!”

      “那就不逛了!”

      說完,我坐起來,一把掀開了她的T恤……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萬里書城”,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