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言情 >

      《婚色入骨厲少的神秘新妻》慕清寒厲霆深丨七月女巫本尊小說

      《婚色入骨厲少的神秘新妻》慕清寒厲霆深丨七月女巫本尊小說

      作者:七月女巫本尊

      類型:言情

      大小:5.3MB

      時間:2018/10/29 09:40:05

      內容概述:《婚色入骨:厲少的神秘新妻》是由“七月女巫本尊”所...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22969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婚色入骨:厲少的神秘新妻》是由“七月女巫本尊”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主角是慕清寒、厲霆深,本以為她離開他,就是一場救贖,可終究,他還是想要她的命。高樓上縱身一躍,所謂情深,就是死生挈闊吧,不過這一切,終究是結束了。

       

      慕清寒厲霆深小說_婚色入骨厲少的神秘新妻在線閱讀

      第一章 她不敢進門 

      車子停在麗景灣之前,慕清寒扯了扯衣角,似乎想要撫平一些。

      可沒有什么用,裙子早就被撕破了,露出來的大腿上,青紫一片。

      “太太,到家了。”司機回眸,善意的提醒道。

      她慌張“哦”了一聲,忍著羞愧奪門而出。

      跑到門前,鑰匙從包里面拿出來,她的心卻是砰砰亂跳,亂成了一團麻。

      “小美人,一把鎖就要無數的鑰匙來開才有意義,來,讓我好好疼你。”

      腦子里充斥著的歹徒的骯臟語言如若冰錐,寒冷尖銳。

      她的心臟一抽一抽的,身體踉蹌了一下,兩腿間疼痛似乎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她的屈辱,眼淚頓時唰唰的往下掉。

      門從里面打開,傭人垂手而立:“太太,您回來了。”

      客廳里面的燈光明亮,厲霆深坐在沙發上,眉目清冷,英俊的五官之上如若是蒙著一層生人勿近的寒霜,一雙黑眸恍若宇宙間能吞噬萬物的黑洞,只是一個眼神,似乎能將人貫穿。

      慕清寒緊緊拽住衣角,唇角被咬了又咬,低低的叫了一聲:“老公。”

      厲霆深的眼神只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隨后又看向手中的雜志,她的狼狽羞愧一分不差的落在他的眼底,可他卻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既然臟了,就去洗干凈,愣在門口有事?”

      慕清寒白色的包包都是泥巴,衣服被撕開幾條口子,幾乎衣不蔽體,她下意識的并了并腿:“我,我今天出去,是因為……”

      “師情已經跟我說過,去洗澡吧。”他合上雜志,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她,起身上樓。

      慕清寒眼巴巴的看著他消失,才收回了目光,轉身走到浴室,門“哐”的一聲關上,她打開水龍頭,雙手捂臉,低聲的啜泣。

      今天出門,厲霆深的小情人洛師情主動邀約,洛師情說要放手,成全他們夫妻和睦,她傻傻去赴約,結果遇到一幫歹徒,若不是……水是熱的,但是心越來越冷,她閉了閉眼,從浴缸里起身,裹上了純白的浴巾,身上的痕跡卻更加的明顯。

      走到臥室門口,她的心依舊忐忑,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動靜,才敢進來。

      厲霆深坐在床上,正在打著電話,沖著她擺擺手,示意她安靜,溫和的語調,才從他菲薄的唇間溢出來:“師情,好,我知道,不要哭了,不怪你,嗯,她沒死,我的人救了她,不要自責,嗯?”

      她沒死……

      慕清寒心口窒悶的難受:“老公,我……”

      “啪。”

      厲霆深的手機扔在一邊的床頭柜上,冰魄一般的眸光犀利襲來:“慕清寒,我說過多少次,在她的面前,不許叫我老公。”

      她低下頭,鼻子抽了抽氣,哽咽道:“可是我也愛你啊,你能不能顧忌一下我的感受,受害者是我,你為什么不能安慰我一下?”

      “你不就喜歡男人要你嗎?還需要安慰?”厲霆深緩緩走來,一步一步,身高的差距讓驟然降下的氣壓瞬間落下,讓她幾乎喘不上氣:“呵,還是你,沒被玩夠,還想要?”

      第二章 結婚只是交易

      慕清寒后退一步,眼底有眼淚打轉,“老公,我,我……”

      厲霆深又往前一步,“好好說話。”

      她退到了墻角,唇角顫顫的,“我才是你的妻子,為什么不能叫你老公?”身體靠在墻上,本就沒有系好的浴巾被蹭了一下,瞬間滑下去,涼意遍布全身,她瑟縮了一下,不敢抬頭。

      本來白皙嬌嫩的皮膚滿是傷痕,甚至還有那些人留下的痕跡。

      厲霆深眉心幾乎皺出了一條的痕跡,“你覺得,你這么臟,配?”說完,他不想多看她一眼,轉身就要走。

      只是邁出一步,遇到一些的阻力。

      他回眸,慕清寒已經哭出聲來,小心翼翼的拽著他的衣角,“老公,我沒有被強暴,司機救了我……”

      厲霆深盯著她,眉宇之間多了幾分的不耐,“跟我有關系?慕清寒,領證之前我就告訴你,婚姻只是一場交易。”

      她的手指輕顫,悵悵的松開了他。

      當初在福利院,他救她于水火,她愛上恍若天神的他,想要成為他的妻子,他同意了,卻告訴她,婚姻是一個交易,她的存在,就是為洛師情擋傷害的。

      “可是老公,你也說過,會給我體面的,”慕清寒咬著唇,眼底霧蒙蒙的,像是脆弱的瓷娃娃的。

      厲霆深莫名的覺得自己心口酸酸的,煩躁的捏了捏眉心,“這么說,你還是想要?”

      慕清寒不安的垂下頭,身體卻是忽然離地,隨后又被扔到了柔軟的大床上,她將床壓得凹下去一塊,還沒爬起來,又被男人按在身下。

      叮鈴叮鈴……

      厲霆深迅速在她的身體里釋放,瞬間抓取了床頭柜的手機,急喘的氣息當即穩定下來,語氣溫和寵溺,“師情,怎么了?”

      慕清寒死死的拽住被子,明明是夏天,可冷意絲絲入骨。

      他打完電話,再回來的時候,看到慕清寒身上披上了一層的浴袍,便走到她身邊,攤開手,“吃了它。”

      白白圓圓的藥片,她不是第一次見,也知道功效,她承諾過不會懷上他的孩子,也乖巧到至今,只是被老公親自送避孕藥,心口那股情緒尖銳的刺穿胸腔,手有些顫的將藥片拿過來,厲霆深已經換上外套,“你自己睡,不要煩我,嗯?”

      “你去哪?”慕清寒鼓著勇氣,叫住了已經到門口的他。

      厲霆深回眸,“師情發燒了,你……”他看到女人眼角的淚痕,那些責備的話最終還是卡在喉嚨之中,“不要忘了吃藥。”

      說完,人迅速離開。

      慕清寒看著手中的藥片,這是第一次他沒有看著她吃下藥,只是因為,洛師情發燒了。

      也好,這正給了她機會。

      拽過一張紙巾,她將藥片小心的包好,小心謹慎的看了看門外,又將門反鎖,走到馬桶前,心臟緊張的迅速跳個不停,將藥片扔進去的時候,手都顫抖的幾乎不聽使喚。

      ……

      厲霆深在醫院陪了一個晚上,半睡半醒之間,似乎看到一個人影,正在掐著洛師情的脖子,是要殺人!

      他想都沒想,猛地伸手按住那人的脖子,“慕清寒,你要干什么?!!”

      第三章 他有些心慌

      慕清寒的眼淚簌簌的往下掉,拼命的搖著頭,想要說些什么,可厲霆深卻是一把將她甩開,隨后又將她抵在墻上,“師情昨天約你出去,讓你受了苦,她自責哭了大半個晚上發了高燒,你完好無損,她卻躺在病床上,你還想殺了她泄憤?”

      慕清寒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我沒有,她也是我的朋友,我只是……”

      “她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她的悲哀!”厲霆深打斷了她的話,冷哼一聲放開她,“趕緊滾,以后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慕清寒藏在背后的手被指甲扎的生疼,聲音啞啞的,“你是不是覺得,我才應該躺在這里,我活該受傷害?”

      “我恨不得是你!”厲霆深多看她一眼都不肯,反身坐在洛師情的床邊,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

      慕清寒的心頭酸澀的疼,“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厲霆深冷哼一聲,“結婚的時候你答應過不會有幻想,現在你若是不甘心了,可以馬上離婚。”

      “離婚?”慕清寒的心猛地一沉,“不行,我不同意。”

      “那就給我滾!”厲霆宸眉宇之中透著不耐,抬眸的時候,看到她眼眶紅腫,雙肩在不斷的顫抖,心頭被像是被繡花針刺了一下,皺眉避開了她的神態,“不要讓我在這里再看到你!”

      她捂著嘴哭著跑了,而厲霆深的心口卻是煩亂成一團麻。

      “咦,厲總,那位小姐呢,”護士抱著被套枕套進來,“我剛剛讓那位小姐幫我將病人枕套弄下來,她放在哪里了……厲總,您去什么地方啊。”

      “阿深,”洛師情醒過來,叫住了已經到了門口的厲霆深。

      厲霆深頓住了腳步,走廊里空無一人,那個女人弱小的飯都吃不了幾口,跑的倒是挺快!

      “阿深,你怎么了?”洛師情精致的小臉蒼白,水靈靈的眼睛看著他,楚楚可憐,“在生氣嗎?”

      他的腦子里充斥著慕清寒剛剛哭泣無助的模樣,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憤怒,可面對洛師情,他的情緒瞬間被壓下去,搖頭,“沒事。”

      洛師情拿過桌子邊的蘭花,“阿深,這是你送我的嗎,真好看。”

      蘭花的花莖并不整齊,一看便是那女人自己裁剪的,花朵映襯著洛師情明媚的笑臉,相得益彰航,可他的眼前,卻出現了慕清寒安靜地拿著花剪,為蘭花剪枝條的樣子,每一次,她都格外認真的對他說,“阿深,你喜歡蘭花,我會照顧好它們的。”

      他每一次的都是視若無睹,卻不知道,蘭花已經盛放,美不勝收。

      轉過身,他交代護士,“照顧好師情,有事給我打電話。”說完,快步出門,甚至沒告訴洛師情去什么地方。

      “洛小姐……”護士有些尷尬。

      洛師情已經是滿臉的怒氣,將手中的蘭花猛地扔在地上。

      厲霆深出了醫院,就看到慕清寒站在一輛豪車之前,跟里面一個年輕的男子說著什么,她調皮的戳了一下男人的臉,臉上笑容明媚燦爛,從結婚之后,從未見她這樣笑過。

      第四章 不會離婚

      慕清寒話沒說完,就感覺自己的手腕上一疼,隨后被拽到了一邊,她看清楚的時候,才發現厲霆深站在車前,語氣不善的沖著車里的男人。

      “傅總,沒事把車停在醫院前,得了絕癥了?”他刻薄不留情面,里面的男人卻是淡淡的一笑。

      厲霆深沒有多說,拽住身邊的慕清寒,拖著她走向地下停車場,將她扔在后座里,陰狠的盯著她,“你跟傅斯年什么關系?”

      慕清寒抿了抿唇,“他是我的老板。”

      她結婚前曾經上過班,傅斯年算是對她有知遇之恩。

      “呵,他給你多少錢,你這么上趕著?”猶記得出病房還是梨花帶雨,在傅斯年面前卻是笑靨如花,這種差別讓他頓覺失落,胸口無法遏制的憤怒迅速燃燒了理智,“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慕清寒眸子瑟縮了一下,身上的血液像是被瞬間抽干了一樣,她癱軟在座位上,眼底悲涼,“可是你剛剛說,要離婚了。”

      “所以,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厲霆深將她按在身下,“沒有我的允許,你休想!”

      慕清寒聞言,沒有任何的驚訝,反而急切抓緊了他的衣服,“那我要個孩子,行嗎?”

      厲霆深的撕扯她衣服的動作停下來,眼底的猩紅緩緩散去,車內火烈的氣息瞬間冷凝,“除了師情,沒有人配生我的孩子。”

      又是這句話……

      慕清寒靠在車門上,雙手抱膝,將頭埋下去,眼淚滲入衣襟,看不出曾哭過。

      因為這件事,他對她冷遇二十多天,卻又限制著她的自由,不許她上班。

      “老公,我不是囚犯。”被囚禁了一個月,慕清寒終于能見到厲霆深。

      厲霆深掃了她一眼,這段時間,慕清寒瘦了很多,本來白皙的臉頰也有些蠟黃,身上的衣服很寬大,似乎都能飄起來,他不悅的皺皺眉,“怎么,厲家的人虐待你了?”

      慕清寒趕緊搖頭,她不敢得罪厲霆深,可也不想過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老公,我只是想要自己的自由,你放心,你放我離開,我不會說出關于你任何的事情,在外也不會承認我是你的太太,可以嗎?”

      不承認?

      厲霆深冷笑一聲,眼底寒光微閃,“你不是想要死死的霸占厲太太的位置嗎?如果你想要自由,現在就乖乖跟我去民政局離婚。”

      慕清寒不敢置信的抬眸,“你……”

      “慕清寒,我不搭理你,是因為你不值得我動心思,不要把自己擺在什么重要的位置上,因為那樣,更顯得你自輕自賤,懂嗎?”他的聲音沉沉,眼底有晦暗的情緒不斷的涌動,他看著眼前的女人神態由著急變得驚恐,又變得冷靜,最后,歸于一片的安靜,現在的她,就像是面對狂風暴雨,也不會掀起任何的波瀾了一樣。

      不知道為什么,厲霆深看著她黯然的樣子,心口像是被什么東西刺中了一樣,明明他應該不在乎,可偏偏覺得煩躁不安。

      “好,我知道了,”慕清寒垂下頭,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再抬眸的時候,依舊是滿臉堅定,“我不會離婚,絕對不會!”

      第五章 你可以搬出去

      聽到她的答復,厲霆深煩躁的心思反而平和了很多,他掃了肩膀微微顫抖的她一眼,眼底的情緒越發的晦暗,有一抹的心疼剛剛出現,卻又被眼底的黑暗吞噬。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敢離婚的事情,慕清寒這幾天都很乖巧,還會每天下廚,將飯菜準備好,只不過厲霆深每天回來的都很晚,而且都是吃過晚飯了。

      冰箱里面的剩菜剩飯越積越多,被傭人一次性清理干凈,還語氣不善的指責,“太太,就算是厲總有錢,也不是你能這么浪費的,更何況,要是洛小姐來了看到這些東西不開心,誰能承擔得了責任?”

      “洛小姐要來?”慕清寒看著扔在垃圾桶所有的愛心便當,心也跟著沉了下去,猛不丁聽到洛師情的事情,有些錯愕,甚至來不及怪傭人。

      傭人冷哼一聲,“你以為,你是這里的女主人?臉是個好東西,但是啊,你的也太多了。”

      “你說清楚,她為什么來,來干什么?”慕清寒猛地按住她的肩膀,眼底閃過幾分的戾氣,突然猛漲壓力讓傭人大吃一驚,狐疑的看過來,可仔細看看,這個慕清寒眼中含淚,除了有些憤怒之外,看不出任何的不對,剛剛,應該是幻覺吧。

      “太太,你鳩占鵲巢這么久,也該騰地方了。”傭人根本不在乎她的憤怒,伸手將她猛地推開,根本不管撞在一邊門上的慕清寒,轉身離開。

      客廳的門被打開,厲霆深站在門口,外面風雨很大,他白色的襯衫上,還有幾道的水印,水印覆蓋著口紅印,讓他的領口顯得一大片的暗紅。

      慕清寒雙手緊緊握住,眸底赤紅,“為什么,厲霆深,你為什么騙我,我已經聽你的,愿意被你軟禁,你還要讓洛師情住進來?”

      外面雷聲陣陣,閃電劃過,照亮了夜空,她背對著窗,身影瞬間被冷光刺中,她的身形一晃,臉色慘白,再開口,聲音卻是已經哽咽沙啞,“你說啊,說啊。”

      話喊出來,眼睛再也承受不住淚意。

      厲霆深對她的質問,像是沒有聽到一樣,換好鞋子,很快就走到了樓梯口,看樣子,是要上去休息。

      “你不能走,你說清楚,你明明答應過我,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慕清寒跑過去,手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胳膊。

      走近了一些,才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茉莉花香,是洛師情最喜歡的味道。

      是有多么的繾綣,多么的情深,才會讓這香水味經久不消,甚至雨都沖刷不盡?

      她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扔進了油鍋,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像是要被炸開了。

      厲霆深不堪其擾,“你鬧完了?”等著她平靜下來,他才緩緩開口。

      慕清寒愣了一下,弱弱得開口,“我,我只是……”

      “你如果不想師情住進來,可以搬出去,慕清寒,你要明白,我從來沒有強迫你留下。”他不愿意看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樣子,因為他會心煩,他討厭自己心思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

      慕清寒手被推開,再抬眸,男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

      她晃晃悠悠的坐下來,臺階涼如水,卻不如心涼如冰。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她感覺胸腔里憋悶,胃里面反酸,捂住唇,卻覺得胃里面翻騰的更厲害。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掌文”,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