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仙俠 >

      九尾狐妻高冷師兄不準跑by漫枝在線閱讀

      九尾狐妻高冷師兄不準跑by漫枝在線閱讀

      作者:漫枝

      類型:仙俠

      大小:6.8MB

      時間:2018/10/02 10:32:18

      內容概述:《九尾狐妻高冷師兄不準跑》又名《霜降悠悠久木戎》,...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45440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九尾狐妻高冷師兄不準跑》又名《霜降悠悠久木戎》,是作者漫枝所寫的一本仙俠小說,主要講述了喬霜降和木戎師兄之間的愛恨情仇....

      九尾狐妻高冷師兄不準跑by漫枝在線閱讀

      楔子

      白衣少年氣喘吁吁的跑上了云渺峰,猛的沖進了一間簡然的小竹屋,扯著脖子對屋里的青年嚷著:“木戎師兄!魔族打上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少年沖進來的時候黑衣青年正盤腿閉目打著坐,周身攏著一圈若隱若現的靈氣。被喚作“木戎師兄”的青年緩緩睜開眼,幽深的雙眼見不到半絲漣漪:“來的,是誰?”

      “是……”聽到這個問題竹子顯然很是為難,眼神游離,吞吞吐吐半天也吐不出一個字。

      紀木戎又問了一遍:“是誰?”

      “是,小九。”竹子不敢直視紀木戎,別開了視線小聲的囁嚅著,祈求師兄沒聽清放他一馬。

      云留靈宗云留峰山前——

      一萬妖魔排列著整齊的隊伍,威風凜凜的堵在云留峰的山門口。隊伍的最前方,有個騎獨角獸的紅衣少女,少女眉眼濃艷,艷麗異常,眉心一朵狐形花鈿煞是乍眼。

      少女注視著稀稀拉拉出來應戰的云留弟子,嗤笑道:“怎么一個內門弟子都看不見?云留沒人了?那正好便宜了我,取了云留回去獻給魔君。”

      有個雪衣少女御劍沖出,凌空喊道:“小九!”

      少女身形一僵,之后強迫自己放松,嫻熟的笑道:“茶茶師姐,許久不見,別來無恙了。”

      “小九,回來吧。”夏茗茶心痛道,“小九,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本意,你回來我們還在云渺峰一起生活不好嗎?師兄還在等著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少女喃喃重復著,妖紅的眼角流泄出幽寂的悲傷,“我已經,回不了頭了。”

      又有一雪衣內門弟子趕到,抽出長劍,高喝道:“吾等云留弟子,定當保護宗門,誅殺妖女喬霜降!!!”

      “吾等云留弟子,定當保護宗門,誅殺妖女喬霜降!!!”

      紅衣少女的瞳孔里倒映出熟悉的云留峰,相識的弟子,淺淡的,悲哀的笑了。

      第一章  霜降悠悠

      全身火燒一般的疼,不緊不慢地細細灼燒著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經,怕是再撒上一把鹽就能新鮮出爐了。

      蜷在樹下的小狐貍顫抖著動了動身子。眼見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有個小巧的雪球拱了拱,細雪碎碎地滾了滾,那小雪球又矮了回去。

      嘶,太疼了……

      小狐貍身上流光閃過。

      雪地之中便露出個瘦小的小女娃,頭上頂著一簇雪花和一對蔫蔫低垂的耳朵,不著寸縷的身上凍的發紫并且血跡斑斑,眼見腰后拖著一大簇斑駁的尾巴。

      小女孩雙眼無神地勉強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怕別是又要掉一條尾巴了吧,已經沒了兩條尾巴了。

      女孩掙扎了下,流光再次閃過已然沒有了耳朵和尾巴。

      女孩咬緊牙關,扒著粗糙干枯的樹皮站起了身,只是弓著身子勉強支撐這個動作就已經用去了她所有的力量。

      輕飄飄的一步邁出,仿佛踩在燒的火燙的刀子上。

      “撲通——”

      跌倒是理所當然的。

      在雪地里趴了半晌,女孩才攢了些許力氣,果斷的放棄了走路。女孩伸出瘦的干柴一樣的小細胳膊,艱辛的扒著地上伸出半截的干草匍匐前進。

      體溫融化了雪花,融化的冰水又濕潤了身上的血跡。平整的雪地上硬是被女孩拖出了一道蜿蜒而慘烈的淺壑。

      思緒始終朦朦朧朧,像是老舊的磁帶時斷時續。

      “呦,老大,這有個小孩兒。”

      “女娃子,帶著吧。”

      “二兩銀子,不能再多了,一個半死不活的丫頭,賠本的買賣,老子還得花錢伺候她。”

      “什么玩意兒啊,***,喝了三天的藥一點起色都沒有,丟了吧,算老子倒霉。”

      “誒,把她耳朵上的鈴鐺摘下來。”

      “廢物,這都摘不下來!”

      直到她恍惚聽見耳際從未出過聲響的啞鈴乍響,恍若驚雷。

      “且慢,這個孩子我要了。”

      “……”

      女孩隱隱約約了解到最后自己大概以五兩銀子的價錢被買走了。

      被馬車載了不久,女孩感到身子下面一改平日的冰涼刺骨,軟軟的,暖暖的。清粥滑過干涸的食管,這簡直是她吃過的最美味的佳肴,即使是天上神仙的吃食也是比不過的。

      女孩始終發著燒,身子火燒火燎地疼,神志不甚清醒,這倒是必然的,畢竟是才去了一條命,只凝身這一步就能令她足足疼上九九八十一天,這才不過是十余天而已。

      女孩覺得自己許是遇到了個好人,聽得聲音買下她的人大概是個年輕男子,迷迷糊糊的看見男子身形極是挺拔,那臉卻是看不清的。

      一連數日男子始終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邊,她只一聲嚶嚀,便有溫度適宜的清粥甘泉奉上,偶爾被塞幾顆圓溜溜的苦藥,隨即便有蜂蜜蜜餞補了進來,即使始終高燒不退,女孩卻覺得這樣的日子還是相當滋潤的。

      有事得了閑,女孩就想,這男子如此小心翼翼,兢兢業業地照顧她,莫不是這次她生的格外好看,買回去準備做了媳婦的?

      當然這也是必然的,她們做九尾狐的,每逢化形必是極為美麗,連那些九重天上的神仙也比不得的。

      女孩對這男子好奇得緊,這日高溫勉強退了些,難得清醒,女孩勉力悠悠睜了眼。

      已逢入夜,燭淚層層疊疊,只得那如豆火光自顧自地搖曳著。

      眼前的男子趴在床邊淺淺地眠著,想來定是乏累地緊了,長長的睫毛下兩道深重的烏痕,本該干干凈凈的臉頰上也枝枝節節地伸著許多胡茬,臉色不大好看,看上去很是消瘦。

      耳邊懸著的啞鈴不合時宜地響了兩聲。

      男子有些迷茫地睜了眼,看見榻上女孩烏溜溜的如水眸子狠狠地僵住。半晌后才回過了神,夜泉般溫醇的聲音從那兩片薄唇中流瀉出來:“你醒了。”

      女孩勉強坐起身,扶著要炸掉的額角,淺淺地恩了一聲。

      離遠些,女孩能看見的東西多了一些,比如男子一襲燙貼合身的黑衣俊逸的很,那隨意束起的烏絲宛若鴉羽般烏黑光亮,身后背著地兩把長劍一黑一白精致絕倫,想來必定不是凡物。

      女孩等了片刻也不見男子有下文。行吧,他不說話那就她說,她如此清醒的時候可是來之不易,不知道下次又要等到何時了。她心思玲瓏,總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必定是要問的:“敢問少俠,可識得小奴?”

      雖說她有九命,但是復生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每次復生,必定要用九九八十一天凝魂,再有九九八十一天用來凝身,期間極度虛弱,痛苦無比,法術概是一點都使不出來的,堪比那被風一吹就倒的嬌弱人類。

      這倒不是最討厭的,最惹人討厭的是每次復生必定會改頭換面順便失去所有記憶,只是隱約記得自己是誰,剩下的一概不知,比如這兩條尾巴是怎么失去的也半點想不起來。

      雖然以后能夠找回記憶,但至少就眼下剛剛復生來看,她除了魂魄還是原裝的,剩下的東西都已然改變,無論是姓名,年齡,面容,甚至性格。

      完完全全地變成另一個人。

      雖然她覺得男子的舉動曖昧萬分,似乎大概不一定有可能是認識當年擁有八條尾巴的她,但是理論上講是個人現在都認不出她。

      然而她還是不死心的問了。

      又是長長久久的沉默。

      眼瞧著男子越發深沉灼人的視線,女孩用她干枯地猶如老樹皮一般的沙啞嗓音道:“小奴霜降,家中變故,父母雙亡,只留下霜降孑然一身,流離失所。幸得少俠相救,霜降愿為少俠當牛做馬,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哦,更加灼人了。

      她知道她長的好看,霜降的臉上幾乎都要讓他看出個洞了,難不成是她說的太文鄒鄒了,讓黑衣少俠起疑了?這也不能怪她,雖然她是失憶了,但是學過的技能忘不了啊,雖然不知道前兩條命活了多久,但咬文斷字這必定是自然的,習慣了習慣了。

      第二章  木戎灼灼

      霜降抬了霧氣蒙蒙的眸子,怯生生地問道:“小奴可否有幸一聞少俠尊名?”

      黑少俠與霜降面面相覷,神色越發的深沉復雜,仿佛浪起滄海,波濤洶涌,魚水翻飛,然后逐漸沉淀歸于平靜,所有的暗機都潛藏在這片黝黑而深沉的烏海之下。

      太深沉了。

      霜降蹙眉,咬了咬牙關勉強壓制洶涌而來的熱度與劇痛,鬢角冷汗淋漓。

      就在霜降以為黑少俠不會回答的時候,黑少俠張口道:“你無需知道。”

      然后霜降便帶著遺憾昏了過去,沒有重重的砸入床榻,大概是被接住了吧。

      這黑少俠雖說話是少了些冷硬了些,但是行為舉止上還是蠻體貼的。

      之后便是長長久久的昏睡,即使在空洞的夢中都只是霜降被烹煮的慘烈畫面,這疼是源于靈魂的,再如何珍貴的丹藥亦是毫無作用的。

      經過這次短暫的清醒,霜降迷蒙時候的所思所想充實了許多:不知道這黑少俠是做什么的,家里還有哪些親人。就穿著來看,黑少俠穿的比較樸素,不像是大富大貴之人,但他背的兩把劍靈力澄凈充盈,不沾凡塵邪氣,怎么看怎么值錢。

      再說他時常喂給她的丹藥,雖然于她沒什么效果,但煉制時用的都是極其珍貴的草藥。黑少俠向來吃的少睡得少,身上定是有些修為傍身的,可惜現在她還遲鈍的很,還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氣息,不知道他到底修煉到哪種地步了。

      她耳邊的那只小鈴鐺也不知道是哪來的,總之是個上等的靈器,掩去了她身上的妖氣。既然能夠隨著她一起復生,那就說明它已經和她的靈魂溶在了一起。可惜是只啞鈴,怎么晃也不出聲,只碎碎響過兩次。

      幸好有這只小鈴鐺,不然剛被買回來她可能就要讓眼前的少俠一刀斬了,收了她的內丹再扒了她的狐貍皮,畢竟她現在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不過這黑少俠天天倚在她床邊也是很撩人的,比起清粥蜜餞,身邊的男子顯然看起來要可口的多。

      唉,算了,她也就是想想罷了,打不過的。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霜降始終都是昏睡的多,清醒的少。這日黑少俠又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她,把她放上馬車,不知道要把她帶去哪。

      馬車開的又平又穩,厚厚的墊子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波瀾,暖烘烘的被子一股好聞的陽光味。

      可霜降偏生越發難受的緊了,細細的眉毛緊緊地糾纏在一起,身子不由自主地團上,偶爾有呻吟從嘴里流出,看上去可憐得緊。

      好難受,好難受,好難受。

      想要血,想要血,想要血。

      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

      感覺到筆尖縈繞的噴香噴香地物什,霜降不假思索的抓住,張嘴咬下。

      尖尖的小虎牙輕而易舉地刺破了薄薄的皮膚,絕頂美味的液體緩緩流泄而出,霜降覺得太拖沓,便撕開了傷口,讓血液不受阻攔地洶涌而出。

      霜降這邊喝紅了眼,一連串的動作完全是下意識的,其實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若是清醒,霜降是絕對不會做出這種危及生命的事。

      而這邊被女孩咬住的男人不發一言,任憑霜降動作,并不加以阻攔,也不出聲響,就仿佛被咬住的人不是他一樣。

      為了讓霜降喝的更輕松些,男人甚至抽掉了霜降的枕頭,捧過霜降小小的身子,讓她半倚在他懷里。

      男人用另一只手撫了撫霜降柔順的發絲,下巴輕輕抵在霜降的頭頂上,用他溫和如夜泉般的聲音緩緩喚道:“霜降……”

      繾綣萬分。

      貪心的小狐貍吃飽喝足之后便沉沉地睡了,看那舒展的細眉,想來是舒服了許多。

      男人掐了個訣,腕上猙獰的傷口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

      輕緩地把霜降塞回了被窩,細致的掖好了被子。

      男人舒了一口氣,清瘦的臉頰血色全無。

      并非痊愈,只是障眼法罷了。

      這一餐讓霜降睡了許久,自她復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穩,醒來之后直道奇怪。

      霜降才一睜眼便有一盛著溫熱清粥的瓷碗伸到了面前。

      霜降一愣,接過瓷碗,轉過頭朝黑少俠粲然一笑,眼中是難得的清明。

      男人垂了眼簾,只道:“吃吧。”想了想又加了兩字,“趁熱。”

      霜降脆生生地應了聲:“好。”

      男人瞧著她吃完了清粥,視線移到窗外,溫聲道:“要出去走走嗎。天氣,不錯。”

      男人拿出套嶄新的衣裙,是最討喜的桃粉色,幫著霜降穿了衣,換了小羊皮靴,披上大兜帽斗篷,方牽著霜降上了街。

      霜降躲在大斗篷下望著熙熙攘攘的集市,雙眼亮晶晶的。雖說這種地方她以前總得去過千八百次,但這可是復生后第一次上集市。

      霜降小心地打量了下黑少俠的臉色,唔,怎么幾天不見又蒼白了許多?照顧她太辛苦了嗎?

      霜降說:“要不我們回去吧?”

      “不舒服?不喜歡?”

      “……”霜降沉默了下道,“其實少俠不用如此費心地照顧霜降,霜降的身子并無大礙,到了日子自然就好了。”

      男人眼色并無波瀾,只道:“無礙。”

      一大一小兩個人影倚在一起靜靜地走著。霜降被男人牽著,只感覺歲月靜好,風雨不侵。

      多年以后霜降淺笑吟吟,倘若可以這樣安之若素的一直走下去,她寧愿始終虛弱如斯。

      走著走著霜降腳下一個踉蹌,男人手疾眼快地拉住霜降,便看見霜降砣紅的臉頰。

      男人心里一焦,抱起霜降便要御劍。

      霜降拉拉男人的衣袖,火燙的熱氣吐在男人耳際:“別急,回了客棧也是無用,不如吹吹涼風。”

      男人便把霜降抱在懷里,一步一步走回了客棧。耳邊涼風習習,吹得耳朵鼻尖泛著緋紅,街上行人頂著一張又一張皮囊與他們擦肩而過。

      凡塵滾滾,這一輩子得遇到多少人,才能遇到這么一個拼了命也不想放手的刻骨。

      不想放手。

      但又不得不放手。

      第三章  此去經年

      日子流水一般的過著,在她漫長的歲月中,這段日子即使再難熬也不過過眼云煙,只此一瞬。

      第八十天的時候霜降帶著吟吟淺笑睡了過去,真好,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黑少俠就不用如此辛勞地照顧她了,最近黑少俠越發的憔悴了,都不知道他倆到底病的是誰了。

      這段日子黑少俠經常出去,每次回來神色都不大好看,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事情。等她好了能幫他分憂就好了,不過她現在頂著這七八歲的小身板,說要為他分憂實在是沒什么說服力。

      唔,黑少俠哪都好,就是話太少太沉默了,難得說話也只言簡意賅的寥寥幾字。這可不是個好習慣,以后討媳婦要吃虧的,等她好了一定要幫他改掉。

      黑少俠是修仙的,不過不怕,過了這段日子她凝好了身便可以重新修煉了。黑少俠一看就是那種做好事不留名的老好人,她現在也不急著取回前兩條尾巴的記憶,她少折騰點人命,乖乖順順地跟著,即使往后黑少俠發現她是狐貍,也不會二話不說地殺掉她吧。

      他要是非要捉她,她逃跑便好了。

      月沉如水,如銀月光洋洋灑灑流泄了一地,淺淺攏在女孩身上,落在彎彎的嘴角上,隱約露出一牙尖尖的虎牙。

      男人誦了個訣,在女孩床前靜站了一夜,背影挺拔而孤寂。

      ——

      霜降頂著像要裂開的腦袋,強撐著睜開了眼睛,熬過今天,就好了。

      霜降麻利地坐起身,然后狠狠怔住。

      不認識的房間,沒有他的味道。

      “霜降你醒了啊,娘做好了飯,起來吃吧。”面善的中年女人端著盛了熱騰騰清水的銅盆進了房間。

      霜降臉色倏地變差,一口鮮血淋漓而下。

      女人見狀,三魂七魄都被嚇飛了一半,手里熱水都翻在了地上,急急忙忙叫了大夫。

      “大夫啊,我家降兒這是怎么了啊,這孩子命真是苦啊,嗚嗚嗚,降兒不會有事吧?啊?”女人梨花帶雨地哭訴著,霜降聽在耳里只覺喧鬧不堪。

      大夫說她是急火攻心,開了幾副方子。只一日,霜降大好。

      女人感嘆神醫在世。

      霜降心里嗤笑,她好與不好都與這庸醫沒有半點關系。

      這家人家姓喬,男主人喬池在當地做了個芝麻大點的小官,女主人程儀,年及三十也沒有誕出一兒半女,算不得貧窮也不算富貴,只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善良人。

      雖然喬池沒有給她改名字,但這姓氏還是要多出來的,就此她也就叫了喬霜降。

      這可是男人給她費盡心力精挑細選出的好家庭啊。原來最后那段日子他早出晚歸的就是在忙活這件事。

      她想著以后如何陪伴在他身邊的時候,他想的是如何把她送走。

      呵呵。

      真是自以為是啊。

      不論是她,還是他。

      想來是她太天真,這兩個多月相處下來,她除了識得了男人的那張臉,剩下的就什么都沒有了。他的名字,年紀,師門,喜好,就連送走她也是趁著夜悄悄把她送走,送走后也沒有給她留下只言片語,哪怕是一句言簡意賅的“保重”也能讓她舒心許多,他如此生怕她賴著不走嗎。

      果然是做好事不留名的老好人啊。

      輕而易舉的救了她,衣不解帶地照顧她,好不容易她好了,他就把她送給人家當養女。

      想來男人一開始就不打算與她有任何瓜葛的,不然也不會連名字都不告訴她。

      她斷尾復生,第一個悉心對她,令她全然信任的人如此輕易地就拋棄了她,真是可笑。

      喬霜降問程儀:“阿娘,送我來的男人真的什么都沒說嗎?”

      喬霜降心底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希望程儀能夠好好回答,給她她想要的答案,不然程儀這三十年的生命怕是就要消彌在這里了。

      取回記憶,做回從前的自己。

      這才是她最該做的事情。

      程儀深思熟慮過之后道:“恩……他說了。”

      “他說什么?”喬霜降急切地追問道。

      “他說他會回來看你。”

      !!!

      “他可說他幾時會回來?”喬霜降眼里亮晶晶的,溢滿了希望。

      程儀道:“這個他倒是沒說。”

      就憑著男人的一句話,喬霜降安安分分地開始等待,整理屋子,琴棋書畫,女紅廚藝,咬文斷字……就像是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一般,喬霜降極力地隱藏著自己,假裝自己是個普通凡人。

      畢竟并非凡人,喬霜降的所作所為在別人眼里那就是天才,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這一點令喬父喬母非常欣慰。

      一年。

      兩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喬霜降折斷了手中毛筆,狠狠地把硯臺砸在地上,濃墨灑了滿地,觸目驚心。澄心堂紙,桌椅板凳,花瓶瓷器沒有一樣逃的開喬霜降的暴怒。

      喬霜降滿心滿腦充斥的只有碩大赤紅的三個字:被騙了。

      被騙了,被騙了,被騙了。

      區區一個凡人,竟然敢騙她。

      這男人真是好手段,只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便把她在這個院子里困了五年。

      喬霜降頹然地滑下身坐在地上,喬霜降捂著臉苦笑,到底是他手段太好還是她甘心被騙。

      她不想再等了。

      半夜喬霜降跑出了喬府,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閑逛。

      這五年里她幾乎是寸步不離地守在喬府里,就等著男人回來看她,等著再看他一眼。每次出門都是匆匆的去,匆匆的回,生怕錯過了,都不曾注意過這橋下的芍藥竟然開的如此爛漫。

      忽然一只手牽住了喬霜降,喬霜降轉過頭來,蹙著眉看向一襲雪衣的少年:“降兒,喬夫人很擔心你,隨我回去。”

      喬霜降怒目而視:“不回,你少管我家的事。”

      沈筠淮松開了喬霜降的手,對身后的小廝道:“你去喬府,就說是我已經找到降兒了,讓喬老爺和喬夫人不要擔心,我定會安安全全地把降兒帶回去。”

      喬霜降拂袖而去。

      沈筠淮亦步亦鄒。

      喬霜降定住腳步,轉身微笑:“沈公子,請你不要跟著我,好嗎?”

      第四章  良辰虛設

      “……”沈筠淮蹙著眉與她對視,她叫他沈公子就說明她現在很生氣,他說什么都是無用的。

      喬霜降淺淺笑著,優雅地卷起了寬闊云袖,撩起長裙系在了腰間,揚拳就打。

      沈筠淮那也不是吃素的,五年相處過來他早就熟知喬霜降的每一個套路。當年他央著父親要習武,為的不是要面子出風頭,不是想保護別人,而是為了能被喬霜降少揍一點。

      喬霜降在旁人眼里就是無時無刻都舉止端莊,賢良淑德的大家小姐,但在他眼里喬霜降就是一無拘無束的野丫頭。

      你管我?好,你管我我就打你。

      戰畢,溫文的沈筠淮身上多了幾道深深淺淺的痕跡。

      挨喬霜降的揍是一門藝術,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握好一個度,得還手,但是不能打喬霜降,得被揍到,但是不能讓喬霜降撒了歡地打,挨揍多了他吃不消,挨揍少了喬霜降心里又不舒服。

      反復練習五年,沈筠淮終于能夠準確把握好喬霜降這個度。

      喬霜降打的累了,心里也舒服了,便放下了衣袖長裙席地而坐。沈筠淮在喬霜降身邊坐了,道:“云留靈宗是當今三大修仙門派之首,每十年招納一批弟子,我爹讓我去修煉,你若是實在想離開喬府,就隨我一起去云留修仙吧。”

      喬霜降想離開喬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這事兒除了他沈筠淮,旁人都是不知道的。

      “修仙?”喬霜降嗤笑一聲,果斷道,“不去。”

      她一個九尾狐妖,修個什么仙,她還想多活幾年。

      “當真不去?”

      喬霜降轉念一想,爽快道:“去!”

      既然能夠名正言順地離開,為什么還要偷偷摸摸的走呢。

      沈筠淮頷首,起身拍了拍臟亂的衣服:“那便先回去吧,明日我便與喬老爺說。”

      喬霜降心情愉悅地跟著沈筠淮回去了。

      沈筠淮跟在喬霜降身后,溫和的臉上露出了笑意,三分無奈七分寵溺。總算是哄好了,他自然知道喬霜降打的什么主意,他先把她帶出喬府,等出了喬府,那人就該沒影了。

      與男人不同,沈筠淮說話向來都是做數的,第二日一大早果然如約出現在喬府里。

      沈筠淮在她爹的書房里呆了整整一天,從日頭東升到夕陽西斜,沈筠淮滴水未進。二人出來的時候喬父滿面憂愁,沈筠淮神色疲憊。

      沈筠淮對喬霜降道:“七日之后我們便出發。”

      “好。”

      走的那一日喬母哭成了淚人,喬父也暗自抹了把眼淚。喬霜降望著那小小的院落,眼中也流露出幾分悵然:我要走了,不再等你了。

      本著歷練的原則,兩人都只帶個小包袱騎著馬就出了城,并未帶些小廝丫鬟什么的。

      才一出城,沈筠淮就給喬霜降套了個手環,然后當著喬霜降的面,吞了顆丹藥進去。

      “這丹藥和手環是有感應的,你若是離開我超過十丈,我便痛不欲生。”

      喬霜降臉色一寒:“你拿你自己威脅我?沈公子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你死活與我何干?”

      這樣的做法不禁讓她想起五年前救過她的黑衣男人。

      沈筠淮說:“降兒,我的命就放在你這里了。”

      字字扎心。

      喬霜降安生了之后一切事情都變得很順利,半個月之后兩人抵達了離云留靈宗最近的城鎮。

      喬霜降嗤笑,就因為他跟她玩命,所以她也就跟了他一起玩命?一只狐妖跑到天下第一的修仙之地,放眼六界,她當真是最蠢最蠢的九尾狐了。

      云留靈宗十年才招收一次弟子,并且年齡需在十八歲以下。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只能在剛剛好的年紀趕上一次納新。就沖著云留靈宗幾千年來積淀下來的名聲,數以萬計的適齡少年拖家帶口地蜂擁入這個半大的小鎮,幾乎把小鎮擠的水泄不通。

      這小鎮叫青玉鎮,好山好水,鎮上洋洋灑灑住了幾千戶人家,就憑身邊挨著靈氣十足的仙山,鎮上的居民不說仙風道骨,也個個都沾染了些輕靈的仙氣。

      只是這些日子蜂擁進來的人大部分都帶著凡塵的俗氣,倒是把這輕靈的小鎮弄得烏煙瘴氣。

      沈筠淮緊緊攥著喬霜降涼颼颼的小手,擠過人山人海尋了間客棧。

      喬霜降家只是個不足一提的官宦之家,沈筠淮說起來倒是硬氣的多。沈筠淮家里做的是玉石生意,沈筠淮他爹心思玲瓏,玉石生意做的轟轟烈烈,不說富可敵國,富甲一方倒是綽綽有余。

      沈筠淮能出落的一身斯斯文文的書生氣源于沈筠淮前頭還排了一二三四五六七無數個優秀異常的哥哥。以絕對的數量為前提,自然會涌現出幾個質量格外高的,沈筠淮數不清的的哥哥里,有跟著他爹一起外出行商的,有為朝廷拋頭顱灑熱血的將軍,有孑孑立于朝堂之上的二品大員,有琴棋書畫風雅無限的墨客書生,還有瀟瀟灑灑行俠仗義的江湖人士……

      到了沈筠淮這,一個萬千寵愛集于一身的嫡出小少爺,得,就差一個仙氣飄飄的兒子,他爹這一生也就圓滿了。

      于是乘著那些個輾轉于凡塵之中無數玉石稀薄的靈氣,沈筠淮就來了,單槍匹馬,無所畏懼的就來了。

      憑著頗為雄厚的背景,兩人沒費多少力氣就尋了間上房,唯一不足的一點便是可惜只有一間屋子。

      三日之后便是云留靈宗廣納弟子的日子,喬霜降坐在床上無比的惆悵懊惱。

      隨手撥了兩下耳邊的鈴鐺,鈴鐺只是無力地晃了晃,沒發出一絲聲響。

      也不知道這個物件能夠隱藏她的妖氣到什么地步。這要是被發現了,那當真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了,連個全尸都不會有。

      她復生已有五年,這五年里就因為男人的一句話,她安安分分手上一條人命也沒有沾過,連牲畜的性命也很少動,也沒怎么修煉,想來妖氣是十分微弱的。

      但是她不用恢復記憶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曾經背負的深重血債。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落初文學”,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