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言情 >

      初婚新夫你別跑沈少川秦洛小說閱讀

      初婚新夫你別跑沈少川秦洛小說閱讀

      作者:蘇悅

      類型:言情

      大小:13.9MB

      時間:2018/10/29 10:07:59

      內容概述:《初婚新夫你別跑》是由“蘇悅”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8221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初婚新夫你別跑》是由“蘇悅”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主角是沈少川、秦洛,這婚姻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她也是有苦不能言,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沈少川秦洛小說_初婚新夫你別跑在線閱讀

      第一章 老公有隱疾

      “洛洛,成了,成了對不對?”何振光拔高了聲音,無比興奮盯著身下的秦洛。

      秦洛的身體被壓著,他很重,她柔弱的身體似乎不堪重負,只能勉強堅持著,可聽到他這樣的問話,心底卻是一聲長長的嘆息,她實在不忍打擊他的自信,但還是得實話實說:“那個,振光,好像還差了那么一點。”

      “什么?”何振光一下子坐了起來,發現自己果然如她所說,沒有成功。他頓時氣餒的停了下來。

      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秦洛的身上已經出了一層黏黏的汗,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么來安慰他,因為該說的,在過去的一個星期之內似乎都說完了。

      他們是相親結婚的,就在一個星期前。

      何振光是市政府的一名公務員,工作清閑而穩定,雖然現在只是一名小小的公務員,但是他這個年紀的,還是很有前途的。

      所以秦洛的母親經過千挑萬選,終于把自己的女兒給嫁了。

      秦洛原本只想有一個簡單的家庭,一個愛自己的老公,一個自己愛的孩子,可是現在,她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母親要是自己自己千辛萬苦費盡心機找來的,結果是一個不能人道的男人,會作何感想。

      “洛洛,對不起。”何振光很沮喪,就坐在赤條條的坐在床上。

      秦洛咳嗽了一聲,拉過被子蓋住自己安慰他:“沒事,振光,其實我知道很多男人都有這方面的問題,這不是他們的生理問題而是心理問題,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陪你去一趟醫院,好不好。”

      一說起醫院,何振光就相當的抵觸:“洛洛,你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試試吧,我相信我可以的,要是……那實在不行,咱們再去醫院,好不好。”

      秦洛無奈,嘆了一口氣,還是答應了:“那好吧,好了,快睡吧,明天就該上班了。”

      “嗯。”何振光躺下來,將秦洛摟在懷里,可是卻不能向一般男人那樣生機勃勃。

      一星期的婚假就這么結束了。

      秦洛躺在床上看著熟睡的何振光,她已經整整努力了一個星期,但她依然還保持著少女之身。

      當然,說少女之身夸張了一點。因為她已經二十八,已然算的老處、女了。

      她再次嘆了一口氣,掀開被子起床,都說男人早上都會比較沖動,看了眼身邊的男人,她搖搖頭,甩開這畫面,利落的做好了早餐,又對床上的何振光說:“振光,我上班去了,早飯在桌上,我先走了。”

      “嗯,老婆再見,晚上我去接你。”

      “好,再見。”

      坦白說,何振光除了不能人道外,各方面條件也確實是挺優秀的,對她也是百依百順體貼入微,確實是老公的好人選,可是這婚姻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她也是有苦不能言,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第二章 接待任務

      一星期沒見,同事顯得特別熱情,分外親切。

      同辦公室的老師都調侃她:“秦老師,新婚燕爾,氣色不錯啊。”

      “是啊,秦老師,怎么不多休息幾天再來上班呢。”

      秦洛微微一笑,開起自己的電腦:“我也想啊,可是婚假就這么幾天,再不來可要扣工資了。”

      “那說說都去哪兒蜜月了。”

      秦洛已經想好說辭了:“哪兒也沒去,這一年到頭我們玩的機會還少嗎,難得有空閑我在家睡了幾天幾夜。”

      “哦——”聯想力豐富的老師自動給她的話做了解釋。

      秦洛也由得他們發揮去,這就是她要的效果。

      系主任打電話過來:“秦老師,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于是秦洛凳子還沒坐熱,又去敲主任的門了。

      “劉主任,你找我?”她身段窈窕,步履輕盈,走過來就像是一道風景線,劉主任很欣賞的說,“小秦,咱們系也就數你最出挑了,來吧,這個任務非你莫屬,拿去。”

      秦洛接過劉主任手中的任務書,直接就笑了:“劉主任,你這高帽給我帶的,我就知道沒好事,又是挖了個陷阱等我跳是不是,最棘手最麻煩的事情你都交給我。”

      劉主任說:“這次的任務可不是兒戲啊,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來我們學校開會,還選中了我們系,你負責接待,你不知道那些人也喜歡養眼啊。”

      秦洛笑答:“您長得也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啊。”

      “別貧,這話十年前你說我還愛聽,現在,你就知道給我灌迷魂湯,也就一天半時間,你辛苦下。”

      她能不答應嗎?時間就定在這個周末,市里要召開先進工作會議,說好聽了她負責接待,說實在點就她負責打雜。

      其他老師還羨慕她有這么好的機會可以跟市政府的領導近距離交流,秦洛就干脆說:“要不你們替我去?”

      “別啊,劉主任親自點的你的名,我們哪敢越俎代庖。”

      每每說到這,秦洛又只能有苦難言。你高興做要做,不情愿做還得做,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勤快點把工作都安排好,給自己圖個痛快。

      她在協調場地的時候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她只好走到外面:“媽,我上班呢,你有事嗎。”

      “當然有了,秦洛,你說你真當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啊,這都多少天了,你怎么沒回來看看我啊。”

      “不是你說的嗎,結了婚就不要老往娘家跑,要多照顧婆家。”

      “去,現在你這么聽話了?以前我怎么沒見你這么聽話呢。”

      “啊,媽,你有事就趕緊直說,我真忙著呢。待會兒還得開會。”

      “好,那你晚上跟振光一起回來吃飯。”

      “今天晚上啊,媽,今天不行,后天市里要來開會,我忙著,你看星期天晚上行不行,我忙完了跟他一起回去好吧。”

      “那好吧,說話算話啊。”母親終于放過了她,秦洛感激涕零,“謝謝你了,我先掛了。”

      第三章 十分配合

      秦洛一直跑進跑出,忙著布置會場,確認與會名單,直到旁邊有老師提醒她:“秦洛,那是你老公吧,嘖嘖,小夫妻還真恩愛,都來接人了,行了,今天咱們就到這吧,明天繼續,你趕緊走吧。”

      秦洛一回頭,就看到何振光站在教室門口,單手插在褲兜里,臉上掛著平易近人的微笑,一米八的個子鶴立雞群,但又不給人壓迫感和攻擊性,端的是溫文爾雅。

      她立刻跑了過去,抬起手表看了看:“啊,五點多了,不好意思,我給忘了,你等我一下,我拿包,就可以走了。”

      “沒事,慢慢來。”他抬起頭,幫她將黏了汗的頭發撥到耳后,他溫暖的指尖滑過她白皙的臉龐,有一瞬間的戰栗,還有些許不習慣,她不自然的把頭扭開了,“那個,我等我一下啊。”

      女老師說:“秦洛,你老公長得真帥,這么高壯,不錯,有福氣。”

      秦洛笑笑,假裝聽不懂她在說什么,拿包跟著何振光走了。他走的時候還跟其他人點頭致意,他們對他的印象也都不錯。

      上了車,他就問她:“洛洛,你晚上想吃點什么。”

      “隨便,都可以,你決定吧。”她對吃的要求很簡單,并不挑剔。

      “那咱們就回家吃吧。”

      她沒意見:“好啊。”

      回家吃飯一般都是何振光下廚,因為他的手藝還算不錯,然后她刷碗,分工明確,倒也合作愉快。

      只是今天一進門,她就感覺有些意外了,從門口一直蜿蜒到客廳,地上鋪滿了嬌艷欲滴的玫瑰花瓣,她驚訝的走進去,客廳的盡頭擺著一張小桌,桌上點著紅燭,還有兩份精致可口的牛排以及一瓶未開封的紅酒。

      何振光從背后抱住了她,緊摟著她纖細的腰肢呢喃:“洛洛,你喜歡這個安排嗎?”

      說實話,秦洛還真的有些被感動,她點了點頭,任由他帶著坐到椅子前。他開了紅酒,給他們都倒了一杯,一眼癡迷的看著她:“洛洛,cheers。”

      “cheers,”秦洛與他碰杯,不矯情的喝了一口。

      她的酒量不大,但猜也有幾分明白他這么做的目的。

      紅酒最能調情。他們心照不宣的吃著,喝著。

      兩杯紅酒下去,何振光的臉就紅了起來,借著酒勁,他直接將秦洛抱到了一邊的沙發上,秦洛半推半就,靠在沙發上半閉著眼睛假寐。

      他的呼吸逐漸急促,看著身下的秦洛,她今天穿著一件緊身的絲質襯衫,包裹著她美好玲瓏的身段,伴隨著她的呼吸,身體的凹凸線條越發明顯。

      何振光咽了咽口水,他動手去解她的扣子,她并未阻止,他給她保證:“洛洛,你放心,這次我一定成功,”他說,“我感覺我現在的狀態特別好。”

      秦洛含混的嗯了一聲,她也希望他能成功,畢竟星期天就要回去了,她媽可是有著三十多年經驗的婦產科主任,有沒有破身,她從人背后的走路姿勢就可以看出來。她也不想自己的婚姻生活遭遇這樣的話柄。

      所以她特別的配合。

      第四章 真是沒用

      他眼冒綠光,像一只惡狼即將對獵物展開追捕。

      秦洛雖略感不適,但也沒有叫停。

      他這樣的狀態,的確挺好。

      可是光這樣也不能解決問題啊。

      她假裝酒醒,翻了個身,猴急的何振光居然直接用力一扯,襯衫的扣子啪啪啪應聲而落。秦洛在心底心疼,哎,她的衣服可值不少錢呢。

      “哦,洛洛,洛洛……”何振光深情的呼喚打斷她的哀悼。

      秦洛慶幸自己也喝了酒,有些頭暈發熱,才能忍受他這樣蠻橫毫無技巧的行為。

      她皮膚白皙,身段柔美,腰肢纖細,簡直就是上帝完美的杰作。

      秦洛覺得無比的嬌羞,可是這是她的丈夫,他們必須完成周公之禮,要不然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夫妻。她不斷告誡自己要專心,要努力配合他,于是她紅著臉說:“振光,我可以了,你來吧。”

      她的首肯點燃了他男性的自尊,他點頭:“洛洛,你等我,我馬上來了。”他由衷的贊美,“洛洛,你好美。”

      柔和的燈光下,她的皮膚帶著一層朦朧的光,頭發烏黑柔亮,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她還是略微羞澀的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洛洛,我可以了,你準備好了嗎?”何振光呼吸微喘,帶著幾分酒氣問道。

      秦洛汗水連連,柔軟的沙發承托著她全部的重量,她被問的不好意思,所以別開了頭算做回答。

      可是努力了這么久,突然又回到了原點。

      她愕然的愣在那里,何振光沮喪的從她身上爬下來:“不行,洛洛,它又偃旗息鼓了。”

      秦洛定睛一看,果然,又不行了。

      好久她才攏了攏自己汗濕的頭發說:“沒事,沒事。”

      “洛洛,我真沒用,你看不起我吧。”何振光抱著頭,痛苦的不能自己。

      秦洛穿好衣服,抱著他的肩膀說:“振光,其實我覺得你只是心理壓力太大了,別給自己這么大壓力,這是很自然的事情,后天星期天,我下午有空,我陪你去一趟醫院,好不好。”

      “洛洛。”何振光雖不情愿,可是看著她這么鼓勵自己,勉強點了點頭。

      秦洛松了一口氣,拍拍他的肩膀:“我先去洗澡,你把這里收拾下吧。”

      秦洛站在冷水下沖涼,試圖澆熄體內的那一把熱火。好不容易,臉上才沒有那么燥熱了,身體的溫度也跟著褪了下來。理智逐漸回籠,剛才的不過是鏡花水月。

      即便是有紅酒助陣,何振光也敗下陣來。她忽然吃不準到底是他的心里有問題,還是真的身體有問題了。

      她洗了澡圍著浴巾出來,何振光已經將地上收拾干凈,最美的,終究是短暫,殘留的幾片花瓣,如同雨夜疾風驟雨被打落的一地,零落而傷感。

      第五章 水漲船高

      何振光抱頭蹲在墻角一言不發。

      她嘆了一口氣,走過去蹲下身,抱著他的頭說:“振光,沒事的,要相信自己,我不急,真的,咱們可以慢慢來,好嗎。”

      “對不起,洛洛。”他的聲音悶悶的,就是不肯抬頭。

      秦洛說:“你抬起頭看著我。”

      他慢慢的抬頭,果然是一臉的懊惱與失落,她摸摸他的臉龐,貼著他的額頭說:“沒關系,我相信你。”

      “真的?”何振光握著她的手,精氣神也恢復一點,“洛洛,我答應你,星期天下午跟你去醫院。”

      終于搞定了他,秦洛松了一口氣道:“快起來去洗澡吧,我先去睡了。”

      “嗯。”

      他情緒低落,秦洛只好轉移話題:“對了,明天我們學校有你們市里的領導來開會。”

      “哦,我知道,是高級會議,只有科長以上的級別才能參加。”

      秦洛原本還想說要不你跟我一起過去吧,可是見他沒什么興致,只好打住話題,睡覺。

      哎,又是一個失落清冷夜。

      秦洛就帶著這樣復雜而低落的心情迎來了周六的接待會。

      周五傍晚,歡迎市領導蒞臨的橫幅與牌子就陸續張羅了起來,周六大早,就有車子陸續進來了。

      學院還派了幾個學生會的學生在門口做迎賓和引路,倒也有模有樣。

      秦洛統籌指揮,忙而不亂,有條不紊,劉主任一直說:“小秦啊,這事只有交給你我才放心,瞧你這辦的漂亮的,漂亮。”

      秦洛得空喝了一口水,哂笑道:“劉主任,謝謝你的夸獎,我愧不敢當。”

      “敢當敢當,”劉主任說完看到進來的局長就迎了上去。

      秦洛搖頭,像劉主任這種空頭支票她早已見怪不怪。

      她看了看手上的名單,除了市長夏榮光和市長秘書朱其智之外,其余人員都到了,偌大的會場因為塞了這一群高談闊論的大人物,顯得熱鬧非凡。

      由于是市委市政府召開的會議,市長相當于主人,主人沒來,宴會豈有開始的道理,所以大家只能翹首企盼。

      秦洛也著急,按照這樣的等法恐怕這個會議根本不能準時結束。

      劉主任悄聲說:“小秦,你快去外面看看,這市長來了沒有啊。”

      于是秦洛跑到外面的馬路上,頻頻看過往的車輛和手表,按理說這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跟她也沒多大關系了,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這會議一分鐘沒結束她的任務就算沒完成。

      等了約莫半小時,她在路邊吃飽了灰塵,灰頭土臉的,正準備往回撤,一輛黑色的奧迪低調的停在了她的面前——她被迫停腳觀望,看著車窗緩緩降下,里面露出一張清俊而冷沉的臉來。當她的視線與這人正面撞上,瞬間怔忪。

      沈少川。

      她在心底默念著這個名字。

      六年未見,他比以前出落的更加內斂,沉穩,原本的黑框眼鏡換了如今的金絲框,身價似乎也一下子跟著水漲船高。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如玉小說”,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