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玄幻 >

      《萬古第一殺神》蘇玄柳寒煙丨執筆天涯小說

      《萬古第一殺神》蘇玄柳寒煙丨執筆天涯小說

      作者:執筆天涯

      類型:玄幻

      大小:5MB

      時間:2018/10/27 17:12:59

      內容概述:《萬古第一殺神》是由“執筆天涯”所著的一本小說,故...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8750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萬古第一殺神》是由“執筆天涯”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的主角是蘇玄柳寒煙,誰想殺他,他便殺誰!前世今生,他蘇玄只會是給敵人帶去噩夢的浴血修羅!

      萬古第一殺神

      第一章 蘇玄,邪神之力

      “蘇玄你個廢物,誰給你的膽子偷看柳師姐洗澡!此次你師傅自己都危在旦夕,我看還有誰能護著你!”

      一聲厲喝在蘇玄耳邊不斷回響,讓他猛地睜開雙眼。

      “我竟然穿越了!”蘇玄看看自己稚嫩白皙的雙手,滿臉不可置信。

      這里已經不是地球,而是一個叫做圣王大陸的地方。

      蘇玄本是地球最強殺手,綽號“修羅”!

      在一次搶奪國寶神秘玉劍的任務中,敵人使用了具有大范圍殺傷面積的導彈,直接是把蘇玄和數個強者轟炸成渣。

      這是必死的局面,蘇玄根本沒想過自己能活,但讓蘇玄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魂穿到了這個少年身上。

      “呼!”

      徒然,勁風激蕩!

      蘇玄感覺到了危險,本能的抬起了左手。

      一只腳踢來,強大的力量讓蘇玄渾身狂震,但在這瞬間他也展現了極其恐怖的戰斗本能,右手瞬間握拳,轟在那只腳上。

      “砰!”

      拳腳相碰,又是一聲沉悶的碰撞。

      蘇玄一點腳尖,借著后勁向后退去。

      而在蘇玄前面則有一個少年踉蹌后退,一臉震驚。

      在那少年身后還站著四個少年,皆驚疑的看著蘇玄。

      蘇玄攔下少年的攻擊,更是反攻,顯然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徐三!”蘇玄低喝,叫出了少年的名字。

      此刻蘇玄的身份,是武陵宗的一個弟子。

      在修行至上的圣王大陸存在著大大小小無數勢力,按照強弱分為靈,玄,地,天四類。

      武陵宗便是萬千靈宗之一。

      蘇玄是孤兒,武陵宗的宗主東方守陵將他從外面撿來,撫養長大,更是收他為弟子。

      但東方守陵顯然不懂如何教導孩子,蘇玄自幼便是紈绔至極,仗著東方守陵的寵溺在武陵宗橫行霸道。

      當然,最要命的是蘇玄修為還極低,資質極其平凡。

      在圣王大陸,其修行境界劃分為御靈,靈者,靈師,靈天,靈王,靈皇,靈尊,靈帝,靈圣。

      每一境界,又分九階。

      蘇玄此刻只有二階御靈的修為,遠低于同齡人。

      而這次東方守陵莫名其妙中毒,閉了死關。偌大武陵宗,直接是被大長老和二長老接管。

      這怎么想都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但蘇玄猶不自覺,還去偷看武陵宗頂尖天才柳寒煙洗澡。

      當時蘇玄直接被眼前這幾個少年抓住,更是在今日被活活打死。

      如此,才有了穿越這一事。

      得到這些記憶后,蘇玄也很快弄明白了此事的前因后果。

      此次偷看洗澡,是被人唆使的。

      那人名為徐狂,表面上和蘇玄稱兄道弟,其實打心底瞧不起他。

      徐狂顯然是在陷害蘇玄,想至他于死地。

      畢竟東方守陵中毒,蘇玄已經沒了靠山,可以隨便揉捏。

      “蘇玄,你還敢反抗?”又是一聲厲喝響起。

      徐三臉色變得有些陰沉,立馬又是轟出一掌。

      他是徐狂的手下,有著四階御靈的修為。

      “該死,這具肉身受傷太嚴重了。”蘇玄臉色有些冷。

      若這具身體完好如初,憑借他的殺戮本能,足以殺死這五個少年。

      但現在,卻是充滿危險。

      蘇玄眼中閃過猩紅,沒有退,此刻他也退無可退!

      當然,蘇玄也沒想過退,以他此刻被重創的肉身退了絕對死,根本逃不走!

      而且在上輩子不短的歲月里,蘇玄以修羅名征戰八方,退的從來都是他敵人!

      修羅的驕傲,不允許蘇玄在面對五個少年的時候退半步!

      下一瞬間,兩人接近,一股強大的氣勢頓時從徐三掌間迸發。

      “摔碑掌!”

      “戰技!”蘇玄感受到了危險,絕境之下速度都是快了一分。

      圣王大陸的戰斗手段,分為戰技,靈技,靈通,靈術,靈法,圣法。

      每一類,又分下中上超四等。

      戰技靠純粹肉身力量,靈技靈通等靠體內靈氣……這是蘇玄以前無法想象的殺人手段。

      此刻徐三施展的便是下等戰技摔碑掌!

      若是被徐三這一掌正中,蘇玄不死也得廢。

      瞬息,兩人近在咫尺。

      “給我去死!”徐三厲喝,對著蘇玄拍出一掌。

      而蘇玄則依舊極為快速的沖向徐三,好似沖過頭。

      徐三獰笑,已是能預想到蘇玄肉身被他拍爛的場景。

      但就在這瞬間,蘇玄的身子極其不可思議的一扭。

      徐三的一掌擦過了蘇玄的肩膀,而蘇玄則是右手猛地伸的筆直,如利劍般插入徐三的右胸。

      “啊!”徐三慘叫,不可置信又瘋狂的看向臉色慘白的蘇玄。

      “我要你死!”

      徐三另一只手握拳轟向蘇玄。

      蘇玄冷漠至極,早已算到這一步。

      就算他肉身受創極重,區區徐三也沒資格在他面前囂張。

      再打下去,蘇玄會受傷,但絕對能要了徐三的命!

      不過也就在此刻。

      蘇玄徒然一震。

      一股邪氣凜然,但充滿力量的氣流瞬間席卷他周身。

      “國寶?”

      蘇玄眼眸顫動,內心震驚不已。

      在他的感知中,丹田處竟是有一柄充滿邪氣的玉劍在微微旋轉,釋放出一道道氣流。

      這,赫然是蘇玄爭奪的玉劍!

      “這玉劍竟然也跟我一起來了!”

      蘇玄不可思議,但此刻他來不及多想。

      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開始在蘇玄體內肆虐,更是激蕩出身體。

      “諸天萬界,獨尊我邪神。邪神之力,不朽不滅……”蘇玄鬼使神差的低語,更是抓住了徐三轟來的一拳。

      蘇玄猛地抬頭,眼中精光四溢。這一刻,他感覺渾身充滿力量!

      “敢在我蘇玄面前撒野,你有幾條命讓我殺?”

      蘇玄斷喝,狠狠下壓徐三的手臂,直接是破掉了徐三這一拳,接著他原本插在徐三胸口的手猛地發力。

      “砰!”

      力量震蕩,洞穿胸口。

      徐三頓時狂吐血,痛得面孔都扭曲。

      而下一刻,蘇玄抽出手,狠狠踹出一腳,直接將徐三踹飛。

      “噗!”

      砸在地上的徐三又是狂吐出一口血,眼神都是變得渙散起來。

      這一下,直接是斷了徐三的生機!

      蘇玄動手極快,直到徐三倒下,其他四個少年才反應過來。

      “是邪氣!”

      “該死,蘇玄這廢物竟然修邪魔外道!”

      “動手,殺了他!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四個少年皆是厲喝,直接動手。

      蘇玄眼眸冰寒兇殘至極。

      在圣王大陸,世人信仰圣人英雄,唾棄邪魔外道。

      此刻蘇玄展現的邪氣,絕對會招來巨大危險。

      但蘇玄無動于衷,滿臉不在乎。

      “魔如何,邪又如何,我蘇玄豈會在乎世人眼光!要殺我,來殺便是,哪來那么多廢話!”蘇玄張狂低喝,也是動手。

      誰想殺他,他便殺誰!

      前世今生,他蘇玄只會是給敵人帶去噩夢的浴血修羅!

      第二章 恐怖的玉劍

      “猖狂,今日必定將你這邪魔外道伏法!”四個少年冷喝,殺意凜然、他們個個都是四階御靈,聯手之下足以殺死五階御靈。

      “怕你們不成!”蘇玄冷笑,展開身法沖向他們,沒有絲毫畏懼。

      在蘇玄看來,九階御靈只要不是一階和九階的差距,他都有辦法通過他恐怖的殺戮本能彌補。

      隨著體內那神秘氣流的涌現,蘇玄一身傷勢都有好轉,肉身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

      更何況蘇玄此刻得到了強大的力量,而他的對手也僅僅是四個少年。

      “轟轟轟!”

      大戰一觸即發。

      蘇玄大開大合,展現了瘋狂但精湛的戰斗手法,很快便是將四個少年壓制。

      “怎么可能?”那四個少年一臉不可置信。

      蘇玄的力量,蘇玄的戰斗技巧…都是讓他們震驚。

      “這還是那個廢物紈绔么?”

      “難道他之前的所作所為都是假裝的?”

      一個個念頭浮現在他們腦海,但很快他們就是連此事都來不及想了。

      因蘇玄的力量更為狂暴了,對他們的壓制也更強了。

      “現在才剛剛開始!”蘇玄眼眸冰寒至極,閃過絲絲冷酷。

      隨著不斷戰斗,蘇玄也是開始熟悉這具身體,戰斗技巧越發純熟。

      很快。

      “死!”

      蘇玄斷喝,迅雷不及掩耳之下猛地抓住一個少年,瞬間便是擰斷了他的脖子。

      “你找死!”

      “出全力!”

      三個少年心顫,但也大怒。

      他們身上開始爆發至強力量,更是不計消耗的施展戰技。

      蘇玄眼眸一凝,戰技的恐怖他之前便領教過了,不是肉身能硬抗的。

      但下一刻,準備躲避的蘇玄渾身巨震。

      只見一道道黑灰之氣從被他殺的少年身上溢出,沖入了他體內。

      這股黑灰之氣涌入玉劍,而后玉劍便是爆發出更為強大的力量。

      與此同時,那徐三在這一刻也是死去,絲絲黑灰之氣鉆入了他體內。

      蘇玄猛地握拳,短短瞬間就感覺渾身力量增長了一倍。

      “難道憑借這玉劍,我殺人就可增長力量?”蘇玄腦子里浮現這念頭,動容至極。

      而很快,蘇玄又感覺到那些黑灰之氣充滿邪念,而且其他人都是看不到。

      “邪神之力么……”

      蘇玄猛地抬頭,望向已是與他極近的三個少年。

      “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蘇玄冷冽低喝,壓下心中的震驚和不解,身子微微彎曲,隨后就是如利箭射出。

      “轟!”

      蘇玄瞬間沖到三人面前,而后身子不可思議的扭轉,一腳就是破了一個少年的戰技,更是將他踹飛!

      而后蘇玄又是猛地停住身子,兇狂的接住了另一個少年的一拳。

      蘇玄渾身狂震,但力量暴增的他在這一刻竟是抗住了。

      “太弱!”蘇玄大喝,狠狠一扭,直接將他的手臂都是扭斷。

      “啊!”那少年慘叫,但下一刻就是戛然而止。

      “砰!”

      一聲沉悶的碰撞回蕩。

      蘇玄直接是摁著他的腦袋撞向地面,一下就是撞得血肉模糊,瞬間斃命。

      下一刻,又是有絲絲黑灰之氣涌入蘇玄的體內,增強他的力量。

      另外兩個少年看到,明顯感覺到蘇玄更強了。

      兩人渾身發毛。

      “這是魔鬼,這是魔鬼啊!”兩人凄厲大叫,皆是往身后跑去。

      “跑的了么!”蘇玄早就料到他們會逃跑,率先一步動手。

      十息后,兩聲慘叫響起,剩余的兩個少年也是被蘇玄擰斷了脖子,絲絲黑灰之氣頓時洶涌入他體內。

      蘇玄渾身狂顫,體內一股灰色的氣體以玉劍為始終,在他體內形成了一個周天循環。

      “五階御靈!”

      蘇玄低語。

      這,正是修為晉升五階御靈的征兆!

      蘇玄沒想到這玉劍的爆發,以及殺了五人,直接讓他跨越了三階。

      “這玉劍…絕對是寶貝!”蘇玄有些振奮。

      不同于靈氣的無形無色,蘇玄體內的氣為灰色。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邪神之力。

      “看來是因禍得福了!”蘇玄握拳,不斷感知這玉劍的奧秘。

      不過也就在此刻。

      一個少年急沖沖的跑了過來,滿臉焦急。

      “少爺,少爺,不好了,蘇蘇小姐要嫁給趙空陵了!”少年急聲道。

      他叫劉風,是蘇玄的仆從,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他急沖沖的跑到蘇玄面前,但剛說完一句話就是一愣,隨即就是干嘔起來,看到了一地的尸體。

      “什么?”蘇玄渾身一震,眼中閃過濃重的怒意。

      蘇蘇是與蘇玄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她也是東方守陵不知從哪里抱養來的。

      在武陵宗她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蘇玄的童養媳,這讓武陵宗上上下下不知多少人對蘇玄充滿嫉妒。

      不同于蘇玄的廢物,蘇蘇天資極高,而且人又長得沉魚落雁,年齡雖小,卻絕對是個美人胚子,將來一定會是個傾世美人。

      而趙空陵則是武陵宗大長老的孫子,而且他還是武陵宗天賦與修為最強的天才,已是靈者級別的修士!

      “蘇蘇小姐是因為想要救少爺,被趙空陵威脅,才不得不答應趙空陵的求親……”干嘔了一會兒的劉風繼續開口。

      聽到這里,蘇玄的眼神已是冰寒至極,更有殺意閃過。

      在他看來,他得到了蘇玄的身體,那他就是蘇玄,是武陵宗之主的弟子!

      蘇玄的,就是他的!

      而他這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搶他的東西!

      再者之前徐三五人的動手,也是讓蘇玄憤怒不已。

      此事絕不可能就如此算了。

      他蘇玄雖不是睚眥必報的人,但也沒人能在他頭上撒野而不付出代價!

      “敢動我的人,我要讓你后悔出生在這世上!”蘇玄冷哼,直接向武陵宗內部走去。

      有這玉劍在,蘇玄也是有了巨大的底氣。

      一人單挑一宗!

      這事他蘇玄也絕對做得出來!

      第三章 柳寒煙

      武陵宗位于一座極其龐大的山峰上。

      這山峰名為青葉峰,有著極為悠久的歷史。

      一般武陵宗的弟子都居住在半山腰,山峰的龐大使得可以開辟極為空曠的修行場所。

      再往上,則是宗內強大修士的修行居所。

      此刻蘇玄正向著半山腰走去,隱隱能聽到前方傳來喧鬧聲。

      今日,是武陵宗的宗內大比之日!

      這是武陵宗每一年都會舉辦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測試宗內弟子修為的增長情況。

      修行晉階快的弟子會受到獎賞,而修行緩慢的弟子則會受到處罰。

      很快,蘇玄微微站定,望向遠處。

      前方有一座開闊的廣場,此刻已是站了不少人。

      “宗內大比!”蘇玄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今年的宗內大比不同于往日,不僅要測試宗內弟子的修為,更要選出武陵宗的少宗主!

      如今東方守陵閉死關,生死不知,大長老和二長老代掌武陵宗。

      就在前幾日,兩人提議選出武陵宗的少宗主,未來繼承宗主位之人!

      此事得到了大多數武陵宗弟子的認同,畢竟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他武陵宗也不能沒有宗主!

      在所有人看來,東方守陵已是兇多吉少。盡管此刻選少宗主并不厚道,但此事無疑是必須要做的。

      而在以往東方守陵執掌宗門時,盡管他并沒說什么,但讓蘇玄繼承武陵宗的意圖卻極為明顯。

      讓一個廢物成為宗主眾人自然不服,不過東方守陵是武陵宗最強者,沒人會在此事頂撞他。

      但現在不一樣了,東方守陵生死未卜,蘇玄不僅無法服眾,更是做出偷看女子洗澡這等傷風敗俗之事,此次宗內大比選少宗主之事自然再無半點阻礙。

      而如今武陵宗的弟子中,最強的就屬大長老的孫子趙空陵。

      這少宗主之位,簡直就是白送給趙空陵!

      蘇玄在遠處站了許久,最后還是堅定的邁步走了進去。

      這些日子發生的所有事情,無疑都是在針對蘇玄和東方守陵。

      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是大長老和二長老想奪取武陵宗的狼子野心。

      “兩個老東西,有我蘇玄在,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得到武陵宗!”蘇玄眼眸閃過凌厲。

      如今蘇玄的實力自然遠遠不是大長老和二長老的對手,就算他的戰斗技巧再變態,在絕對的實力的面前也只會被虐殺。

      蘇玄此刻最好的做法就是離開武陵宗,等借助玉劍變強之后再回來。

      如此做,最為穩妥。

      但身為一個男人,蘇玄絕不愿意如此窩囊的逃走。

      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

      接下來,蘇玄就要在武陵宗鬧一鬧!

      再者,蘇玄也要阻止一些事情的發生。

      那趙空陵想娶蘇蘇,更要少宗主之位,蘇玄第一個不答應。

      很快,蘇玄就是站在了廣場最外圍。

      蘇玄氣息內斂,又是站在最角落,并沒有人發現他的到來。

      此時此刻武陵宗的長老還沒來,趙空陵等強大的弟子也并未到場。

      現在,還是宗內弟子測試的時候!

      在廣場正中央,兩個少年正比斗著。

      兩人的修為都在六階御靈左右,以他們的年齡顯然已經不錯。

      “砰!”

      一聲沉悶的碰撞,一個少年頓時倒飛,臉色蒼白至極。

      “徐狂勝了!”

      “他竟是打敗了穆旭!”

      “烈炎拳,冰元掌,徐狂竟是掌握了這兩門屬性相反的下等戰技,穆旭輸的不冤!”

      “不愧是二長老的孫子,其天賦果然驚人!”

      一聲聲驚呼回蕩。

      站在正中間的少年傲然一笑。

      “承讓了。”他對著穆旭拱拱手,眼神卻是極其自負。

      他,正是徐狂!

      蘇玄偷看柳寒煙洗澡一事,都是他一手策劃。

      看著周圍眾人艷羨驚嘆的眼神,徐狂內心得意至極。

      接著徐狂轉身看向一旁。

      “柳師姐,師弟此次測試可還行?”徐狂輕笑,眼中閃過愛慕。

      在徐狂所看之地,一個女子站著。

      她一身藍衣,身子纖細曼妙,但胸前卻是極其偉岸,撐得胸前鼓鼓的。

      而且她樣貌也極其美艷,盡管臉色清冷,但一雙丹鳳眼卻是嫵媚動人至極。

      這是一個很容易讓男人生出欲望的女子。

      此刻很多人都是隱晦的看著她,眼中無不流露著愛慕迷戀。

      她,正是柳寒煙!

      柳寒煙是武陵宗弟子中除了趙空陵實力最強的,已是達到九階御靈,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靈者。

      此次宗內弟子測試就是由柳寒煙來主持。

      “嗯,不錯。”柳寒煙看著徐狂微微點頭,精致的面孔依舊清冷。

      不過徐狂臉上卻是浮現笑容,知道柳寒煙便是這性格。

      “謝師姐夸獎。”徐狂微微拱手,微垂的眼眸中閃過欲望。

      在徐狂內心,柳寒煙已是他認定的女人。在往后,他也有自信得到柳寒煙。

      接著,測試繼續。

      一個個弟子上前比試,廣場氣氛喧騰至極。

      過了一炷香。

      兩個弟子比試完后。

      柳寒煙看向手中的弟子測試名單,眼眸悄然變冷。

      她看到了一個讓她生厭的名字。

      沉默了一會兒。

      柳寒煙紅唇微張,吐出兩字。

      “蘇玄!”

      第四章 一招敗敵的輕狂

      “蘇玄!”

      柳寒煙開口,聲音都是冷了一分。

      接著,她又道:“許非!”

      弟子測試,向來是兩人進行比試。

      這是最簡單也最實用的測試方法,比試中兩人修為和實力直接是一目了然。

      此刻弟子已是只剩兩人。

      一個是剛加入武陵宗沒多久的新人,實力應該在一階御靈。

      另一個,自然就是蘇玄。

      在往年蘇玄就一直是墊底的存在。修為差,不思進取也就算了,實力更是垃圾的一塌糊涂,連一階御靈的弟子都打不過。

      以往若不是礙于東方守陵,一階御靈的弟子都能狠狠揍蘇玄一頓。

      柳寒煙的聲音傳開,眾人一怔,隨即哄堂大笑。

      “哈哈,那廢物又要墊底了!”

      “你這什么話,他不墊底誰墊底!”

      “聽說那小子偷看柳師姐洗澡,真是該死!”

      “這次沒了宗主的庇佑,我看他死不死!”

      “據說已經有人對那小子動手了,今天能不能來都不一定!”

      無數充滿譏諷的聲音響起。

      在武陵宗,蘇玄無疑是聲名狼藉的。

      而這時。

      一個少年緩緩走到了中間。

      他是許非。

      “哈哈,蘇玄快出來!”許非大笑,臉上滿是鄙夷。

      以往沒人敢揍蘇玄,但今時不同往日,許非覺得今日自己能狠狠揍一頓這廢物了。

      “蘇玄呢,那廢物不會害怕躲起來了吧!”眾人大笑。

      徐狂看著,嘴角浮現一絲輕蔑。

      在他看來,此刻的蘇玄恐怕已是成了一堆爛肉,根本不會出現在這里。

      “蘇玄啊蘇玄,你恐怕死了都想不明白是誰想弄死你吧。”徐狂內心想著,眼神越發不屑。

      不過下一刻,他臉色一僵。

      “怎么可能還活著?”徐狂看向遠處,極其不可置信。

      那里,蘇玄緩緩走出。

      雖說衣裳有些凌亂,更是沾著血跡,但無疑是蘇玄沒錯!

      “該死,徐三那廢物在干嘛!”徐狂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不過很快,徐狂眼中就是閃過陰狠。

      “也罷,既然如此就讓你在這里受盡屈辱,日后再殺你!”徐狂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一旁,柳寒煙的眼神也是變得冰寒至極。

      對于蘇玄偷看她洗澡一事,她不知道蘇玄是否真的看到了她的身體。

      因她聽到響聲出去后,蘇玄已經被抓走了。

      柳寒煙也懷疑此事,畢竟以自己的感知,若蘇玄真來偷看她洗澡,她一定能發現。

      但空穴不來風,蘇玄那德性也絕對敢偷看她洗澡。

      再說不管蘇玄有沒有看過,她的聲譽都是受損。

      更何況以往蘇玄就老是來騷擾她,讓她做蘇玄的女人。那時她礙于東方守陵,不能做的太過,只能嚴詞拒絕蘇玄。

      “若是你真偷看了,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柳寒煙內心冷哼。

      “呦,蘇大少爺來了!”

      “您這是干啥去了啊,怎么這么狼狽?”

      “不會又去偷看誰洗澡,被揍了吧!”

      充滿譏諷的大笑回蕩,所有人都在肆無忌憚的嘲諷蘇玄。

      就如許非所想,今時不同往日,沒了東方守陵庇護的蘇玄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沒人會忌憚。

      而且由于之前蘇玄的囂張,以及偷看柳寒煙洗澡一事,所有人都對他極其不善。

      蘇玄眼神冷漠,并沒有理會這些嘲諷,也懶得理會。

      “哈哈,蘇玄,這次我可不會像以前師兄們一樣讓著你!”許非看向走過來的蘇玄 ,揶揄笑道。

      蘇玄看都沒看許非,而是看向了徐狂。

      “徐狂,沒想到還能見到我吧。”蘇玄冷然道,直接撕破臉皮。

      徐狂臉色一僵。

      他知道了!

      徐狂腦海中浮現這念頭。

      不過下一刻,徐狂就是輕笑:“蘇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等會兒我會讓你想起來的。”蘇玄冷笑,懶得再和他廢話。

      接著他看向許非。

      “你動手吧。”蘇玄直接道。

      許非一怔,隨即大怒。

      你一個廢物憑什么無視我?又如此趾高氣昂?

      “蘇玄,你還以為自己是武陵宗的大少爺么?”許非冷喝。

      繼而他猛地握拳,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

      三階御靈!

      眾人一怔,隨即就是驚呼。

      “這小子竟然達到了三階御靈!”

      “這是要一鳴驚人啊!”

      “天才,許非絕對是一個天才!”

      他們震驚的看著許非。

      而很快,眾人又是憐憫的看向蘇玄。

      一階御靈都打不過,更不要說三階御靈了。

      這是要被完虐的節奏啊。

      “哈哈,許非等會兒悠著點,別把我們蘇大少爺打死了!”眾人開始大笑。

      許非感受著四周眾人驚艷的眼神和話語,內心別提多滿足了。

      他為的,就是這一刻。

      這等萬眾矚目的感覺,讓許非舒爽至極。

      “自然!”許非笑著對眾人點頭。

      接著。

      “蘇玄,別說我欺負你,我讓你一只手!”許非一臉傲然的看向蘇玄,將一只手負于身后。

      但也就在這瞬間,許非臉色徒然一僵。

      因蘇玄不知何時,如鬼一般的出現在了他面前。

      “你……”許非渾身一寒,下意識的就是一腳踹向蘇玄。

      不過讓許非做夢都想不到的是,蘇玄猛地抓住了他的腳,而后一股恐怖的力量從蘇玄身上爆發,直接是將他提起,對著地面就是狠狠一砸。

      “砰!”

      一聲沉悶的碰撞回蕩,好似砸在了眾人的胸口,讓他們渾身都是一顫。

      “噗!”許非狂吐出一口血,雙眼一翻就昏死了過去。

      “怎么可能……”眾人一臉懵的看著蘇玄,使勁揉眼睛。

      這…真是見了鬼啊。

      而這時,蘇玄隨手將許非甩到一旁。

      接著他第一次看向美艷動人的柳寒煙。

      “柳師姐,麻煩給我安排一個能打的。”蘇玄開口,眼眸輕狂。

      第五章 三拳之威,戰徐狂

      蘇玄很清楚,當初自己根本沒有偷看到柳寒煙洗澡。

      又或者說,蘇玄剛到柳寒煙屋外就被徐三等人抓住,連根毛都沒看到。

      徐三等人很顯然早就埋伏在那里,就等著他入甕。

      徐狂喜歡柳寒煙,顯然也不愿蘇玄將她的身子看了。

      此刻蘇玄看著柳寒煙,眼神有些肆無忌憚。

      那胸前的風光,的確壯闊。

      “眼光倒是不錯。”蘇玄暗暗點頭。

      在武陵宗,除了蘇蘇還真沒哪個女子能和柳寒煙媲美。

      就算此刻的蘇蘇,整體也是略輸柳寒煙一籌。

      柳寒煙感受到蘇玄的眼神,身子頓時一顫。

      蘇玄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了,讓她感覺渾身螞蟻在爬,極其難受。

      “該死,這淫賊往哪看呢!”柳寒煙狠狠的瞪向蘇玄,眼神變得極其危險。

      蘇玄這次的爆發她自然也驚訝,但對于蘇玄的惡感卻是沒有減少半分。

      不過蘇玄渾不在意,該看哪就看哪,讓柳寒煙氣得臉色都是泛紅。

      而此刻,一道道充滿震驚的喧嘩也是回蕩。

      “三階御靈的許非…一招就敗了?”

      “這廢物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不可能,一定是許非大意了!”

      他們不可置信的看向蘇玄。

      這還是那個不學無術的廢物么?

      徐狂也瞳孔微縮的看向蘇玄。

      許非就算再大意,其三階御靈的修為也是真真切切的。蘇玄一個二階御靈就算再強,也絕不可能一招就打敗許非。

      “到底是怎么回事?”徐狂也看不懂了,驚疑的看著蘇玄。

      而此刻。

      “我不信,他一定作弊了!”一個弟子大喝。

      他直接站出來,鄙夷的看向蘇玄。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下三濫手段,但我絕不信你有打敗許非的實力!”他大喝,本就魁梧的身子又是膨脹了一圈。

      “是魏師兄!他可是有著四階御靈的實力,專修肉體,其肉身強悍至極!”眾人眼神一振。

      魏延!

      在武陵宗的弟子中也是小有名氣。

      “柳師姐,我想和他一戰!”魏延看向柳寒煙,直接道。

      柳寒煙挑眉,看了眼一臉無所謂的蘇玄。

      “可以!”她點頭。

      若兩者實力太懸殊,無法看出比試弟子的實力,的確可以另外選人再戰!

      此事并不違背宗內大比的規則。

      再說,柳寒煙實在是看蘇玄太不順眼了,很想看蘇玄被人收拾一頓!

      蘇玄看了眼柳寒煙,自然知道這女人有多看他不順眼。

      “以前的蘇玄的確讓人厭惡,但那也僅僅是以前!”蘇玄暗暗低語。

      在他成為蘇玄的那一刻開始,一切都將重來。

      不管以前蘇玄有多惡劣,未來的他必定轟轟烈烈!

      而此時此刻,蘇玄要將自己的鋒芒徹底展現出來。

      “小子,你準備被我虐一頓吧!”魏延有些兇殘的開口。

      “你有那本事么?”蘇玄冷笑。

      “我一拳就能將你砸趴下!”魏延冷喝。

      “三拳!”蘇玄忽然冷漠開口。

      “哪用三拳,說一拳就一拳!”魏延狂笑。

      但下一刻,蘇玄就是猛地握拳,踏出一步。

      “我說的是,我三拳打趴你!”蘇玄冷喝。

      一語出,眾人頓時哄笑。

      “你要是三拳能打趴魏師兄,你就是我老子!”

      “魏師兄專修肉體,五階御靈都極其難對付,你一個廢物憑什么口出狂言!”

      “魏師兄,打趴他,看他還囂張不囂張的起來!”

      叫囂聲回蕩。

      “看來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魏延怒極反笑,猛地一踏地面,如利矛般直射蘇玄。

      “個子大拳頭不一定硬!”蘇玄低喝。

      他,亦是毫無畏懼的沖向魏延!

      “第一拳!”蘇玄斷喝,比之魏延還兇狂的轟出一拳。

      “砰!”

      沉悶的拳頭碰撞聲回蕩。

      在眾人目瞪口呆下,蘇玄那瘦弱的身子紋絲不動,反倒是魏延那魁梧的身軀轟然倒飛。

      魏延臉色憋的通紅,一臉不可置信。

      比力量…他竟輸給了瘦的跟只猴子似得蘇玄?

      “怎么可能?”眾人有些懵。

      這可是實打實的肉身碰撞啊。

      而就是如此,蘇玄還徹底占了上風。

      柳寒煙嬌軀一顫,眼眸驚疑至極,這顯然不是她記憶中的廢物紈绔。

      徐狂臉色微變,終于是看出蘇玄實力的確變得很強!

      “他怎么可能變得這么強?”他內心大喊,都是懷疑蘇玄之前是在藏拙。

      而此刻,蘇玄眼中展現極致的凌厲。他體內的邪神之力在極速流轉,讓他的肉身都是變得強橫了很多。

      “第二拳!”蘇玄看向魏延,沒有絲毫猶豫的追了上去。

      魏延臉色大變,急忙還手。

      “砰!”

      又是一拳。

      這一次,魏延都是沒忍住,痛叫出聲。

      他的拳頭,似乎骨頭都裂了。

      而下一刻,在魏延氣都沒喘過來時,蘇玄的第三拳轟然而至。

      “砰!”

      魏延將近兩百斤重的身軀如破布般轟然倒飛,狠狠砸在了遠處,直接是連爬都爬不起來。

      三拳,真的打趴了魏延!

      眾人呆若木雞。

      而此刻蘇玄猛地扭頭,看向徐狂。

      “徐狂,敢不敢與我一戰!”蘇玄斷喝,眼神凌厲冰寒。

      “你憑什么……”徐狂臉色微變,陰冷出聲。

      不過蘇玄卻是直接打斷他道:“我問你敢不敢!”

      “蘇玄,你別欺人太甚!”徐狂大怒。

      但也就在這瞬間,蘇玄猛地甩袖,五階御靈的氣勢轟然爆發,張狂的聲音開始回蕩八方。

      “徐狂,今日我蘇玄就是要欺一欺你!”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青墨文學”,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