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仙俠 >

      楚柏小說_浪跡武俠世界在線小說閱讀

      楚柏小說_浪跡武俠世界在線小說閱讀

      作者:找一個角落

      類型:仙俠

      大小:10.1MB

      時間:2018/10/11 18:26:39

      內容概述:楚柏有點懵逼的,莫名其妙的就穿越到了“倚天屠龍記”...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8339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楚柏有點懵逼的,莫名其妙的就穿越到了“倚天屠龍記”里面。作為一個武俠迷,他決定加入明教...這抹異世的孤魂能否在險惡江湖闖出一番天地?《浪跡武俠世界》帶你一起揭秘

      浪跡武俠世界by找一個角落最新章節閱讀

      第一章  光明頂上

      光明頂!

      坐落在昆侖山中,那一片地域,幾乎絕大部分的江湖勢力,都不愿在此建立山門;

      無他,只因此地乃是武林中【明教】的山門!

      無論是江湖正道也好,還是旁門左道的小門小派也好,似乎因為【明教】的緣故,無人敢在此處立下山門!

      五年前王盤山一役,【明教】金毛獅王謝遜以屠龍刀之威,殺遍江湖無數群豪……

      一時間,【明教】魔教之名響徹江湖!

      ……

      ……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

      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江湖的紛爭,永遠離不開血雨腥風;

      放眼天下!

      江湖中人又有哪個不愿獨霸武林,自領江湖數十年?

      面對【明教】的強勢,諸般武林門派雖然視其為魔門邪道,但卻無人真正敢來此挑釁!

      只見!

      光明頂上平坦而高曠,可觀東海奇景,西海群峰,美景盡收眼底;

      江湖中人只知道視明教為魔教,但他們又有誰知,這被稱為魔教的山門,竟有這般令人想之不到的奇美風光!

      一位少年邊打量著四周,邊跟著前邊的人向前走;

      瘦小的身影,卻有著不符年紀的沉穩,這樣的反差,使其與周圍的同伴有些格格不入。

      或許是想起了自己的經歷!

      少年輕嘆了一口氣,那沉穩的眼神中,不自覺的有些恍惚;

      “這就是【明教】么?”低低的自喃聲,忽然毫無邊際的從少年嘴中輕吐了出來。

      在這少年的心中,有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他叫楚柏,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之所以會來到這里,則是靠他當初莫名的推開了腦海中的一道門;

      是的,他穿越了!

      從一個現代人,穿越到了這【倚天屠龍記】的世界!

      至于為什么會來到這里,這種離奇經過,楚柏也無法解釋,他只知道自己穿越;

      不過有一點,楚柏記得很清楚;

      當初在腦海中所推開的那道門上,正刻著【倚天屠龍記】這幾個字!

      天見可憐,楚柏雖然是個武俠迷!

      但卻也不想附身在一個孤兒的身上,特別是還經歷了村子被韃子屠殺的那一幕;

      如果不是恰好被這【明教】銳金旗弟子發現,楚柏已能料到自己的結局!

      想到這里,楚柏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激和激動!

      作為后世的一個武俠迷,楚柏最喜歡的門派,不是【武當】、【少林】這等名門大派;

      恰恰相反,他鐘情的是被江湖中人稱之為魔教的【明教】!

      無他,光是那等誓與韃子為仇,行善去惡,拯救百姓的做派,就比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要讓人尊敬的多;

      這也是為何被救之后,【明教】弟子給楚柏銀兩并送其離開,他還是執意上光明頂的原因!

      他要加入【明教】!

      ……

      ……

      習武練功,縱橫江湖!

      這是每個現代人穿越后最大的追求,楚柏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想要習練武功,那并不那么容易,至少需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明教】教眾之后,方才夠資格;

      而現在的楚柏!

      隔那段距離,似乎還有那么些遙遠……

      他不是沒想過離開,獨自去尋些武功秘籍,再練他個十年八年,到時候縱橫江湖;

      不說別的,【九陽真經】他就知道藏在哪里!

      但是,知道不代表得到……

      這些日子,楚柏是深深體會到江湖的險惡,單憑他那毫無武功的根底,想在這紛爭不斷的江湖中存活下來,恐怕會是個奇跡;

      更別說隨時會遇到那些不把漢人當人,隨意虐殺的元兵韃子!

      退一萬步說!

      就算楚柏能夠僥幸尋到【九陽真經】,全然不通內力之道的他如何去練,能否練成都還是兩說;

      所以,當務之急,唯有加入【明教】,打好基礎才是正道!

      就在楚柏心中思緒不定之時!

      忽然!

      前頭的隊伍停了下來,接著傳來一聲淡淡的話語聲:“你們怎么這時才到?可比預定時間晚了好幾日!”

      “厲掌旗使!”【銳金旗】中人站在人群前,恭敬的向前方中年男子施了一禮,道。

      “非是屬下故意晚到,而是路上遇到韃子屠戮百姓,所以耽擱了時間!”

      “恩,這是第幾批送到山上的弟子了?”

      “第八批人了!”

      “都是些可憐人!”這位厲掌旗使點了點頭,目光轉向楚柏一行人,嘆道:“該死的韃子,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他們殺個干凈!”

      說話間!

      厲掌旗使的身上,散發出一種凌厲的氣勢;

      對此,楚柏心中一凜;

      僅僅是一位【五行旗】的掌旗使,就能有如此凌厲的氣勢,那光明二使,四大法王之流呢?

      【明教】,果然是臥虎藏龍!

      “將他們送到山上后,讓他們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便是【五行旗使】的選拔,他們若有通過者,便讓其留在我們【五行旗】!”

      “若是沒有通過,那就送去教內讓他們當個普通幫眾弟子吧!”

      厲掌旗使囑咐幾句,就飄然離去,似是有事在身的模樣。

      身為教中【五行旗】的掌旗使,他的事情自然不少,時間,也就極為寶貴了!

      “遵命,厲旗使!”

      在【銳金旗】弟子領命之后,周圍引起了一陣騷動,但沒有人敢大聲說話;

      雖然在場眾人年紀都不大!

      但大家都知道,作【銳金旗】的弟子與作普通的幫眾弟子區別有多大……

      一路行去!

      遇到的人大都身穿幫眾服飾,身上或挎著刀,或背著長標槍,或身背弓箭;

      從行為舉止上!

      可以看出,這些人大多都是身手矯健,顯然都有一身不錯的功夫在身。

      不一會!

      【銳金旗】的弟子,便把楚柏這群人,帶到光明頂某處的一片營地上。

      這處營地上,有極多的木屋!

      看樣子,此處應該就是【五行旗使】的聚集地了;

      行走間!

      【銳金旗】弟子也是慢慢的解說著關于【五行旗使】的事情:

      “這里是我明教【五行旗使】的地方,由五位掌旗使彼此管理,志在培養幫中精銳,明日,你們也是在這里選拔……”

      ……

      ……

      暫住之處一定,【銳金旗】的弟子,便是紛紛離開……

      楚柏也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安靜時間!

      穿越過來的時間雖然不久,但楚柏也發現自己有一些變化;

      首先是身體回到了少年時期,其次是記憶力變得極強,任何東西,只要記上之后都極難忘記,楚柏猜測,這應是穿越融合了兩個人靈魂的緣故。

      除此之外,別的倒還未發現什么!

      或許還有其它的變化,不過卻非楚柏如今所能發現的了……

      就在楚柏腦中胡思亂時,他的意識漸漸地模糊起來;

      突然之間!

      楚柏的思維跳躍到了腦海中的某處地方,其上一處光門上,正是他當初穿越之前所推開的那扇;

      目光看去,但見那光門上懸浮著一行熟悉的字符;

      【倚天屠龍記】!

      而在這扇光門的一旁,原來還有數道光門,只是上面光芒彌漫,看不清絲毫!

      楚柏上前,一一嘗試著推動!

      可惜,無論他如何使勁,那些光門都未曾移動一絲;

      楚柏猜測!

      或許等到某日,他達到了某種條件方才能將之推開,到時那光門上,或許也會出現類似于【倚天屠龍記】的名字……

      “這樣也好,以我現在的情況,就算是進去了別的武俠世界,八成也沒能力去撈什么好處!”

      暗自安慰了一會,楚柏便是退出了腦海,回到了現實之中!

      夜深人靜!

      在經歷了這些時日的奔波,楚柏終于是能夠睡個安穩的覺了!

      睡夢中,楚柏夢到自己身懷絕世武功,縱橫諸多世界,那般風范,好不威風;

      直到第二天早上起來仍回味不已……

      第二章  五行旗選拔

      經過一夜的休整,昨日還精神不振的諸人,終于是恢復了不少!

      而今日!

      【五行旗使】的選拔,也正式開始了;

      幾名【銳金旗】弟子,直接將楚柏等人帶到營地中央的一大片練武場前;

      這塊營地的面積很大,地面上遍布著諸多痕跡;

      不難看出,往日里【五行旗使】在這里揮灑了多少的汗水!

      此時!

      偌大的練武場,已是聚集了不少的【五行旗使】!

      在那最前方,昨天已見過的姓厲的掌旗使,已然等在那里,而在其身旁,還有著四人站于其一側;

      不用想!

      前方幾人應該就是【明教】的五大掌旗使了……

      見得參加選拔之人到齊,那五大旗使沒什么廢話,連自我介紹一句都沒有,直入主題,道:“傳令下去,【五行旗使】的選拔開始!”

      山風勁吹,晨間的微風帶著一股冷意!

      “大家聽好了!”

      只見一位【銳金旗】穿著的副掌旗使在眾人之前大聲道:“這次選拔,主要考你們的膽氣!”

      “膽氣?”

      聞言,在場眾人,包括楚柏都是一怔;

      他原本以為這選拔會考驗力氣,或是使用兵器什么的,可是沒想到會考驗膽氣?

      膽氣是什么?

      這要怎么考?

      楚柏望望其他人,發現周圍的人俱是一臉的茫然,一時間,場中的氣氛也變得突然古怪起來。

      “膽氣,是你們身上的氣勢,一種不畏生死的氣勢!”

      似是看到大家眼中的茫然,那位副掌旗使緩緩的解釋道;

      “我【明教】大好男兒,無論面對什么困難,都不退縮,哪怕生死在前,也要為了【明教】不退一步,此為膽氣!”

      說到這里,此人掃視過所有人后,方才道:

      “此次考核很簡單,只要你們敢受我一箭,而不退絲毫,便算通過,可入我【五行旗】中!”

      此言一出,許多人的臉色開始變了!

      “不畏生死,方為我【五行旗】兄弟!”這位副掌旗使的聲音傳入每一人的耳中。

      “你們不要有壓力,量力而行,即便不入我們【五行旗】,大家也可成為我們【明教】弟子!”

      這般一說,人群開始騷動了!

      他們固然想入【明教】,愿與【明教】一同殺敵驅逐韃子,但并不代表他們愿意受其一箭;

      萬一死了呢?

      人都是怕死的,更別說他們只是一群普通人!

      這一騷動起來,不免亂哄哄的,不少人退出了人群,選擇了放棄。

      ……

      ……

      氣氛很壓抑!

      或許是因為楚柏跟這群人不同,有著現代人思維的他,不像其他人一樣懵懵懂懂;

      他清楚!

      這應該就是變相地考驗了,連生死都不敢面對,淘汰那幾乎沒有任何懸念!

      至于受那位副掌旗使一箭,楚柏猜想,前者應該不會真的射死誰,而是考驗他們意志是否堅定;

      沒有多想!

      楚柏準備出列,站到那考驗的范圍圈內!

      不過有人比他更快!

      只見一個蜂背狼腰,年約二十許的青年漢子,根本沒有思考,在那位副掌旗使話落之后,便已出列!

      他這一舉動!

      倒是引起了五位掌旗使的目光,顯是對于他這等決斷,高看了一眼!

      所謂牽一而動全身!

      在那位蜂背狼腰的漢子與楚柏的帶動下,陸陸續續的也有不少人站到此處;

      待到所有人選擇完畢后!

      那位副掌旗使環視眾人,繼續道:

      “害怕沒什么好丟人地,現在放棄還來得及,如果到時候等到考驗之時,懼怕閃躲,那才是真正的丟人。”

      這句話一說出來,又是引起一陣動蕩;

      隨后有些人咬咬牙,從考驗圈內離開,不過也有些人踏前了幾步,似乎是在彰顯他們的魄力。

      見到這一幕!

      這位副掌旗使終于笑了笑,從背后取出了一把長弓,弓身有螺旋紋路,一看便知是把好弓。

      “你,上前試箭!”副掌旗使隨意指了一人說道。

      這人也露出了幾分凝重之色,他上前數步,行至一處靶前,方才停下!

      再此人停下腳步的瞬間,那位副掌旗使便是動了……

      挽弓搭箭,一氣呵成!

      “唰!”

      箭矢落于弓身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氣勢鎖定下,卻是宛如重錘一樣,敲擊在考驗者的心中。

      當即,這位考驗者的腳下不由得一顫,有些軟軟的抖動著!

      “下一位!”

      箭還未射出,這位副掌旗使便是收箭不發,懶得再多看其一眼,指著另一人道。

      “我……”

      這位考驗者本想說些什么,但不知為何,卻怎么也說不出口,最后滿臉羞紅的退了下去。

      在那位考驗者退去之后!

      最先出列的蜂背狼腰漢子便是上前一步,道:“我來!”

      或許是因為此人先前的舉動,那副掌旗使也是頗為看好,點點頭道:“好!”

      同樣的挽弓搭箭,同樣的氣勢鎖定!

      “咻!”

      沒有絲毫的猶豫,箭矢破空,直向這漢子射去;

      見狀,不少人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懼,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令得他們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旁觀都這般感受,那作為當事人的該是何等的感受?

      ……

      ……

      “砰!”

      箭矢破空,射中的卻不是那漢子,而是其身后的靶心!

      反觀那漢子,從始至終,連眉頭都不曾眨過一下,這等心性,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好漢子!”

      這位副掌旗使放下弓箭,一聲大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莊錚!”

      似乎頗為滿意這個漢子的膽氣,那位副掌旗使朝其點點頭,道:“人如其名,錚錚鐵骨,好名字,你想入那一旗?”

      “【銳金旗】!”眼見通過考驗,這漢子的臉上也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

      一旁!

      楚柏聞言,也是將目光掃向那漢子,暗道:“原來他是莊錚!”

      對于此人,楚柏倒也不陌生;

      因為此人就是未來的【銳金旗】掌旗使,日后光明頂大戰時,可是力拼峨眉滅絕師太的狠人;

      若非是因為滅絕有【倚天劍】在手,最后他絕不會落得慘死的下場……

      就在楚柏思緒翻飛之際!

      又是數人上場……

      可惜的是,這些人固然看到箭未射中莊錚的結果,但真正面對那箭矢時,那種氣勢鎖定的感覺,他們才知有多恐怖;

      “不會的,不會射到我的!”

      許多人這樣告訴自己,但是不管他們怎么說,心中卻還是升起一股寒意。

      最后!

      堪堪只有數人閉目挺了下來,完成考驗!

      不過他們的表現,卻是遠不及莊錚那般生死間,仍不改色的風姿……

      時間慢慢過去,通過的人稍微多了些許!

      此時,等待考驗的人已經不多了,終于,那位副掌旗使點到了楚柏;

      “你來!”

      站于靶前,楚柏不知為何,心情莫名的平靜,臉上看不出一絲波瀾;

      見著楚柏這般模樣,那位副掌旗使也是一愣,似乎考驗了這么多人,能有前者這般定力的人不過寥寥幾人;

      “咻!”

      箭矢破空,宛如流星劃過,瞬間射向楚柏!

      “來吧!”楚柏憋著一股勁兒,在心中狠狠地吶喊著;

      通常對事物癡迷之人,天性中便有一股韌性,否則又何來的癡迷?

      而作為一個絕對的武俠迷,自然也不會缺乏這種韌性!

      咻!

      箭矢一動而來,楚柏從心底就感到一種驚顫;

      但這股驚顫轉瞬之間,便消散而去,轉而演變成一股不服輸的氣勢;

      “這……”

      望著那疾馳而來的箭矢,楚柏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荒謬之感;

      因為他發現,這向自己射來的箭矢,似乎并不是很快,相反的,他隱約的能發現到一絲軌跡;

      是以!

      在最后的時刻,楚柏竟是閃電般的伸出了右手……

      第三章  入明教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得場中靜了一靜……

      旋即,一道道充滿錯愕的目光,唰唰的便是投在了楚柏的身上。

      “啪!”

      只見楚柏面色肅穆,右手一抓,頓時間,清脆聲響,便是陡然在這演武場上響起;

      而這一響,便是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蹬蹬!”

      楚柏固然雙手接住了這一箭,但他的身形,也是止不住這股射來的力道,而蹬蹬地退了兩步;

      “恩?”

      隨著楚柏的這一退,立即便有一道凌厲的目光射來;

      不過當那位副掌旗使,見楚柏并非是自己主動挪動步伐,而是被箭矢沖力逼退后,頓時露出了然之色。

      “嘩!”

      許久之后,楚柏的周圍,也是不出意外的一陣嘩然;

      在場之人張大著嘴,顯然是無法相信,竟有人可以做到這種地步,非但沒皺下眉頭,反而還有膽氣去硬接那一箭?

      這家伙真的不怕死么?

      一想到這里!

      不少人的目光,都是在不由得涌上驚色,顯然是未曾料到,以楚柏這般的年齡,竟會有如此的膽氣;

      “好!”

      席上的五大掌旗使,見得這一幕,也是在沉默了一會后,緩緩的吐出了一個字來;

      話雖只有一字;

      但清楚他們性子的人都明白,楚柏展現出來的膽氣,讓得他極度的滿意。

      顯然!

      楚柏這等在生死之間,仍要奮力一搏的膽氣,已讓得他們感到驚訝和欣賞;

      如果這只是一次偶然,那么倒也沒什么;

      但若是日后對方屢屢能在重壓之下,或者生死之間爆發這等膽氣、拼勁的話,那就真的可怕了。

      不怕死,并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既不怕死,也不怕拼的狠勁……

      毫無疑問!

      楚柏的這一番舉動,完美的詮釋著這一點!

      而在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楚柏身上時,楚柏卻沒有心思去想其他;

      此時,他已經沉浸在剛才的那一幕中!

      楚柏皺著眉頭沉思著,為何剛才那一箭,卻是在他眼中那么慢;

      隱隱間!

      他似乎有些明白!

      或許,這跟他融合了兩個靈魂,六識大開有關!

      在楚柏心中念頭飛轉間!

      “嘶!”

      他突然感覺到右手間傳來一陣劇痛,這股疼痛直接讓他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堂堂的副掌旗使是何許人也?

      放在江湖中,也稱得上的武功不弱的好手,他雖是考驗的一箭,但其中力道又怎會小到哪去?

      更別說此刻的楚柏,除了一身蠻勁,絲毫的武功都不會;

      若是這般輕易讓他接下了這一箭,那這位副掌旗使就沒必要再當了,不如一頭撞死……

      ……

      ……

      無奈之下!

      楚柏松開手中的箭矢,揮了揮劇痛的右手,使起了剛剛恢復的一點力氣,想要舉起查看一番,但是這時的右手,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

      “好個少年,小兄弟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緩步走來,那位【銳金旗】的厲掌旗使目光落在了楚柏身上,目光雖然凌厲,但卻如何也掩蓋不了欣賞之色。

      “楚柏,今年十三歲!”

      對于厲掌旗使的凌厲目光,楚柏仍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好,現在我宣布楚小兄弟通過考驗!”

      “厲某欣賞楚小兄弟這等膽氣,若你愿意來我【銳金旗】,只要能在一年內修成內力,我便直接讓你當我【銳金旗】分旗使,獨領一隊【銳金旗】!”

      瞬間,厲掌旗使的話,便是傳遍全場。

      話一出口!

      楚柏周圍的人聽了,都是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分旗使?

      獨領一隊【銳金旗】?

      要知道,這【五行旗】中的明教弟子,也分三六九等,地位并不完全相同。

      分旗使!

      這已是凌駕于尋常【五行旗使】之上了,無論是在享受地位,習練武功方面,都有極大的優勢,要比普通弟子強很多。

      一般經過選拔出來的明教弟子,大多會被劃歸為普通【五行旗使】;

      也只有一些其中的佼佼者,才可能成為分旗使!

      可是現在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少年,竟然被厲掌旗使看重,承諾只要待他練成內力之后,便可成為分旗使;

      這樣的待遇,他們怎能不羨慕嫉妒恨?

      不過,羨慕歸羨慕!

      他們也明白,楚柏之能夠得到這般待遇,所依靠的,并非是什么運氣,而是他本身真正的膽氣!

      而一旁的其余四大掌旗使,臉色也是有些無奈!

      他們雖然也想讓楚柏加入他們旗下,但他們依然是眼光毒辣的看清了形勢,當下喃喃道:

      “罷了罷了,這小子本就是【銳金旗】的人救了,爭也爭不過……”

      若按照某些主角模板的中二少年,他此時一定是一臉正氣的拒絕,然后請求普通待遇,等武功高了再來爭取這分旗使的位置,以襯托自身的逼格;

      但可惜,楚柏不是,他自認自己就是個俗人!

      所以,此刻的他,直接是點了點頭,對著厲掌旗使道:“我答應了!”

      “好,好,好!”

      見狀,厲掌旗使也是哈哈一笑,拍了拍楚柏的肩膀:“我期待一年以后,楚小兄弟已成為我【銳金旗】的分旗使!”

      話音落下,厲掌旗使便再度回到臺上!

      一旁,負責主持考核的副掌旗使,也是被這突然的變化震了震,片刻后,方連忙開口繼續道:“好,下一個!”

      ……

      ……

      此時已是黃昏時分,今日的選拔也終于落下帷幕!

      等了一會兒!

      當所有通過選拔之人都落定之后,這時,那位副掌旗使方才走前一步,肅然的面對眾人。

      “這次通過者共二十一人,恭喜你們加入【五行旗】!”副掌旗使緩緩的說道。

      場中絕大部分人已是筋疲力竭,只恨不得早點回去睡場大覺才好,可這時候聽得副掌旗使之言,都不由得精神一振,面上露出渴望的雀躍之色。

      而楚柏自也不例外,只不過沒表現的那般明顯而已;

      他本就向往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如今得以穿越至此,還拿下這般不錯的開局,他心中激動心情可想而知;

      若非還未習到武功,他當真恨不得提劍入江湖,體驗那種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生活!

      選拔一定!

      不多時,便有各旗弟子過來領人;

      或許是因為日后大家將成為戰友,此時的各旗弟子,對待楚柏等人的態度,與上光明頂前,有了極大的改變;

      【五行旗】的演練場離【銳金旗】營地不遠,拐了兩個彎,便是出現了大片小屋。

      倏然,領頭之人停下了腳步,站在中央位置,道:

      “只要無人居住,你們可以隨便選一間房,你們自己挑好房間住,習武的秘籍會由人送來,沒事的話不要到處亂跑!”

      “多謝提醒!”

      對于眾人的感謝聲,這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將目光望向楚柏,朝后者露出一個善意的笑容后,他便不再停留,揚長而去。

      分配之中!

      因是同為選擇【銳金旗】的緣故,楚柏跟莊錚倒是走在了一起……

      行走間!

      莊錚望著楚柏,也是微微一笑,對著后者伸出手來,道:“莊錚!”

      對此,楚柏也是回笑道:“楚柏!”

      相視一笑!

      男人之間相處不似女人,它就是那般簡簡單單,沒有勾心斗角,只有直來直往;

      “楚兄弟好膽氣,我輸得不冤。”

      莊錚看著楚柏,臉龐上也是浮現了一抹笑容,道:“不過若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找你打一場!”

      說完!

      莊錚沒有再多言,而是直接轉身選了一間屋子。

      望著莊錚的背影,楚柏也是笑了笑;

      對于此人,他倒是有著不小的好感,日后若是有機會,或許可以多認識認識……

      第四章  中乘武學

      這次為了【五行旗使】的選拔,楚柏不僅是拼盡了全力,連帶著右手都是大為受創……

      因此!

      如今他的當務之急,是好好療養,待右手恢復,不留下后遺癥才是主要!

      不過好在!

      此時他已經入得【五行旗】,有了這個身份,終于是能夠徹底的安下心來調養;

      再也不用像穿越時那般,隨時擔心小命不保,三餐不濟!

      也幸得楚柏如今是初入【銳金旗】,還未有武功在身,否則的話,說不定隨時被安排征召;

      畢竟如今【明教】的形勢,已不是當年陽頂天再世時的頂峰了;

      眼下光明右使不見蹤影,紫衫龍王叛教而出,金毛獅王王盤山一役后也消失不見……

      至于四大法王之一的白眉鷹王;

      更是因為與左使楊逍爭奪教主之位,脫離【明教】,自創【天鷹教】,從此與【明教】再無瓜葛!

      堂堂明教的二使四王,現如今竟只剩下左使楊逍與青翼蝠王韋一笑!

      在這等情況之下!

      【五行旗】作為【明教】的最精銳的教眾,隨著如今【明教】四分五裂,他們的地位更加凸顯出來;

      想到這里,楚柏便是感到一陣頭大……

      似乎此時的【明教】,還真是動蕩不堪,遠沒有日后張無忌掌教時的那般和諧;

      “管他的,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現在當務之急,還是爭取早點習會武功,努力謀得自保的能力!”

      低低呢喃了一聲,楚柏使勁的甩了甩頭,將腦中的情緒甩出腦海;

      隨手推開了面前的房門!

      回到自己的屋中,楚柏那緊繃的神經,終于是放松了起來!

      但這一放松,他便是立即感到渾身疲乏,有種說不出的倦意,無奈秘籍還沒發來,是以他也不好倒床睡上一覺;

      空閑下,楚柏倒是簡單地打量了一下房間;

      不過看了幾眼這空蕩的只有一張桌子一鋪床的房間,便沒了興趣。

      最后不知過了多久,楚柏方才聽到門外一陣響動;

      打開門!

      出乎意料的是,送秘籍前來的,竟不是教中的普通弟子,而是一位【銳金旗】的分旗使;

      這樣一來,就與楚柏旁屋的那些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看來還是厲掌旗使那個一年的約定,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今光是一本習武秘籍,便有著這等不同的待遇,當真是讓人不得不羨慕。

      “難怪所有人都想力爭上位,果然是同人不同命!”

      對于這種狀況,楚柏也是略感驚愕,但終歸秘籍戰勝了愕然。

      旋即恢復心神,沖著來人客氣的道了聲感謝,最后方才迫不及待的轉身進了房間……

      ……

      ……

      楚柏雖然左手受傷,但它只是影響練武,并不影響修習內力;

      所以待得這秘籍一到手!

      他便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投注在了手中的那本冊子之上。

      不得不說!

      楚柏此時武俠迷的心理作祟,無論他再如何淡定,此時都難掩心中的激動;

      誰讓這可是正兒八經的內功心法呢!

      “【兵鋒功】?”

      楚柏小心翼翼的翻閱著秘籍,生怕將其損壞,若真是那樣,他可就后悔莫及了;

      翻開秘籍,略微看了看,楚柏不由得將其記下;

      也虧得他如今兩世為人,記憶力變得極強,任何東西,只要記上之后都極難忘記;

      否則沒有些時日,是不可能輕易記下的!

      而楚柏不知道的是……

      其實他的【兵鋒功】,乃是真正分旗使所修習的武功;

      與尋常【銳金旗】弟子的【金戈功】,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要知道!

      雖然只是一個檔次之差,但相隔卻是極遠;

      一為普通武學!

      一為中乘武學!

      個中威力,自然是不言而喻……

      江湖中人,武功至上!

      所謂手有長短,這江湖中分化出來的武功修煉之法,自然也是有強有弱。

      例如尋常武館的莊稼把事,那就屬于不入流的武學;

      一些小門小派所教授的武功,也不過屬于普通武學,不過這種層次,放在【峨眉】,【武當】等名門大派,就只能算是拿來打筑基礎的墊底武學而已;

      而真正算是接觸到核心的門內弟子,才有機會習得中乘武學;

      這一類人習武有成,踏足江湖,多半會被當做江湖青年才俊看待!

      至于上乘武學,那已是門中宿老才有資格習練的,因此,那些練就上乘武學之人,無疑不是在江湖中創下偌大名頭的人;

      如今楚柏一上手,便有機會習得這等中乘武學;

      可見【明教】底蘊之深,以及其上掌旗使對他的欣賞之意……

      奈何!

      此時的楚柏并不知情,只是一門心神的關注著手中的秘籍,好似珍寶一般,不肯放下!

      許久之后!

      楚柏抬頭茫然的望著那秘籍中的字跡,一頭霧水:

      “這武功該如何修習?”

      本以為能早點習得武功,但瞧見這上面的內容時,他終是輕嘆了一聲;

      果然,秘籍在手,連如何修煉都半點不知……

      最后在確定將此功完全記下之后,楚柏終于是將其放下,倒頭大睡!

      ……

      ……

      或許是猜到昨日領取秘籍之人的想法,亦或許是大家都是從這個階段過來的……

      第二日一大早,便有【銳金旗】的弟子為諸人講解武功基礎!

      武學繁多,但萬變不離其中,基礎不外高手低手,是以,由那些已修成內力的【銳金旗】弟子來講解基礎,自然不算太難。

      而這些基礎大多是解釋穴位,如何感悟氣感之列!

      聽著講解,楚柏方才恍然大悟;

      原來!

      修習內力的第一步,便是感悟氣感,而后衍生氣感,運行小周天,最后沖破十二正經,方才真正修成內力;

      而感悟氣感與衍生氣感的標志……

      便是六識大開!

      這一點,楚柏似乎從穿越之后,便已達到!

      聽到這里,饒是楚柏心性不錯,也忍不住心底暗道:“穿越者的福利啊!”

      得益于兩世融合的記憶力,那【銳金旗】的弟子只教了一遍,楚柏就全部記下來了。

      其他人卻沒有楚柏那等記憶力了,除了莊錚之外,【銳金旗】弟子連續教了好幾遍,這些人方才將其中的要訣堪堪記住;

      不僅如此!

      他們的年紀普遍都大于楚柏,完全已過了習武的最佳年紀,日后遠不及楚柏那般有潛力;

      當然這些,對楚柏而言,都跟他無關!

      在答應了厲掌旗使的承諾之后,他的時間,無疑是變得有些緊迫了起來。

      短短一年時間,修成內力!

      即便是楚柏,也是感到了一些壓力……

      畢竟內力這玩意,靠的不是一鼓作氣,而是細水長流的積累;

      十二正經!

      如此多的經脈,想在一年之內盡數打通,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事;

      嘆了一口氣,楚柏無奈的搖了搖頭;

      事情到這種地步,不管那十二正經有多難以打通,也只能試試了;

      成了,就一步跨成分旗使!

      如此大好的機會就在眼前,若是不努力爭取一番的話,也實在是太對不起他這受傷的右手了。

      不過所幸!

      楚柏所習的【兵鋒功】,乃是一門中乘武學,論精妙程度,遠超那些普通武學;

      再加上如今他六識大開,楚柏也是省去了一些感悟氣感的麻煩;

      他唯一所需要做的,便是逐漸累積,待得有朝一日徹底的厚積薄發,打通十二正經,為其帶來質變的效果。

      武學之道,所習秘籍固然重要;

      但天資,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項,或許是穿越而來兩世為人的際遇,讓他早早的大開六識,這樣一來,令得他比尋常之人,在同時間內,走得更遠。

      當然!

      楚柏自然也明白,想要一年內就打通十二正經,那必然不會是輕松之事。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

      他準備將所有心神,都投注于其中……

      第五章   十二正經

      一番講解!

      在明白了武學基礎之后;

      所有的人,顯然都明白了修煉內力的道路;

      而他們此時,也明白在感悟了氣感之后,體內就會駐留一絲絲的氣流……

      而他們每一個人所要做的,便是運轉和壯大這些氣流;

      以此沖破體內的十二正經!

      待到打通十二正經之后,體內方才真正的可以容納內力;

      而再非是之前的氣流!

      萬事開頭難!

      或許每個人因資質的不同,感悟到氣感的時間不一;

      但只要領悟到了氣感,跨過這開頭的難關,后面的事情,就相對容易一些了;

      很顯然!

      這一步,楚柏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頭!

      第一次的運轉氣流,并不會持續太久的時間……

      所以!

      僅僅半個時辰之后,盤腿而坐的楚柏,便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眸。

      果然不出意外!

      在經過那【銳金旗】弟子的講解之后,楚柏按照其所說的方式,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氣感;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楚柏相信,后面會顯得更加純熟一些;

      雖然氣感修習的速度并不快,但這并不妨礙楚柏對練武的熱情;

      時間!

      在這般熱情中悄然流逝,眨眼便是半個月過去!

      或許當日厲掌旗使對楚柏的承諾有著一些效果,從后者進入修煉狀態以來,竟是沒有任何人來打擾過他;

      這也就令楚柏有了極為安靜的練功環境。

      而在修習了【兵鋒功】之后!

      楚柏看上去較之以前,似乎要有些某些莫名的變化;

      的確,是有些變化!

      如今他那張頗為清秀的臉龐,不再是之前的疲乏枯黃,反而顯得抖擻了一些!

      眨了眨眼!

      楚柏感受著似乎明亮了許多的雙眼,不由得笑了起來;

      他知道,這是習練【兵鋒功】,運轉了氣感,所帶來的一些感官增強反應……

      “力氣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

      捏了捏手臂,其上傳來的力量之感,令得楚柏嘴角忍不住的泛起一抹笑意。

      這段時間的努力!

      總算是成功運轉氣流,打通了第一處正經;

      而且,在方才收功時,楚柏明顯的隱隱感覺到,體內的氣感,似乎比之前粗壯了一絲。

      雖說此時的他,依然還未打通全身經脈,仍是屬于普通人層次;

      可便是普通人,也是有著高低之分!

      就似那瘦弱青年與青年壯漢之間,兩者的氣力會是同一層次么?

      顯然不會!

      而楚柏現如今就屬于后者!

      對于這一點,楚柏心中也是頗有所感,因此在感覺到自身有所精進時,方才會感到如此的驚喜。

      ……

      ……

      而在當第一條正經打通后的一個月左右,楚柏體內的第二條經脈,也是沒有出什么意外的被他打通;

      這種順利的修煉,令得楚柏初次感受到了武功提升的快意;

      而沒有了那來自武功上的困擾,楚柏的心情,也是變得踏實了許多;

      時間!

      也是在這般踏實中,如指間沙般,悄然流逝……

      眨眼間,五個月便是過去了!

      淡淡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灑落而進,紛雜的光斑,照亮了整個房間;

      房間之中!

      一道少年模樣的人影,盤腿坐在塌上,雙目緊閉,呼吸顯得平穩而有力;

      少年的呼吸間,極具節奏之感!

      隨著時間的流逝,少年的表情也是有了變化;

      由舒緩轉為嚴肅,再有嚴肅轉為皺眉,最后,皺眉直接變成了一股咬牙之狀;

      但即便這樣!

      少年也并未就此罷手,雙目依舊緊閉,放置腿上的雙手,始終是紋絲不動……

      沉神凝氣!

      保持著最佳的打坐狀態!

      此時,若是有能打通奇經八脈的一流層次高手在此,定能發現楚柏這古怪間的變化;

      沖脈!

      沒錯,這般神態,這般變化,唯有沖脈的緣故方才能引起;

      或許是到了這最關鍵的時刻,楚柏的心神,也是迅速沉浸在了自身的氣流之中;

      心神微動!

      一縷頗為粗壯的氣流,在楚柏的控制下,幾經流轉,終于是來到了這處經脈之所;

      第六正經——【手太陽小腸經】!

      只見這股氣流在楚柏的催動下,對著這條經脈,小心翼翼的注入而去;

      打通經脈,其實是一件極為繁瑣的事情!

      一不留神便會留下暗創!

      同時,氣流在經脈通暢,并且拓寬的那一刻所產生的劇痛,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忍受;

      索性!

      這段時間以來,打通了五條正經的楚柏,對于這等劇痛,已是習慣了!

      ……

      ……

      經脈緩緩地被氣流沖擊著!

      速度雖慢,但再慢的速度,也始終有達到終點的時刻;

      所以,在一個時辰之后!

      這一條經脈,終于是被楚柏徹底打通,而其修成內力的腳步,也是再度越過了一步!

      房間之中!

      雙目緊閉的楚柏,感受著最后一縷氣流散去之后,眼睛微微眨動……

      片刻后,他的雙眸終于睜開!

      而在雙眼睜開之后,隨之而來的,是一道亮色閃過;

      “呼!”

      緩緩的將積蓄許久的濁氣吐出,楚柏終于是清醒過來;

      雙手伸了一個懶腰,感受到身體的充盈之感,楚柏不由得有些迷醉般的喃喃自語:“擁有武功的感覺,真爽!”

      五個月時間!

      便是打通了六條經脈,這種速度,楚柏有著自信,就算是放在那所謂的江湖大派中,怕也是一個頗為不錯的成績。

      話鋒一轉,繼續道:

      “按這進度,恐怕再有一段時間,就能沖擊第七條正經了……”

      這等速度!

      若是讓其他之人知道了,恐怕是會直接刺激得吐血暴斃。

      同樣通過【五行旗】選拔的人,此時大多還在為如何感悟氣感而奮斗,而楚柏呢,居然已經率先沖到第七條正經;

      這般速度,又怎能讓人不氣死?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這其中雖然不乏楚柏穿越而來就已六識大開的優勢,但更多的是楚柏的瘋魔狀態;

      要知道,這五個月以來,楚柏基本是縮在自己房間中;

      除了吃喝拉撒等事之外;

      他幾乎是過著深居簡出的苦修日子。

      這對于一個少年來說,是需要何等的定力?

      也幸虧楚柏兩世為人,不然面對這種日子,還真不一定能扛得住;

      自古以來,高手都是要忍受寂寞的!

      沒有任何實力是一蹴而就的,想要擁有高于常人的實力,就得付出超于常人的努力;

      這一點,作為現代人的楚柏,是有長足的體會!

      而現代人的思想,也更讓他清楚的知道,武功在這片江湖,究竟有多重要;

      索性,他如今所取得的成效,也是讓他滿心發喜!

      從塌上站起身來!

      楚柏掃視著房內,微微一笑;

      手掌習慣性的打出一道極其熟練的掌法,旋即輕飄飄的朝前一推。

      雙掌推動,帶起一股涼風;

      當然!

      這并不算是掌風,只能說是身體增強所帶來的力道。

      因此楚柏這一記的掌法并未帶起任何的動靜;

      沒辦法,誰讓他還未修成內力,只學過【銳金旗】中所教授的普通掌法呢?

      腦中思緒千轉,但楚柏手上卻是毫不停頓!

      只見一套掌法,楚柏打了數遍之后,都不覺得累,反而頗有些神采奕奕。

      這若放在之前!

      楚柏打上幾遍,就差不多筋疲力盡了,哪能像今天這樣不停的打下去。

      看來!

      隨著第六條正經的打通,他自身的變化也是愈發的顯現出來;

      “砰,砰!”

      就在楚柏按照往常,習練掌法之時,忽然間,一陣不合時宜的打斗聲,從屋外響了起來。

      疑惑的抬起頭,楚柏將目光掃向窗外,暗道:

      “怎么回事?”

      眉頭緊皺,楚柏也是迅速起身,朝外走去……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歡看小說”,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