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都市 >

      【青春小說】黑白森林【主角】陳子豪李雨欣小說

      【青春小說】黑白森林【主角】陳子豪李雨欣小說

      作者:覓龍天師

      類型:都市

      大小:11.8MB

      時間:2018/10/29 10:02:12

      內容概述:《黑白森林》是由“覓龍天師”所著,男主是陳子豪、女...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6289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黑白森林》是由“覓龍天師”所著,男主是陳子豪、女主是李雨欣,故事講述的是男主陳子豪發現自己的繼妹表面上是個聽話乖巧的女孩,可是坐在直播鏡頭前卻放蕩形骸,最后還玩起了脫衣wu。

      黑白森林小說閱讀_陳子豪李雨欣在線閱讀

      第一章:

      我活到十幾歲了,又多了個妹妹。

      這妹妹不是我爸我媽生的,而是我那有錢就變了心的老爸踹了我媽,娶了個漂亮的女人,那女人帶到我家來的女孩。

      妹妹很漂亮,也表現的很乖巧,深得我爸的寵愛。

      家庭成員大換血以后,我真的成了這個家里最不吃香的人,我爸為了討好后媽,故意冷落我。后媽和便宜妹妹更對我冷眼相待。

      我好像成了一個完全多余的人,每到看到他們三個相處的其樂融融的畫面,我就暗自攥緊拳頭。我恨他們!恨他們趕走了我媽,毀了我的家!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妹妹的秘密,撕破了她的面具……這天晚飯后,我正無聊的躺在床上玩手機,手機通知欄里的QQ圖標突然閃動起來。當我點開之后,發現是條QQ直播間的廣告。

      “您附近有女神正在大秀身材哦,保證驚爆您的眼球。”

      女神秀身材?那不得大飽眼福了么?看到這,我毫不猶豫的點了進去。

      耳機里很快響起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各位老板要記得打賞哦,欣兒保證會讓大家看爽的,友情提示,自備紙巾哦。”

      鏡頭里一個只穿著內衣,身材特別苗條,皮膚白皙到了極點的女孩正隨著音樂的節奏極力的扭動著身體,給人一種狂!野的感覺。

      不過我來的不怎么巧,沒多大會兒,勁爆的音樂聲就停了下來。

      主播也停下了一直隨著節奏搖擺的身軀,她甩了甩略有些凌亂的長發,還整理了一下或許是因為長時間的舞蹈動作而有些松散的文胸帶子,然后就邁動修長筆直的大長腿朝攝像頭走來。

      隨著她距離攝像頭越來越近,她那蕾絲邊的粉色文胸和光滑如玉的鎖骨一點點的在放大,我很輕易的就看到了粉色文胸也沒能完全遮掩住的一抹雪白,我的呼吸不自覺的急促了許多。

      這時,耳機里又響起了主播清脆悅耳,銀鈴一般的聲音:“還差三百點人氣值就到一千啦,到了一千欣兒就再脫一件哦。”

      聽到這話,我整個人都懵了一下,這尼瑪渾身上下只有兩件內衣,一會兒還要脫!衣服?

      這主播,到底是來賣肉的,還是來賣藝的?

      不過話說回來,主播還真是抓住了廣大屌絲狼!友的心思呢,也難怪自打我進這直播間,各種禮物一直在屏幕上飛來飛去的沒個消停。

      誰不想看到這身材極佳的美女脫個一干二凈?

      就連我自己,也不自覺的在直播間的界面上點了一下簽到,領到幾個金幣,然后送出了幾朵玫瑰花呢。

      花光僅有的幾個金幣,我就目不轉睛的盯著手機屏幕,靜等著這撩!人的主播繼續她的熱舞。甚至,還十分的期待直播間冒出一個土豪,直接把她的人氣砸到一千,好無遮掩的看一下這美女主播的身子。

      可是這時候,不知道什么情況,直播間的彈幕上突然冒出了一溜文字消息,我一看就樂了,原來是直播間的觀眾要求主播露臉給大家看一下呢。

      “主播不露臉!差評!”

      “對!差評!再不露臉我就去投訴!”

      ……

      說起來也是,這主播都跳舞跳到這勁頭了,眼看著一會兒就要把身上僅有的兩塊布頭再減少一塊了,她竟然還帶著口罩和墨鏡,難道她只是身材好看,聲音好聽,長相一般般?

      正想著,主播那動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好吧,八百人氣值的時候,欣兒就給大家看好不好?想看的話,大家趕緊砸禮物哦。”

      我瞅了一眼直播間的人氣值,發現距離八百不過幾十點了,于是也不著急,就聽著主播跟那些觀眾胡侃。

      沒一會兒,她就講了幾個葷段子,搞得直播間里那群人狂砸禮物,人氣值很快就超越了八百,而且還沒有停下的意思,眼瞅著又快要九百了。

      主播倒也是個講信用的人,她咯咯的笑著坐到了電腦前,還調整了下攝像頭的角度,使得她那帶著墨鏡和口罩的小腦袋剛好處在鏡頭中央,這才甩了甩頭發,摘掉了足足遮擋了她半張臉龐的墨鏡。

      她隨手把墨鏡丟掉一旁,然后眨動著長長的睫毛下,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攝像頭拋了個電力十足的媚眼,然后又嬌滴滴的說:“只差一百多點人氣值就一千了哦,大家趕緊刷到一千好不好?”

      其實她這話說不說都沒什么意思,因為她摘下墨鏡,沖鏡頭來了一個媚眼之后,直播間里本來就沒停歇的禮物欄,頓時就涌出了幾十朵鮮花。

      我沒動彈,倒不是因為我號上沒有金幣,而是我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這主播的聲音,相貌都是那么的熟悉,而且,她還自稱欣兒,系統消息上更是說她是我附近的人。

      使勁甩了甩腦袋,我強壓下心中的那股不安,然后安慰自己,不過是網絡直播,應該不會那么巧吧?

      可是還沒等我自我安慰起什么效果,主播就側頭摘掉了蓋在臉上的一次性口罩。

      “尼瑪的!竟然真是李雨欣!”

      當看到手機畫面上那張精致可愛的小臉后,我只覺得腦袋似乎被鐵錘砸了一下似得,手機掉落在床上都沒有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才呆呆的低吟了一句。

      不怪我會有這種反應,因為這幾近于光著身子熱舞,不時沖鏡頭前這群屌絲拋媚眼,而且馬上就要把身上僅剩的兩塊布片再褪下一件的美女主播,竟然是我妹妹!

      沒錯,她就是我妹,那個我老爸兩個月前二婚時,我后媽帶來的女兒。

      她年紀比我小,但是她似乎比我還要成熟許多,因為自打前段時間老爸和后媽出去旅游,她就表現出了未成年人不應該有的瘋狂。

      經常性的夜不歸宿,即便第二天回來,也是一身的酒味,而且她出門前,還總是穿著那種超短裙還有絲襪之類的衣服。

      這不正常,她第一次做出這種打扮的時候,我就擺出了一副哥哥的架子去訓斥她,可是她一句話就把我弄懵了。

      她當時很隨意的說,不出去也行,如果我能出得起三百塊,她也可以陪我一夜。

      等我醒過神來,她早就沒影了,第二天一早她才醉醺醺的回來。還沒等我沖她甩臉子,她就踩著高跟鞋,搖搖晃晃的撲倒在了沙發上,不得已,我只能壓下訓斥她的想法,把她扶到臥室,照顧她入睡。

      這種狀況自打老爸出門,一直維持到了好幾天,前兩天她才安心窩在臥室里,不再出門,我本以為她改邪歸正了,可是沒想到她竟然搞起了網絡直播!

      “哇!一千人氣值咯!欣兒說話算話,現在就脫了哦。”

      這時,耳機里又傳來了李雨欣那誘惑力極強的聲音,我目光朝手機上掃了一眼,只見李雨欣正背過雙手,一點點地解著那件蕾絲邊的粉色文胸。

      或許她也知道她在做什么,因為她的小臉兒已經變得通紅通紅的,顯然也是羞得不輕,但是更讓我憤怒的是,她竟然還輕咬著下唇,微瞇著雙眼,撲閃著長長的睫毛,不住地朝攝像頭拋著電力十足的媚眼。

      眼瞅著她馬上就把文胸的掛鉤松開了,我整個人都從床上彈了起來,連鞋子都顧不得穿,就急匆匆的朝李雨欣的臥室沖去。

      我特么的還以為她只是撩撥一下直播間的這群屌絲,賺點人氣值呢,可誰知道,她是真的要脫!

      說起來,李雨欣來我家已經兩個月了,我還從來沒進過她的臥室,即便她前段時間醉酒時,我為了方便照顧她,也都是把她扶到我的臥室。

      可能是對我足夠信任,她并沒有鎖上臥室門,我擰動把手輕輕一推房門就打開了。

      房間里響著震耳欲聾的勁爆音樂,背對著我坐在電腦桌前的李雨欣壓根就沒察覺我的到來,還嬌滴滴的說著葷段子,忽悠直播間的觀眾砸禮物呢。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她那潔白如玉的軀干上停留了兩秒,然后突然沖到電腦桌旁邊,一把就拽下了電腦的電源。

      “啪!”

      沒等我慶幸自己成功阻止了她把身體呈現給別人,臉上就被大力的抽了一巴掌。

      不可置信的回過頭來,只見面色緋紅的李雨欣正咬牙切齒的瞪著我,見我看她,還沖我大喊:“你干嘛!”

      她做出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竟然還敢問我干嘛?

      當下我就來了火氣,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她那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的小臉上。

      老爸出門前再三交代,一定要我照顧好妹妹,但是現在,我卻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但是我不后悔,我指著衛生間的房門,歇斯底里的大喊著:“去洗澡!把你骯臟的身子洗一洗!穿好衣服再跟我對話!”

      她似乎被我這句話吼的清醒了許多,應該是意識到她現在衣衫不整的樣子的確有些不合適,她也沒跟我吵,而是迅速穿好已經掉下來半邊的文胸,抱著幾件衣服就跑進了衛生間。

      第二章:

      很快衛生間就傳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聽著這聲音,我也冷靜了下來。

      我突然覺得事情有些奇怪,雖然我不知道她和她老媽之前的生活狀態是什么樣的,但是我老爸是個生意人,手里也算有筆小錢,而李雨欣自打進了我家,一直被老爸當成寶貝寵著。

      她不應該缺錢,為什么還要做出這種事情來賺錢?

      對了!

      李雨欣是個挺時髦的女孩,她穿的衣服,似乎都不便宜,而且她用的化妝品我在電視上看到過廣告,似乎她擺在梳妝臺上的瓶瓶罐罐,就要一千多一套?

      難道都被她敗光了?

      或許我一點都不了解這個在我家呆了兩個月的妹妹。

      咦?

      蘋果最新款的手機?

      當我無意中看到了電腦桌上的一部粉色的手機時,整個人都呆了一下,這款手機可是前幾天剛剛出的新款,標價四千九百塊,她,竟然已經拿在手上了?

      我沒有查探別人隱私的愛好,但是這一刻,我卻鬼使神差的把那部手機拿在了手里,我覺得,我應該能從這兒發現些什么。

      一番查探下來,果然讓我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李雨欣是在一個網名叫做“一中成哥”的家伙安排下做直播的,只不過他們的對話只有幾句,沒能讓我看出李雨欣是自愿的還是被迫的,也沒能讓我了解她為什么這么著急賺錢。

      正想著,衛生間的房門就被推開了,接著就看到身上升騰著熱氣的李雨欣從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她臉上那鮮明的紅色掌印,我不由得心疼了,她似乎不準備跟我說些什么,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不冷不熱的說:“別告訴老爸老媽,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說完,她就把我推出了她的臥室,然后“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她這態度讓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還不告訴老爸老媽?即便我把事情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在他們面前表現的乖乖女一般的李雨欣會做出這種事情吧?

      我幾乎一整晚沒有睡覺,因為我花了將近一晚上的時間,注冊了無數小號去舉報李雨欣的直播間。

      不過這似乎沒什么用,或許,想要阻止她直播,只能給她大把的鈔票供她揮霍。或者,從那什么“一中成哥”那兒下手。

      第二天一早,我的房門就被踹開了,李雨欣穿著很是清涼的露臍裝,下身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站在我門前,指著門外的一個大行李箱,吩咐下人似得說:“一會把我的行李箱帶學校去。”

      說完,她就戴上耳機出了門,壓根沒正眼瞧我一眼。

      我沒有在這方面糾結,自打她來到這個家,就從沒正眼瞧過我。

      熬了一夜,剛有了困意被她一下給驚沒了。

      今天,是開學的日子。

      我拉著行李箱來到學校的時候,校園里已經有許多人了,不過我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校園中心小亭子里的李雨欣。

      幾乎所有人都穿著校服,而她,卻穿的那么的清爽。

      就著裝來說,她和其他人,完全是鮮明的對比。

      小亭子里,還有幾個沒穿校服,反而穿著統一服裝的人。從他們那被染的五顏六色的頭發,還有身上掛的那些叮當作響的金屬飾品我就知道,這群小子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就是這么幾個小混混,這會兒卻嘻嘻哈哈的跟李雨欣聊的正嗨。

      我不知道該當做沒有看到,乖乖的把她的行李箱送到宿舍樓,還是應該過去阻止她與這些不三不四的人交談。

      正猶豫著,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然后就聽到一個比較熟悉的聲音說:“兄弟,別人泡妞有啥好看的?眼饞了?”

      我扭頭一看,站在我旁邊的原來是我初中時就結交的好友王重陽。這家伙是我為數不多的至交好友,但是他卻滿嘴都是女人,我平常并不愿意跟他多聊,因為我不喜歡聊女人。

      我怕他一會兒把話題帶到李雨欣身上,于是我拉著李雨欣的行李箱就往宿舍樓走,我不想別人談論我妹。

      可是我沒走出幾步,王重陽就追了上來,他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很是熟絡的笑著說:“兄弟,你是不是看上剛才那漂亮小妞了?”

      得,躲不開這話癆了。

      我無奈的撇了撇嘴,剛想開口解釋一下,王重陽就把耳朵湊到我耳邊,低聲說:“別多費心思了,那小妞看著挺好,其實可是個實打實的騷貨,這種人,敬而遠之就好。”

      聽到王重陽這么評論我妹,我當即就不樂意了,他竟然當著我的面談論我妹的壞話?

      不過轉念一想,他并不知道我和李雨欣之間的關系,說話直來直去的也沒什么,再說王重陽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不然他也不會在背后亂嚼別人舌根。于是我并沒有表現出對他話語的不滿,而是做出一副將信將疑的樣子說:“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王重陽神秘兮兮的朝我挑了挑眉毛,然后又湊到我耳邊說:“跟王成勾搭在一起的,能有什么好人?再說了,我剛才上廁所聽到王成給人打電話了,他讓人幫他買避孕套呢,說等放學就把那姓李的騷貨弄上床呢。”

      王成?

      我當下就愣了神,剛才坐在小亭子里跟李雨欣聊得正嗨的,可不就是高中二年級的混混頭子,臭名遠揚的王成?

      難道,他就是安排李雨欣去做網絡主播的人?

      他嘴里那個馬上就要被他弄上床的姓李的騷貨,就是李雨欣?

      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緒不對勁,王重陽拍了拍我的肩膀,嘻嘻哈哈的說:“行了,別眼饞了,等一會分了班,哥們我配合你,一定給你找一個美女同桌,好不好?”

      他的話我壓根就沒聽進耳朵里,我滿腦子都是怎么阻止王成跟李雨欣之間的事情。

      渾渾噩噩的來到宿舍樓,把李雨欣的行李箱暫存到管理員大媽的辦公室里,然后就被王重陽勾著脖子帶到了我所在的教室。

      當我們來到教室的時候,教室里正亂哄哄的,我隨意掃了一眼,卻意外的發現王成竟然跟我分在一個班,他這會兒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后排的位置上,滿臉壞笑對一個長相還算不錯的女孩聊著什么。

      在高二,王成這小子的勢利很大,別的不說,就他旁邊,還坐了幾個穿著跟他一樣服裝的男生。

      毫無疑問,這幾個男生都是王成的小弟。

      說起來,在我上高一的時候,沒少被王成這幫人欺負,我一次次的都忍了下來,但是現在,我滿腦子都是怎么把王成給收拾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欺負了我妹。

      “哥們,那邊的妹子不錯吧?她旁邊的座位還空著呢。快,快去。”我正發著呆,王重陽就在我腰間捅了捅,然后朝旁邊一個長相還湊合的女孩使了使眼色,示意我趕緊坐過去,但是我這會兒哪有這心思,直接就無視了王重陽的低語和眼神,隨意找了一個空位置就坐下了。

      我所在的學校并不怎么樣,教育條件更是差的離譜,一直等上課鈴響了好半天,才有一個老師進來點了名。

      點名一共沒用十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然后老師就走了,他讓我們這些同學相互認識一下,等下課鈴響了就直接放學,下午才正式上課。

      我們這些人幾乎全部都是高一時候的同學,哪里有什么好認識的,老師一走,教室立馬就亂了起來,玩手機的玩手機,跑出去抽煙的抽煙,完全就沒有一點上學的樣子。

      更離譜的還是王成,這孫子直接在教室里勾搭起了妹子,沒一會兒,就跟教室里僅有的那幾個長相還過的去的妹子打成了一片,更是旁若無人的玩起了左摟右抱。

      “兄弟,別老盯著王成看,這小子可狂著呢,這剛開學,估計正想找個不開眼的來耍耍威風呢。”我正盯著王成恨得壓根發癢,后背上突然被拍了一下,緊接著就聽到王重陽低聲說了一句。

      我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把目光從被一群女學生簇擁著的王成身上收了回來。

      這時,我卻突然聽到一個女孩用那種很做作很嗲的聲音說:“成哥,學校對面新開了家烤魚館,一會兒放學你能帶我去吃一頓嗎?”

      聽到那女孩的話,我就不由得撇了撇嘴,這都是什么世道,明明就是一混混,竟然還有女孩故意送上門,她就不擔心飯桌上被灌醉,受了欺負?

      正想著,就聽到王成說:“今天沒空,今天成哥有事呢。改天,改天好吧?”

      “有什么事?說清楚,不然我們姐妹們就跟著你。”王成話音剛落,另一個女孩就在插話了。

      顯然,想跟王成一起吃飯的女孩并不少。

      這情況估計換個男人都興奮的不行,但是王成卻吊兒郎當的說:“成哥我一會兒要跟李大美女出去開房做床上運動呢,你們跟著干嘛?怎么?你們想一塊啊?”

      王成這句話立馬讓我火冒三丈,我不動聲色的攥緊了拳頭,目光在教室里游走了起來。

      只是在教室里掃視了一圈,我就泄氣了,這尼瑪教室里怎么這兒干凈,竟然連一條桌子腿之類的東西都沒有!

      “王重陽,我身子不舒服,去趟廁所啊。”給王重陽打了個招呼,我就直接出了教室。

      小跑著來到校區的小樹林,費了好大勁才弄下一根大概五十厘米長,握著剛好合適的樹枝。

      弄光上面的樹杈和葉子之后,我把外套一脫,把樹枝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然后就直接到了學校門口等了起來。

      等了將近二十來分鐘,我就看到吊兒郎當的王成一步三搖晃的朝學校大門走來,他懷里,還摟著一個穿著暴露的女孩。

      這女孩顯然跟王成的關系非同一般,此刻正把腦袋埋在王成懷里,還做出一副撒嬌的樣子。

      由于角度問題,我并不能看到她的面孔,但是從她的身高穿著來看,無疑就是李雨欣。

      第三章:

      學校門口有兩名站崗的保安,我不敢在這兒動手,等他們走出大門好遠,我才遠遠的跟了上去。

      王成這孫子似乎挺著急的,他完全不顧街邊的行人,竟然把手臂環住了李雨欣腰間,更是把手掌蓋在了她那漏臍裝與超短裙之間暴露出來的光滑平坦的小腹上。

      至于他的左手,則順勢探進了李雨欣那緊身的上衣內,還壞笑著喊著什么手感好,規模大,一會兒開了房,要好好玩一玩之類的話語。

      而李雨欣竟然只是咯咯的嬌笑著,壓根就沒有一點要阻止的意思。

      這一幕讓我幾乎忍不住就要沖上去暴揍他一頓,但路邊行人實在太多了,我不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動手。

      我只能在心里暗罵了王成幾句,然后又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把李雨欣劃為了不知羞恥的那一類人。

      若不是老爸臨出門前,再三叮囑一定要照看好李雨欣,我才懶得管這個不知何為廉恥的女人!

      墜在他們后面大概走了幾十米的距離,他們終于拐進了路邊的一個小巷子。

      他們進入小巷子正合我意,人越少越方便我動手嘛。

      可是這小巷子口上掛的大紅色旅館牌子,卻像一把刀子一樣,狠狠地刺進了我的胸膛!

      我知道,如果我不能成功阻止王成這王八蛋的話,我妹妹,很快就要被他弄上床了!

      我咬了咬牙,把包裹在校服外套內的棍子拎在了手里,暗自鼓了鼓氣,便開始了習慣性的倒計時。

      就在三秒倒計時結束,我即將沖進小巷子的那一瞬間,王成的壞笑聲突然從小巷子里傳了出來:“別怕,成哥我帶著安全套呢,絕對不會懷孕的,快走吧。”

      咦?

      李雨欣似乎不愿意了?

      我收回已經邁出去的腳步,支棱著耳朵探聽著巷子里的動靜,我特希望李雨欣能懸崖勒馬,可是李雨欣的聲音也著實太小了點,而且小巷子里還有著“嗚嗚”的風聲,我壓根就聽不清楚她說什么。

      雖然聽不清楚她說的話,但是王成那不悅的聲音卻被我聽了個清楚。

      他罵罵咧咧的說:“行了,你個小騷貨也別裝純了,我都上你那么多次了,早就知根知底了。”

      聽到他這話,我立馬就忍不住了。

      李雨欣竟然、竟然已經被他上過好幾次了?

      當下我就把校服外套拉鏈拉好,雙手撐著下擺,瘋了似的朝小巷子沖了過去。

      王成這孫子正背對著我,李雨欣則依偎在他的懷里,兩人壓根就沒看到我。王成似乎聽到了我的腳步聲,還催促說:“趕緊走吧,不然一會兒放學了,被同學碰到了,知道我上了你的人就更多了。”

      說著,他就攬著李雨欣的小蠻腰朝巷子深處的小旅館走去,李雨欣顯然是妥協了,她做出一副不樂意的樣子,應該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已。

      這時我已經沖到了王成的身后,而王成這孫子還只顧著催促李雨欣抓緊時間呢。

      我雙手撐著校服外套,照著電影上打悶棍照麻袋的架勢,直接把肥大的外套蓋在了王成的腦袋上,然后雙手拉著外套的袖子,使勁的在王成脖子上繞了幾圈。

      這套動作,我在腦海中模擬了好幾遍,實施起來,也是相當的順手。

      “什么人!知不知道老子是誰!”

      在我忙著往他腦袋上照衣服的時候,王成的大叫聲也響了起來。

      說起來,王成的反應也算不慢。他大罵了一聲,同時十分麻利的轉身,接著就連續出腿,想要逼退我,而且,他還使勁的用雙手撕扯著腦袋上的校服。

      我擺明了是要悶他黑棍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誰?

      我冷笑了一下,顧不得嚇得尖叫著,已經跑出去幾米遠的李雨欣,掄起手里的木棍,狠狠地照著王成那還沒擺脫外套的腦袋砸了過去,同時,嘴里還歇斯底里的大喊著:“我打的就是你!不是要開房去嗎?開啊!你去開啊!”

      我也是沖動勁上來了,這一棍子下去沒輕沒重的,當下就砸的王成慘叫一聲,身子踉蹌著撲倒在地。

      王成能混成高二坑把子倒也有些本事,都到這地步了,竟然還不求饒。

      他一邊從地上摸索著碎石塊碎磚頭之類的四處亂砸,一邊罵罵咧咧的說:“老子是高二成哥!你打我黑棍可以!但是只要弄不死我!老子就干死你啊!”

      “干死我!那我就先砸死你!”聽到他還在威脅我,我當即就紅了眼,爆喝了一聲之后,顧不得朝我飛來的碎石塊,拎著棍子就朝王成腦門上砸了過去。

      即便王成夠硬氣,但是挨了一棍子,他還是難免的發出了一聲聽上去特滲人的慘叫。

      這慘叫聲落在我耳朵里,頓時讓我興奮的不能自已,我很清楚我和王成之間的差距。自小我就沒跟人動手打過架,偶爾被人欺負,我也都認了。

      而這次,我能這么痛快的打王成,全靠我搶先下手,還把外套罩在了他腦門上,不然估摸著他三兩下就能打的我爬不起來。

      正是清楚這一點,我更是抓緊時間,趁他擺脫校服之前,連續幾棍子砸在了他左右搖擺著躲閃的腦袋上。

      我也不知道砸了幾下,也許是三棍子,也許是五棍子,反正,在我丟掉棍子的時候,王成已經癱在那兒,似乎連動彈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似得,不過他還是很囂張的罵罵咧咧的。

      對于他那惡毒的威脅,我壓根就沒當回事。

      反正他腦袋全程被蒙著,又不知道我是誰,就算想報復,恐怕他都做不到吧?

      至于第一時間就嚇得跑出老遠蹲在地上,到現在都不敢回頭看一眼的李雨欣有沒有看到是我動的手,我是一點都不擔心。

      不管怎么樣,我總是她哥哥,她總不會把我供出去吧?

      蹲下身子,把已經快要王成掙開的外套重新整理了一下,又悠閑的把袖子在他脖子上繞了一圈,打了個死結之后,這才不慌不忙的扭頭看了一眼背對著我蹲在地上,把腦袋深深的埋在雙膝之間的李雨欣。

      我本來只是想要收拾一下王成,并不準備跟這個不知道羞恥的女人多說什么的,可是看到她那副擔驚受怕的樣子,還是不忍心就此離去了,不管怎么說,她總是我名義上的妹妹。

      大步走到李雨欣身后,我輕輕地拍了下她的肩膀,放緩了語氣,輕聲說:“李雨欣,別怕,是我,我是來救你的。”

      我這話一出口,她的身子很明顯的僵硬了一下,接著就看到她不可置信的扭過了頭來,滿臉狐疑的表情說:“你救我?有病啊?”

      啊?

      在她轉過頭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懵了。

      這個被我出手救下的女孩,竟然、竟然不是李雨欣!

      糟了!

      這人肯定會把我的長相告訴王成,王成肯定不會放過我!

      我心里立馬就緊張了起來,不過很快,我就冷靜了下來,這事,走一步算一步吧。

      好不容易把王成給收拾了,我得抓緊時間從他嘴里弄到我想要知道的,不然一會兒到了放學時間,萬一被王成手下那幫狗腿子堵在這里,可就徹底的麻煩了。

      “別告訴王成我是誰,謝謝了。”我勉強露出了一副微笑,很禮貌的對掐著腰站在我面前的女孩鞠了一躬,然后小跑著來到了正掙扎著起身的王成跟前,狠狠地一腳下去,把他用雙臂支撐起來的軀干又踹倒了。

      “老實點,我問你答,不然我今天整死你!”又一次放倒他之后,我故作鎮定的沖他吼了一句,不等他回答,就接著問:“說!為什么逼別人做網絡主播?”

      或許知道現在的狀態不是我的對手,王成也沒有在掙扎,而是罵罵咧咧的說:“什么網絡主播?你特么有病吧?”

      我冷笑了兩聲,都到這地步了,還嘴硬?

      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我很快就搜出了一部手機,也很順利的找到了他和李雨欣的聊天記錄,只是讓我有些好奇的是,整個聊天記錄被我翻了個遍,卻沒能發現任何關于網絡直播的字眼。

      從他們的聊天記錄來看,王成的確對李雨欣有意思,更是不止一次的提出想要約她吃東西看電影之類的,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看上去很是放!蕩的李雨欣,竟然每次都態度強硬拒絕了他的要求。

      難道,我當真是個腦殘?先是把別的女孩當成李雨欣,接著又把這個王成,當成了李雨欣QQ上那勞什子“一中成哥”?

      不會這么巧吧!

      我想要趕緊驗證一下他到底是不是那個安排李雨欣直播的人,于是我急忙點開了王成的個人資料,可是當我點開王成QQ的個人資料后,得到的結果讓我整個人都懵逼了。

      王成的昵稱壓根就不是“一中成哥”,而是一個很騷氣的非主流網名。

      媽的!都是誤會啊!

      足足愣了好幾秒的功夫,我終于忍不住嘆了口氣,早知道這樣,我當時就應該記下那“一中成哥”的QQ號啊!

      不過這會兒,后悔也已經晚了,我也顧不得罩在王成腦袋上的衣服,沖還楞在一旁摸不著頭腦的女孩揮了揮手,快步沖出了小巷子。

      我沒回學校,一路跑步回了家,沖了個涼水澡之后,這才勉強平復了一下激蕩的心情。

      下午的時候,我提心吊膽的出了門,花了比平常多出兩倍有余的時間才來到了教室。

      我不知道王成會不會知道是我悶了他黑棍,我只能祈禱被我出手“救下”的女孩沒有把我供出去。

      可是我還沒走到教室門口,我就知道,事情敗露了。

      第四章:

      王成腦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本來還有些小帥氣的臉龐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顯得很是狼狽。

      不過他依然大大咧咧的,這會兒正坐在我的座位上抽著香煙,身旁還圍了足足七八個穿著跟他同樣服裝的男生,而這幫男生的手里,還特么很整齊的拎著短棍。

      他,顯然是召集了人手在等我。

      “臥槽!陳子豪來了!”

      “快躲躲!別濺身上血了!”

      ……

      我故意放慢了腳步,一邊在腦中想著對策,一邊不急不忙的朝教室走來。可是還沒等我走進教室門口,就有人注意到我了,緊接著,教室里就亂了起來。

      坐在我座位上悠閑抽煙的王成惡毒的瞪了我一眼,隨手把煙蒂扔在腳下,還狠狠地用腳丫子碾了幾下,然后大手一揮,沖他身后的那幾個拎著短棍的家伙大喊:“把他給我押過來!”

      他話音剛落,兩個足足比我高了一頭,身上凈是煙味和酒氣的男生就朝我跑了過來,轉眼間就一左一右的架住了我的胳膊,拖死狗一樣拖到了王成跟前。

      “我特好奇你哪來的勇氣敢陰我!我更好奇你為什么還敢來上學!”

      王成陰森森的瞪著我,嘲諷意味十足的說了一句,接著就從一個小弟手里奪過短棍,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我腦門上。

      被砸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心中卻是在暗想,不愧是整天打架的混混頭子,他當著教室里這么多人的面,竟然還敢下這么重的手。

      可憐我剛才還想解釋些什么,試圖能不能忽悠住他呢,可是他卻壓根沒有給我開口的機會。

      不!不光是沒有給我開口的機會,他連反抗的機會都不給我!

      他直接就一棍子砸的我眼冒金星,腿腳發軟。

      王成把我放到之后,還沖我啐了一口,緊接著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看到他這動作,我以為他是要我滾蛋,可是還沒等我從地上爬起來,就看到他手下那幫子小弟獰笑著圍住了我。

      沒錯,他擺手的意思并不是要我滾蛋,而是他在吩咐他手下那群小弟揍我。

      棍子劈頭蓋臉的砸在我的身上,砸的我連眼睛都睜不開,更不要說什么拼死反抗了。

      我只能雙臂抱頭,避免自己的腦袋挨到那勢大力沉的棍子,同時還死死的咬緊牙關,盡量不發出丟人能丟到姥姥家的慘叫聲。

      即便這樣,我喉嚨里還是發出了一陣陣類似于野獸咆哮似得吼聲。

      教室里靜悄悄的,除了我壓制不住的吼聲,只有棍子砸在我身上發出的悶響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成終于開口了,不過他卻不是讓那幫已經打嗨了的手下停手,而是罵罵咧咧的喊:“你們都看好了!這特么的就是得罪我成哥的下場!”

      我知道,這應了王重陽上午對我說的那句話了,他說,王成這孫子正想找個不開眼的耍威風呢。

      可笑,我為了我那不知羞恥的,只是名義上,生活中卻處處看我不順眼的妹妹,就找刺激似得撞倒了他的槍口上。

      “哎呦!咋啦這是?”

      這時,一道不屬于王成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這聲音特熟悉,我一聽就知道是王重陽來了。

      他一來,我立馬就緊張了起來,王重陽可是跟我好了幾年的鐵哥們,他可千萬別幫我出頭啊,不然,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的,又得多一個了。

      我正想著,就聽到王成就罵罵咧咧的說:“老子打狗,你特么少多管閑事。”

      王成話音剛落,王重陽就嘻嘻哈哈的說:“哎呦,成哥在呢?快抽煙,剛從我爸那偷的中華,一整包,還沒開封呢。”

      我勉強用手擋在臉前,然后睜開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腫的老高的眼睛瞅了一眼,發現王重陽正滿臉賠笑的往王成懷里塞煙呢,王成則是假模假樣的推讓了兩下,緊接著就把煙揣進了兜里。

      王成把香煙收好之后,很得意的瞥了我一眼,拍著胸膛說:“行了,我王成最看重的就是兄弟情義,既然你兄弟給你求情,那今個就饒了你。”

      他一發話,那幫子小弟立馬就散開了,王重陽則又沖王成點頭哈腰的賠笑了幾句,滿臉焦急的沖到我跟前,廢了好大力才把我扶了起來。

      說實話,對于打架這方面的事,有兩種人是我最瞧不起的。

      第一種就是那種被人打了就只能抱著頭在地上打滾,連還手都不敢的孬種。

      可是我從來都是第一種人,基本上每次被人欺負的時候,都是任人打罵的,我很少有反抗的念頭。

      當然,就像今天這事,即便我想反抗也沒用,他們人太多了,而且還都拎著家伙,王成那孫子更是在我做出反應之前,就一棒子打的我眼冒金星了。

      而我的鐵哥們王重陽則是我最瞧不起的第二種人,他動不動就點頭哈腰的,完全一副漢奸樣的家伙。

      可是就是他這種軟骨頭的,還真沒怎么挨過揍,而且,他這個軟骨頭還出面救下了我這個已經做好準備,準備被打暈甚至被打殘的孬種。

      “兄弟,你得罪成哥干嘛?真是找著挨揍。”王重陽把我扶起來之后,還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架勢沖我訓斥了兩句,似乎擔心我會頂嘴,還趕緊沖我使了個眼色。

      我當然明白他什么意思,于是也不反駁,只是有氣無力的說:“先送我去醫務室吧。”

      “那啥,成哥,我就先送這小子去醫務室,您忙著。”王重陽又轉過身,滿臉奴才樣的對王成說了一句,然后架著我的胳膊就往外走。

      “站住!”

      還沒等我邁動那被砸的幾乎不受控制的腿,王成突然大喊了一聲,緊接著就聽到他罵罵咧咧的說:“陳子豪,你特么的記著點這次的教訓。”

      他這話落到我耳中,讓我覺得特窩囊,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被人暴揍了一頓,還得被他罵罵咧咧的訓斥。

      但是我沒有辦法,只能乖乖的賠了個笑臉,在王重陽的攙扶下出了教室。

      我從來被被人打這么慘過,幾乎每走一步,都要疼的我倒抽一口涼氣,好在王重陽身體壯實,我把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了他的肩頭,這才艱難的來到了醫務室。

      醫務室里的小護士顯然被我一身的傷嚇壞了,她皺著眉頭訓斥了我幾句,還非要給教導主任打電話匯報這事,我跟王重陽倆人跟她好說歹說的磨蹭了好一會兒,才打消了她的念頭。

      學校的醫務室是收費的,王重陽幫我出了錢,小護士這才很隨意的給我擦了傷藥,然后給我安排了個床位,滿臉不耐煩的讓我躺著去休息。

      王重陽則在我耳邊絮絮叨叨個不停,一直追問我為什么會惹到王成,我沒告訴他,我不想把這事跟李雨欣牽連到一起。

      她畢竟是女孩,肯定會比我一個大老爺們更在意名聲。

      好不容易把王重陽打發走,我閉著眼睛倚在病床上,心中十分冷靜的想著,既然不是王成安排李雨欣做什么主播的,那“一中成哥”又會是誰?

      沒等我想出個頭緒,耳邊突然響起了李雨欣的聲音:“呵呵,果然被打的不輕。”

      我睜眼一看,李雨欣正抱著雙臂,滿臉不屑的站在我床頭,她看向我的眼神,就像看乞丐似得。

      要知道我可是因為她才得罪了王成,落得個這種地步的啊!可是她卻連句好話都沒有,反而還用這種態度對我說話!

      當下我就沒好氣的說:“你來干嘛?”

      李雨欣嘴角揚了揚,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知道嗎?你被打只能說你活該,我都說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聽到她這話,我更是火冒三丈,一時也顧不得醫務室不得大聲喧嘩的規矩了,不受控制的提高了聲調沖她喊:“你以為我想管?是老爸安排我照看你的!我不能看著你被別人騙上床!”

      “我會被人騙上床?我沒那么弱智好吧?”李雨欣瞪大了雙眼,十分驚訝的說了一句,接著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我不愿意看到她瘋瘋癲癲的樣子,雙眼一閉,也不接她的話了。

      病房里剛安靜了不過幾秒鐘,一個讓我惡心到極點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喲,這么巧?雨欣妹子也在呢?”

      媽的!王成來了!

      我不由自主的攥緊了拳頭,心中在暗自思索著,剛才王成這孫子當著教室里那么多同學的面說放過我,這會兒竟然追到了醫務室,他到底想把我怎么樣?

      正想著,我就聽到李雨欣淡淡的說:“陳子豪是我哥,你以后別動他。”

      李雨欣這句話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她可是再三叮囑我,一定不能讓學校里的人知道我們認識呢,這會兒竟然主動交代了我們之間的關系?

      王成也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壞笑著說:“嘿嘿,你姓李,他姓陳,我看他是你情哥哥吧?”

      “別胡說八道!”李雨欣瞪了瞪眼,沖嬉皮笑臉的王成吼了一句,然后嘴巴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什么,不過王成卻搶先開口,他拍著胸膛說“放心吧,既然有這層關系在,我以后肯定不動他。”

      雖然王成把胸膛拍的“啪啪”作響,但是我還是不肯相信他會這么大度,我倆高一的時候就在一個班,一年的同學做下來,我對他也算有些了解。

      他,可是個有仇必報的混混頭子啊!

      這些我心里都清楚,可李雨欣似乎相信了他的話,她對王成說了個謝謝,然后淡淡的瞥了我一眼,什么都沒說就踩著高跟鞋跑出了醫務室。

      第五章:

      李雨欣剛走,王成就招來了之前對我態度不怎么樣的小護士,連錢都沒付,就吩咐小護士給他換了藥,接著又要了個跟我緊挨著的病床,還很隨意的點燃了支香煙。

      那小護士就眼巴巴的看著他抽煙,連句牢騷都沒敢發,更是沒有提藥錢的事,就拎著個醫藥箱說要去出診了。

      轉眼間,偌大個醫務室就剩下我和王成兩個人了,跟這么個惡霸獨處一室,我突然覺得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王成半躺在病床上,一邊吞云吐霧,一邊嬉皮笑臉的對我說:“上午你是把李萌萌當成李雨欣了對吧?嘿嘿,我早就該知道你小子跟李雨欣關系不一般。”

      我不知道王成說這些有什么意思,于是我也不說話,反正醫務室有攝像頭,我還真不怕他敢在這兒動手揍我。

      王成似乎也沒有要揍我的意思,而是壞笑著瞥了我一眼,“李雨欣也真是的,我追她追了這么久,她不接受也就算了,竟然還跟你這種人處上了。”

      看到他臉上的笑意我就心煩,于是我也沒接他的話,淡淡的說:“她是我妹。”

      說完,我就閉上眼睛,不再看他丑惡的嘴臉。心中卻在暗罵,就你這種到處沾花惹草的混混頭子,換誰也不會接受吧?

      我不想搭理王成,可是王成語氣冰冷的說:“你也不用解釋,我也懶得管你倆的關系,實話跟你說,成哥我看上她了,想辦法幫我約她出來吧。”

      幫你個王八蛋約自己的妹子出來?開玩笑!老子就是拼著挨頓揍,也絕對不會答應你!

      我想也不想,張口就說:“不可能!”

      “啪!”

      我話音剛落,臉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對于這巴掌,我是毫無防備的,當下就被嚇了一跳。

      睜開眼睛一看,王成正獰笑著站在我床頭,見我看他,還咬牙切齒的對我說:“小子,咱高一的時候相處了一年,你應該了解我的手段。”

      “這么跟你說吧,你幫我把李雨欣那小婊子弄上床,咱倆之前的賬就一筆勾銷,以后我保你在學校里橫著走,你考慮下吧。”王成目光緊緊的盯著我,搖頭晃腦的說了一句,他完全就是一副吃定我的表情,還很是悠閑的點了支香煙,吧唧吧唧的抽了起來。

      我沖王成咧了咧嘴,干笑了兩聲,然后毫不在意的說:“成哥,你也算是號人物,看上誰了自己去追唄,沒必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吧?”

      王成正瞇著眼睛抽煙,聽到我這話,立馬惡狠狠的瞪著我,似笑非笑的說:“這么說你是不答應了?”

      我沒說話,而是不動聲色的坐起了身子,隨時準備跟王成干起來。

      剛才我只是拒絕他的說法,臉上就挨了個響亮的耳光,我估計,如果我把王成這孫子惹毛了,他肯定不會顧及什么攝像頭,百分之百的要出手揍我。

      王成顯然也看到了我的舉動,他眉頭挑了挑,冷笑著說:“不答應也行,你小子洗好脖子等著挨砍吧,今天老子我不把你弄殘,就特么的不姓王!”

      他撂下句狠話,然后就那么明目張膽的叼著香煙出了醫務室,一點也不擔心會不會撞見校區里不時巡邏的保安和老師。

      我都已經做好了跟他動作的準備了,結果他只是撂下句狠話就走了,這一點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不過轉念一想,他要收拾我,何必要急于這一時呢,而且還是我們兩個一對一的情況下,換做我是他,也會在人手充足的時候再來找茬吧?

      我也不急著回教室了,我準備在醫務室待到放學,然后直接回家,免得再跟他碰面。

      沒錯,我怕了,我可是知道王成這孫子是說到做到的,他說要把我搞殘,肯定不會輕饒了我。

      再說我剛被暴揍了一頓,渾身都酸疼酸疼的,我現在的狀態,不允許我跟王成他們再起沖突。

      由于昨晚晚上,我申請小號去投訴李雨欣的直播間,幾乎忙活了一整晚,這會兒一躺到床上,頓時就有一股濃重的困意涌上了心頭,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哎!陳子豪!你特么的還睡覺呢!王成馬上就帶人過來啦!快跑啊!”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王重陽的聲音突然傳入了我的腦海,我頓時就一個激靈,騰地一下就從床上彈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往腳上穿著鞋子。

      慌亂之中抬頭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時鐘,我這才發現已經快要到放學時間了。

      “砰!”

      我剛剛把鞋子穿好,醫務室的玻璃門就被大力的推開了,扭頭一看,果然是王成帶著一幫子拎著棍棒的小弟找上門來了。

      王成進門之后,就大馬金刀的坐到了一張病床上,不屑的瞥了我一眼,陰陽怪氣的說:“喲,我還以為你會提前溜了呢,沒想到你還挺有種呢。”

      呵呵,要不是老子睡過頭了,早特么的到家了!

      我連他的話都沒接,只是在心里暗罵了一句,然后就目光四處游走,想著能不能找到一個趁手的武器。

      咦?

      床頭柜上的水果盤里,放著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我知道自己的本事,就算有刀子在手,也沒有那個膽量拿著刀子跟他們干架,但是手里拿著家伙,總能給我增加一些底氣。

      當然,我最最希望的是,我能拿著水果刀,喝退這群拎著棍棒的小混混。

      只是我比較擔心萬一我拿著刀子跟他們對峙,有可能徹底的惹怒王成,這是我最不愿意見到的。

      “媽的!敢無視老子!哥幾個!揍他!”

      我正思量著,王成就罵罵咧咧的沖他身后那幫小弟吩咐了一句,頓時,一群拎著棍子的家伙就朝我沖了過來。

      糟了!

      看到對方這么氣勢洶洶的沖過來,我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沒等我做出什么反應,就看到王重陽從兜里摸出了兩盒玉溪,點頭哈腰的湊到了王成跟前,一臉奴才樣的說:“成哥,別,別動手啊,都是一個班級的弟兄,可不能窩里斗啊,這個是我專門買來孝敬成哥的,笑納,笑納啊。”

      王重陽不愧是我多年的鐵哥們,只今天一天,就為了我掏了一包中華和兩包玉溪,這三包煙,可得百八十塊錢呢。

      王成倒是不客氣,伸手就接過了王重陽手里的香煙。

      按照道理來說,他收了求和的禮,應該不會在對我動手了,可是還沒等我松口氣,就看到王成猛地揮了下手臂,直接給了王重陽一個響亮的巴掌,接著就指著王重陽的鼻子大罵:“滾!你特么的算哪根蔥,信不信老子把你一塊收拾了!”

      收了東西還不肯罷休?

      說實話,我沒想到王成會這么不要臉,我更沒想到王重陽這么能忍。

      這不,他臉上挨了一巴掌,竟然還滿臉堆笑的說:“成哥、別動怒,別動怒啊,打我的臉不硌您的手啊?”

      他低三下四的給王成送禮,被人拿巴掌換走了禮,竟然還滿臉堆笑的賠不是。

      他這人要是放到打仗那會,我估計他百分之百得當漢奸。

      我是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沖王重陽喊:“你走吧,這事本來就跟你沒關系,別硬往自己身上攬。”

      王重陽聽到我這話,頓時就急了,連續給我使了幾個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無非就是讓我服個軟。

      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我服軟也沒有用。

      要知道王成可是準備通過我把李雨欣約出來騙上床的啊。我不可能答應他的要求,所以,就算我道了歉也白搭。

      “嘿嘿?你這兄弟雖然是個軟骨頭,但是他重情義,挺好。”坐在一旁抽煙的王成突然指著王重陽對我說了一句,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他臉上的笑容落在我眼里,直讓我覺得瘆得慌。

      我沒說話,倒是王重陽賠著笑給王成戴了頂高帽子,說什么還是成哥為人仗義,為朋友兩肋插刀之類的。

      “行了,你小子也別拍馬屁了。”王重陽沖王重陽擺了擺手,然后又目光陰冷的看著我,獰笑著說:“成哥我今個不揍你,我要今個兒當著你的面,揍你兄弟!”

      他說完,沖那幾個小混混使了個眼色,得了吩咐的幾個人頓時就一窩蜂的圍住了王重陽,揮舞著手里的棍棒朝王重陽身上抽了起來。

      王重陽是個正兒八經的軟骨頭,挨了幾棍子,立馬就慘叫連連,更是一口一個成爺的喊著,嘴里不停地說著求饒的話語。

      我登時就怒了,你特么的欺負我也就算了,對我這么個常年挨欺負的人來說,挨頓揍并不算什么,但是你打我兄弟干嘛!

      當下我就腦子一熱,揮舞著拳頭沖向了那個拎著棍子打的最起勁的家伙。

      他打的正嗨,壓根就沒防備一向膽小如鼠的我敢突然動手,被我一拳頭砸在了后腦勺上,吭都沒吭一聲,就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我的突然爆發令一片嘈雜,混亂到極點的醫務室安靜了下來,包括王重陽在內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我沒想到我這么厲害,竟然只用了一拳,就把那個個頭比我還高的混混干暈了。

      “臥槽!敢動手?”短暫的安寧很快就被王成不可置信的喊聲打破了,他的喊聲也驚醒了其他人,這一次,沒等他吩咐,他手下那群小弟,就丟下臉上還印著腳印的王重陽,怪叫著揮舞著棍子,劈頭蓋臉的朝我打了過來。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海棠讀書”,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