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言情 >

      帝國老公狠狠愛by二聶小說_顧寒州許意暖在線閱讀

      帝國老公狠狠愛by二聶小說_顧寒州許意暖在線閱讀

      作者:二聶

      類型:言情

      大小:9.1MB

      時間:2018/08/13 10:38:49

      內容概述:《帝國老公狠狠愛》是由“二聶”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

      在線閱讀 手機APP閱讀 33637次點擊
      +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提供部分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章節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蘋果版下載

      《帝國老公狠狠愛》是由“二聶”所著的一本小說,故事講述了:傳聞中,顧寒州人丑身殘,可許意暖偏偏就嫁給了這樣的男人,極其護短的女人說要給他整容,帶他看病,可是能移植好他的只有她。

      帝國老公狠狠愛

      第一章 驗貨

      屋子里一片漆黑。

      許意暖僵直身體躺在床上,覺得身子像是下了魔咒一般,動彈不得。

      今晚……是她和一個老男人的訂婚之夜!

      她聽到開門的聲音,嚇得死死閉上眼睛,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傳聞顧家老三貌丑無比,而且脾氣古怪,兇名在外。但那方面似乎有缺陷,身邊沒有一個女人。

      全城上下,即便再有人貪圖顧家的家業,也不敢嫁女。

      但,許家敢。

      許家缺錢,集團瀕臨危機。她爸借了高利貸,現在對方在追債上門,要她爸的命。

      她爸迫不得已,舍不得犧牲她姐姐,結果就把她送了過來。

      對方一口應下,并要求今晚驗貨。

      驗貨……說難聽點,就是檢查身體。她對于顧老三來說,只是個貨物而已,各取所需。

      她覺得對方四五十歲了,還沒結婚生子,不是那方面有問題,就有什么特殊愛好。

      比如……虐待!

      她一想到身子更加顫栗。

      被子掀開,一只大手撫摸上來,微微粗糙,也有些冰涼,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之手。

      “啊——”

      她嚇得尖叫出聲。

      對方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后道:“害怕?”

      他的聲音很沙啞低沉,以她現在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下,根本辨別不出好聽還是不好聽。

      只覺得聲音有些暗沉,仿佛是生氣了。一想到她爸還等著救命錢,她死死咬牙,強忍著空氣,哆哆嗦嗦的說道:“是……是有點害怕,可是我能克服……”

      “開燈吧,開燈或許你有安全感一點。”

      對方倒是很紳士,沒有強勢的要求什么。

      他抬起手,想要觸摸墻壁上的開關,卻被許意暖緊緊拉住手。

      “不要……”

      她聲音顫抖,似乎是在乞求。

      外人都說顧老三張的兇神惡煞,面目可憎,臉上甚至還有一指長的傷口!

      這要是開了燈,她那點心理素質,豈不是要嚇得暈過去?

      開燈……萬萬不能的!

      顧老三微微沉默,似乎意識到什么,慢慢抽回手。

      他大手撫摸過她的臉頰,她想要阻止,卻不敢。

      “先生……我還是第一次,能……能溫柔點嗎?”

      她卑微地說道。

      他的手指從眉間向下,蔓延過過她的鼻梁、唇瓣,然后是修長的脖頸,還有消瘦的香肩,鎖骨……再往下,是無限春光。

      她的身子更僵硬了,死死繃著,小手都攥著床單,快要抓破。

      男人明知道她害怕,但還是不緊不慢,似乎要慢慢壓垮她的意志。

      “你知不知道,今晚躺在這兒,意味著什么?”

      “意……意味著我從此以后是……是您的人。”

      “嗯,還有點自知之明。我需要一個妻子,而你需要錢,我們兩個一拍即合。”說話間,他的手覆蓋在她白皙的皮膚上。

      許意暖長這么大,從未經歷過如此羞恥的事情,覺得面色漲紅,恨不得一頭撞死。

      她明明那么排斥這個陌生人,可今晚卻要成為他的女人,以后也要成為他的妻子。

      他已經四十多了,她才十八……

      這年齡,還真是諷刺!

      也許,這就是她的命吧……

      第二章 我男人是最帥的

      “你應該知道驗貨的意思。”

      他淡淡地說道,帶著命令的口吻。

      她聞言身子一顫,知道對方因為自己的掙扎反抗而有些不耐煩了。

      昨天,她剛過完成人禮。

      如今,成熟的果實放在老男人的面前,任君采擷。

      她沒有資格要求什么,只希望他能溫柔點,不要有什么變態的手段折磨自己。

      她松開了小手,放棄無畏的抵抗,以為接下來是男人的占有,沒想到下一秒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

      她微微一愣,耳邊傳來他漸行漸遠的聲音:“檢查過了,很干凈。你現在還小,等你真的準備好了,我會要你的。”

      她愕然,睜開眼,可男人已經離開。

      她急忙開燈,不明白他是反悔還是答應了。

      她想要追出去,但是卻又不敢。

      她環顧包廂四周,那男人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只有空氣中有一種淡淡的煙草香,并不濃郁,甚至有些好聞。

      她等了十多分鐘,確定那男人不會回來,才披上衣服出去。

      沒想到門口等待她的竟然一大波記者。

      閃光燈齊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靠的近的話筒甚至都快要逼到她的臉上。

      記者咄咄逼人的問道:“我們接到熱心群眾電話,說你和顧家三爺在一起訂婚了,請問是真的嗎?”

      “三爺呢?沒有跟你一起出來嗎?”

      “請問,三爺是否和傳言一樣呢?”“時間這么短就出來了,請問顧三爺那方面能力確實不盡人意嗎?”

      外人皆知,顧三爺貌丑人惡,而且不喜歡女色,傳言那方面有缺陷,不能人道。

      許意暖從未見過這種陣仗,被逼的連連后退。

      最后撞在了柱子上,逃無可逃。

      顧家是帝都的超然權貴,記者根本得罪不起。

      可現在有人明目張膽的針對顧三爺,那就是和顧家作對。看來,有人在背后撐腰。

      顧三爺答應幫助自己,她這個時候不能陷人于不義。

      怎么……怎么辦是好?

      就在她百般為難之際,有人在馬路對面的商務車中看得清清楚楚。

      黑暗中,男人的臉模糊不清。

      司機道:“先生,看來家族那邊有所動靜了,是想借別人的口造謠先生。要我下去處理嗎?”

      “去吧,別嚇著她。”

      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冷漠響起。

      就在司機下車準備叫人處理的時候,這邊的許意暖有動靜了。

      只見她蒼白的小臉突然展開燦爛的笑容,臉頰飛起一抹云霞,好似含羞帶怯的模樣。

      “三爺還有些事情,就先離開了,讓我休息過后再走。畢竟,我都下不來床了,還怎么走路?”

      她沒有直言長短的問題,單單說自己下不來床,就已經證明了男人的能力。

      記者沒想到等來這番回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那這位小姐……外界傳言顧三爺的外貌……”

      “我男人自然是全天下最帥的,你們有誰見過他真正面目嗎?我家男人低調,只喜歡在幕后,不喜歡在幕前。沒想到就被有心滋事的人造謠成丑陋心惡!也只有我男人心胸寬廣,不和這些小人計較。所以,女人啊,選男人還要選三爺這種的。大度,讓人有安全感,關鍵……還夜生活和諧!”

      她說的眉飛色舞,一口一句“我男人”,說得好似是真的。

      反正沒人見過顧三爺的廬山真面目,任憑她牛皮吹破,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第三章 共進夜宵

      她心里洋洋得意,為自己的聰明才智點個贊。

      記者此時更不知道要如何接話了。

      她們是受人指使,故意來采訪的。為的就是套出買主想要的話,可如今……一句都套不上,可如何是好?

      “好了,我不和你們說了,等會我男人還要接我去吃夜宵呢!我要先走了!”

      她笑得大方,擺擺手就要走。

      沒想到一個尖嘴猴腮的男記者叫住自己。

      “既然顧三爺這么好,這么會疼愛女人,怎么他先走了,也沒給你留個專車送你回去。”

      此話一出,她背脊一僵。

      她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隨后說道:“誰說沒有?司機還有五分鐘就來了,我在門口等等不行嗎?哎,我都告訴他不要派人送我,太高調,但他就是不聽呢!”

      “是嗎?那我們就等等五分鐘,看看是不是和小姐說的一樣!”記者不松口,執意要等下去。

      她心里咯噔一下,懊惱自己說短了時間。

      這五分鐘,哪里會有專車?

      她趕緊借口說上廁所,開始絞盡腦汁的打救援電話。

      她拜托閨蜜,趕緊開著她的奧迪A6出來救救急。

      等她上完廁所出來后,沒想到門口停了一輛黑色的勞斯勞斯,車門處站著一個身穿燕尾服的老者。

      他朝著許意暖微微俯身,然后打開了后車座的門,道:“許小姐,請上車,先生已經在別墅等候,等著和許小姐共進宵夜。”

      許意暖聞言特地環顧四周,她覺得顧老三肯定在她身上裝了竊聽器,不然怎么知道這兒發生了什么?她沒時間猶豫,趕忙上了車。

      她現在巴不得逃離這個現場!

      車子一旦發動,她立刻拍著胸脯,長舒了一口氣。

      而此刻,商務車內,司機驚嘆的說道:“先生,沒想到許小姐這么聰明,幫先生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這些記者我立刻處理掉,絕對不會讓新聞落在老太爺的手中。”

      “不必。”

      男人阻止,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黑暗中,那獨屬于獵鷹的鳳眸帶著幾分侵略性。

      這丫頭說“我男人”這三個字的時候,他怎么突然就驕傲了呢?

      他摸了摸鼻頭,司機明白,這是他家先生看中獵物后習慣性的動作。

      看來先生不只是把對方當成契約婚期對象,而是有別的圖謀了。

      “我要她的全部資料,順便打探一下她喜歡什么樣的男人。”

      “是,先生。”

      獵鷹,要出動了!

      很快,新聞落在了顧家掌權人手里,年逾六十歲,身體依然健朗的顧老爺子手上。

      老爺子看的頻頻發出笑聲,指著屏幕里的許意暖,道:“就要這個丫頭給我做兒媳婦!就要她!趕緊給老三下達命令,趕緊把這女孩子帶回家,我看著喜歡!”

      ……

      最后許意暖站在一棟別墅面前,目瞪口呆。

      老者打開了大門,恭敬地說道:“許小姐,我是先生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安叔。先生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很快就會回來陪你共進夜宵。”

      許意暖心里叫苦不迭,她才不要和顧老三共進什么宵夜!

      她真的只是隨便說說啊!

      第四章 傳說中的顧老三

      她嚇得走不動路,還是安叔命人將她推進去的。

      她坐在餐桌前,桌子上已經放好了精致的夜宵,還點燃了蠟燭,好似燭光晚餐一般。

      可是她卻一點興致都沒有。

      腦海深處,關于顧老三的傳聞接二連三的冒了出來。

      他年紀一大把,有特殊癖好,性格古怪,而且還面相丑陋。

      他大哥連兒子都比她大了,可他到現在還孤家寡人一個,還傳說那方面不行!

      今晚,她都脫光光了,他都沒要自己,可見傳聞不假。

      她好不容易擺脫了顧老三,沒想到應付了下記者,刨個坑又把自己坑回來了。

      她欲哭無淚,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她緊張無比的時候,安叔的聲音傳來。

      “先生,里面請。”

      顧老三回來了!

      她嚇得騰地站起,沒想到膝蓋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上,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顧寒州一進來就看見她彎著腰,疼的團團轉的樣子。

      他感興趣的挑眉,聲音低啞暗沉的響起:“你在干什么?”

      她趕忙抬頭,入眼……是一場恐怖的臉。

      半張臉像是被火燒過一般,丑陋無比。

      那一雙眼,如同獵豹,帶著戾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像是欣賞自己的獵物。

      他比想象中年輕,卻比想象中恐怖!

      她啊了一聲,嚇得連連后退,最后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顧寒州蹙眉,上前想要攙扶她,她卻像是受驚的兔子,撥開了他的手。“你……你不要碰我。”

      “你怕我?”他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他的氣場太過強大,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閉著眼,都不敢睜眼看他的樣子,怕再一次視覺沖擊。

      她想要搖頭違心地說不怕,但卻實在做不到。

      她瑟瑟發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現在明明是炎炎夏日,夜晚干燥,但她卻覺得很冷很冷,像是掉入冰窖一般。

      顧寒州面色陰鷙,有些煩躁的扯了扯衣領。

      她怕自己很正常,在他的預料之中,但……看她此刻哆嗦的樣子,抗拒自己的靠近,讓他很不舒服。

      如果……她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這個妻子也沒有娶回家的必要。

      “把她送回去。”

      顧寒州扔掉了領帶,冷聲說道。

      安叔在一旁默默地嘆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女孩子和以前的女人一樣,都只從外貌看人。

      他上前,道:“許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先生和你的訂婚算是作廢,但依然會幫助許家。先生是說一不二的人,放心好了。”

      許意暖聞言睜大眼睛,沒想到幸福來得這么突然。

      她可以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并且還拿到了投資?

      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拒絕安叔的好意,連忙逃走。

      這兒陰沉沉的,她害怕……

      安叔看著她的背影搖頭。

      隨后他去了書房敲門。

      “她走了?”

      里面傳來顧寒州的聲音。

      “是的,先生。”安叔無奈的說道。

      先生好不容易感興趣的人,但對方卻沒有福氣,就這樣錯過了。

      但愿先生能遇到更好的!

      書房內沒有回應,一片沉默。

      第五章 這也不怕嗎

      許意暖昨晚走至半路,越想越心有不安。

      許家的資助最起碼要上千萬,她什么都沒付出,就白白拿到了這么多錢,她良心不安。

      她腦海里一直回蕩著安叔的那句話。

      “先生是說一不二的人。”

      顧寒州是個誠信的人,那自己算什么?

      這筆交易是自己主動提出的,她沒資格反悔。

      而且,顧寒州是什么人?若是懷恨在心,以后想要擊垮許家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她不能冒險,她承擔不起任何后果。

      她深呼吸一口氣,捏緊拳頭,最終還是從半路折回來,卻沒有勇氣敲門。

      她一想到要看著那張怖人的臉一晚上,就像是看恐怖片一樣!

      一想到這兒,她就渾身顫抖,最后蹲在墻角就這樣渾渾噩噩睡了過去。

      第二天安叔發現的時候,她已經發起了高燒,整個人都神志不清。

      顧寒州也沒想到這丫頭去而復返,在門口睡一晚,還把自己弄生病了。

      這丫頭是傻子嗎?

      許意暖足足昏睡了一天,夜幕降臨的時候她才悠悠轉醒。

      醒來的時候頭昏腦漲,但她第一件事是檢查自己的衣服,發現完好無缺。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低沉磁性的聲音,就像是大提琴敦厚的音色,聽著性感無比。

      “既然那么害怕,為什么還要回來?”

      她尋聲看去,不遠處的沙發上,男人正在翻閱雜志,修長如玉的手指捏著書頁一角。

      她看去的那一瞬,他也抬頭回看過來。

      她看到了那張駭人的臉,心臟緊了緊她強忍著害怕,鼓起勇氣說道:“當初是我開條件讓你幫我的,你幫我解決許家的危機,我就嫁給你。雖然我年紀小,還沒到結婚的年紀,可不代表我不誠信。我的確怕你,但……我會努力克服,遲早有一天,我會不怕你的!”

      她捏緊拳頭,一字一頓地說了出來,強迫自己冷靜。

      只是,聲音顫抖,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顧寒州聽到這有意思的話語,不禁微微挑眉。

      他大步上前,走到床邊。

      她快速后退到床角,見他停下步伐,猛然意識到自己不對。

      她死死咬牙,大著膽子朝前挪了兩步,坐在床邊直視著男人。

      顧寒州頓時對這個丫頭充滿了興趣。

      他大手撫摸上她的面頰,問道:“這樣也不怕?”

      她瑟瑟發抖,還有些燙的皮膚觸及他冰冷的手指,形成鮮明的對比。

      她怎么可能不怕?

      但,這個男人是她一輩子的老公,要生活很多年的,她不能怕!

      她深呼吸一口氣,揚起腦袋,道:“不怕!”

      “年紀不大,嘴巴倒是挺硬氣的。”顧寒州笑了,那張性感菲薄的唇瓣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鳳眸深處藏著促狹的笑意,沖淡了疤痕帶來的恐怖感,顯得整個人親切不少。

      她盯著那笑容,忍不住想,如果顧老三沒有毀容的話,一定非常好看。

      只可惜……

      顧寒州的手繼續往下,竟然直接探入衣領,觸碰到她的柔荑。

      她身子瞬間緊繃起來,瞳孔收縮驚懼的看著他。

      “這樣,也不怕嗎?”

      他好整以暇,滿是戲謔的開口,分明是想看她死鴨子嘴硬到什么時候。

      他眼底……是有些不屑的。

      >>>>原文繼續閱讀<<<<

      本小說連載于“網易云閱讀”,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

      1 1/1
      所有評論()

      最新入庫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去買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02758號-1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洲三分彩开奖结果
    2.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3.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4.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

      1. <blockquote id="oqigv"></blockquote>
        <thead id="oqigv"><sup id="oqigv"><i id="oqigv"></i></sup></thead>
      2. <blockquote id="oqigv"><sup id="oqigv"></sup></blockquote>
      3. <td id="oqigv"></td>

        <big id="oqigv"></big>